烈日炎炎,河流的水位开始下降,浓郁的植被都失去了几分绿意,春晓骑着一匹马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跑了出去。
    整日关在屋里很无聊,反正都被那个玩意气跑了,索性跑远一点。
    今晚卡西欧要去画一个联系几个山脉的魔法阵,早上出门的时候告诉她,会晚一点回来,所以春晓出来前,还揣了一些零食,一边悠闲地选了绿意最葱茏的地方拍马,一边咬着一根冰棍。
    帽檐宽大的花边草帽为她遮去了阳光,马儿跑到森林中,在一条溪水边停了下来。
    马跑累了,需要喝点水休息一下,春晓也挑了个石头,将鞋子脱了,泡泡脚降温。
    这片林子很深,虽然是在光明神降临后拔起的山脉,但是树木疯长得像是深山老林一般,溪水边可以落下几道阳光,而在林子里,几乎看不到炽热的太阳。
    春晓将帽子解下来,扇了扇风,山涧的水很凉,春晓泡了一会就觉得冷,便盘腿坐在石头上,看着溪流发呆。
    任务进度这些天都是有条不紊地推进,系统并没有像它说的那样,非要她集齐叁宫六院才算任务圆满,达到叁位数的伴侣数后,后宫那条进度条已经默认瞒了,只剩下修建中的城建进度。
    按照这个速度,只要等到进度达到100%,她算是完成任务。但这是她第一次当女主角,春晓有些拿不定主意,究竟是要像以前一样直接死出去,还是活到自然死亡才算圆满呢?
    世界大纲并没有给出女主角的行动轨迹,也没给出大结局提示,春晓逐字逐句翻了一遍,叹了口气。
    最后她的目光落在最后一行的几个字,像是随手敲下,但是又让人有些不解的几个字。
    【在领地建成后,女主角震惊地发现】
    连个句末标点都没有,原作者这也太不负责了,发现什么?
    发现她简直是个天才吗?
    春晓关掉脑内频道,从商场买了袋牛肉干,慢吞吞地嚼。
    棕色的大马在树下舔着溪水和青草,马蹄在草丛里踩出轻微的声音,溪流淙淙,风扫过林叶间留下清新的味道,此外的骄阳如火都看不到,令人有些犯困。
    倒在身后,春晓用帽子盖住脸,闭上眼睛眯了起来。
    眯了不知道多久,忽然惊醒,一种被人注视的感觉袭来。
    春晓拨开了脸上的帽子,一下子看到了一颗撒了红霜一样的白团子。
    是满面通红的奥姆少年。
    看到春晓醒过来,他往后蹲了蹲,露出背后的一只箩筐,眼睛闪闪的,“我在打猪草,西伦他们要在山上开办养猪场,他们上午去捉猪崽了,让我来打猪草。”
    春晓嘴角抽了抽。
    不知道的还以为穿越到了七八十年代的乡下,她撑着身子坐起来,奥姆扶了她一把,“这是猪草?”
    一筐绿油油的草和树叶,看不出是什么植物,倒是很鲜嫩的样子。
    奥姆像个背书包的小学生,拉了拉箩筐的背带,“应该是猪草,西伦和我描述过样子。等我拿回去给他看,我采了好多,他挑了哪种,以后我就多采一点。”
    奥姆笑得一脸满足:“艾伯大叔说,等我上手了,以后养猪场的猪草都交给我一个人去打,他相信我能一个人养活一整个猪场的猪崽!图雅也说我很能干。”
    少年蹲在那笑得傻兮兮的,春晓随意哦了一声,揉了揉眼睛,“那你蹲在这里做什么?”
    一觉醒来,发现有个人盯着自己穷看,怪吓人的,还好奥姆长得不错,不然春晓就要上拳头了。
    “林子里会有野兽和虫子,我在这里可以帮你看着,将它们都赶走。”奥姆挪了挪,活动了一下膝盖,伸了伸大长腿,“以后你在外面睡觉,都可以叫上我,我帮你守着。这样那些虫子和野兽就都不敢靠近。”
    春晓睡觉的时候倒没有想到这么多,看奥姆伸腿的时候  ,骨头咯吱响,应该是窝在这里守了她很久。
    “我不怎么在外面睡觉。”春晓刚睡醒,身上还有点软,坐了一会,又忍不住躺回软软的草地上,闭上眼睛慢慢呼吸。
    奥姆捏着背带,凑了凑,“我在山里,还摘了一些果子,你要不要吃?”本来他是要带回去交给图雅,让图雅洗给她吃的。
    奥姆将背篓放下来,在里面翻了翻,“很甜,我尝过了。”
    一串葡萄一样的果子,晶莹剔透的淡红色,奥姆飞快地跑到溪水边,将它冲洗了一下,然后跑回来,用树叶垫着,送给她。
    春熙捏了一粒,在手里打量了一会,“很甜?”
    奥姆疯狂点头。
    是很甜,咬下去还有汁水在嘴里爆出来,春晓惊艳了一下,然后将半串都吃掉了,“这是什么果子,在哪里找到的?”
    这么美味的水果,可以广泛种植啊!而且在原主的记忆里,似乎没有遇到过这类水果!
    “我也不知道,看到好看,就尝了一下。”奥姆吃过一粒,觉得好甜,就迫不及待摘下来,想要献给他的雌性。
    春晓僵硬了,“你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就给我吃?”
    “没有毒,我试过。”奥姆挠了挠红红的脸颊,将剩下的半串果子细心地放在箩筐里,“藤子上只结了一串,剩下的还在开花,过几天我再去找一找,说不定还能找到几串。”
    她能喜欢他找到的食物,真是太开心了。
    春晓手上沾了红红的果汁,闻言细细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觉得没什么不舒服也就没放在心上,爬起来去溪边洗手,“以后可不要再这么粗心,果子拿回去给艾伯看看,确认了……”
    话还没说完,春晓只觉得头部一阵眩晕,一头往溪流里栽去。
    “春!”
    奥姆猛地飞跃,将她一把抱住,滚到旁边的草地上,“你怎么了?”
    春晓捂住额头,头部的眩晕愈发厉害,在眼前猛地混沌后,似乎出现幻觉。
    正当她以为自己是不是要像吃了毒蘑菇一样,眼前出现小星星的时候,一把火似乎从身体深处燃烧起来,仿佛从心脏骤然衍生到四肢,血液里都沸腾起来。
    “唔,啊”她侧着身子,蜷成一团,低低地呻吟着。
    等到猛烈的热意渐渐弥散,慑人的晕眩散去后,余温便显露了它的威力,延绵不绝的痒意像是从骨髓深处冒出,她一把捉住了小狼的手,浅浅的雄性气息给了她些微的快慰。
    这他妈,是春药吧。
    并拢的双腿紧紧夹着,春晓半闭着眼睛,感觉到那粒蒂头已经肿胀探了出来,在夹闭间带来阵阵刺激,源源不断的水液从深处流泻,像是泄洪一般,穴道内的媚肉摩擦着挤压着,不断地将渴求的液体吐露出来,湿润着入口。
    “啊,你就没有,不舒服吗?吃了那果子之后,你没有哪里不对劲吗?”春晓一口咬住了小狼的手指,几乎是发狠一般,这是他故意的吗?
    “啊?”奥姆茫然地睁大眼睛,手足无措。
    他扶着春晓微微颤抖的声音,空气中陡然增加的雌性浓郁的香甜味道,令他整个狼都不好了,在被咬住手指的一瞬间,他的尾巴紧梆梆地竖了起来。
    “我,有一点,一点点热。”
    事实上,他吃完果子没多久,就看到了雌性在溪边睡觉,然后就守在她旁边看着她。
    他没有将身体的一点不舒服当回事,因为他每次看到他的雌性,都会打心底热乎乎的,身上还会有点奇奇怪怪的反应。
    想了想,他涨红着脸,僵硬着身子,回道:“好像,今天格外不同。以前看到你,它也会肿起来,今天,好像,肿得更厉害了。”
    奥姆用另一只手,掀开了衣摆,露出薄薄的裤子,肉眼可见的裤裆处,被高高顶起来,一片湿润晕在尖端。
    那庞然的巨物藏在裤子下,与他无措慌张的懵懂截然不同,充满雄性的侵略欲。
    “啊。”春晓埋着头,用力地咬了他一口,真是栽了。
    奥姆一动不敢动,但是脑子一片混乱,“怎么办怎么办?领主,你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找艾伯……领主,你是发情了吗?”
    狼族的嗅觉很灵敏,奥姆觉得自己要被这香甜的味道,逼得炸开了,他好难受,尤其是下面,要将裤子顶破了。
    春晓看到奥姆鼻子下面,有淡淡的血迹流出,闭了闭眼睛,叹了口气,轻声道:“奥姆,你喜欢我是吗?”
    奥姆扑通一下跪了,耳朵冒出来,颤抖着,“是,是的!”
    “奥姆,仔细听我说的话。那果子有问题,现在我的状态,和发情差不多……你应该也是。我忍不到下山了,所以我们需要彼此疏解一下,虽然你已经是我的伴侣,但我还是需要问你,你愿意吗?”
    春晓咬了咬牙,又补了一句:“你知道,怎么交配吗?”
    林间的凉风簌簌吹过头顶的树丛,溪水一波一波往岸上涌,那双蔚蓝色的眸子和头发一样,像是在融化,他一点声音发不出来。
    春晓叹了口气,这家伙才成年,该不会什么都不懂吧?
    “算了,你将我丢到水里去泡一泡,然后快速下山去找卡西欧,将他带过来。”春晓甩甩头,将整个人缩得更厉害,她烧得不行,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奔流,口干舌燥。
    “找,卡西欧做什么?”
    像是才找回声音,奥姆双膝移动,压断了一根细细的树枝,眼睛一下子瞪得圆圆的。
    春晓不去看他,这是废话,懒得回答,“你快点将我丢下水。”
    “我不要。”除了上次不要离开,这是他第一次拒绝她。
    林中的光线较冷,小狼白生生脸蛋像是蒸熟了一样,浮着一层粉红色,紧紧咬着唇,“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就是没反应过来!你不要再说,让我生气的话!”
    像是下定了决心,他踌躇了一下,然后直直朝下扑过去,“我要先吻你,你看我。”
    春晓眼中一片水意,半阖着眸子看到倒下来的少年,嘶地一声,被撞到了下巴。
    还没呼痛,急躁的嘴唇就从她的下巴,爬到她的唇瓣,尖尖的犬齿擦过她的唇缝,奥姆像是吃肉一样吭哧吭哧地嘬吸着两瓣唇肉,然后勇猛地往里面冲,叼住那香软的小舌,就不松口。
    春晓被他吻得又痛又麻,要不是浑身热得厉害,根本不会理这个吻技奇差的小家伙,想到这里,她恶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奥姆被咬得一激灵,眸中沉迷的水色一晃,然后尾巴尖都绷直了。
    “是你咬我的,我,我要回嘴的。”
    (天要下雨,狼要吃肉,谁也挡不住)

章节目录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小斯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斯暖并收藏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