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现在需要一点帮助。
    陈晚秋披衣去了鹿饮泉,果不其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如今的陈晚秋其实并不担心自己修为提升神速引起怀疑。她本身是变异天灵根,容珩的师妹,外人以容珩为参照,加上归一宗的名气,她再如何神速也是正常的。而自己人比如容珩不会多问,师傅那边她又老实交了底,这样一来,别人就是有心,她也不需要解释。
    只是这私密之处改善的效果,她需要找一个合适的人选。
    谢长衡如果在其实是最合适的。一来他修为高,不会对她小小筑基修士的功法感兴趣。二来当初他和陈晚秋欢好,本身也是为了修复法器。陈晚秋借助他“练功”,好像也是理所应当。
    可惜他人在东荒。
    而卫玠和周珉,难免要问起她这样做的目的,或者是深究一些功法的事情——他们都是同宗门的,一眼就能识别出这不是他们宗门的功法。陈晚秋没有办法瞒过去,肯定要解释。如果是说为了睡别的男子,怕是第二天都下不了床。
    所以只剩了一个人选,沉听安。
    他是万兽门的人,陈晚秋合情合理不与他解释功法。而且他身为体修,和妖修难免有相似之处。体修的功法究其本源,也是从妖族炼自身为法器演化而来。
    如果他觉得没有问题,想来那个妖修也是喜欢的。
    沉听安站在鹿饮泉边,背对着一块大石头,而他的本命神兽白虎,正在一旁喝水。
    这是沉听安来的第叁个晚上了,那一日之后,他存着一丝小小的期盼,夜夜都驱赶着本命神兽白虎来这里,在湖边彻夜练功。
    是她来了。
    沉听安按耐下欣喜,转头望去。那个小人缩在一个大大的披风里,像是一阵风都能把她吹走,娇弱得不行,哪有半分白天大师姐的样子。
    她见他发现她了,停下了脚步,低低地唤了一声“沉师兄”。
    沉听安笑着走上前去,“晚晚师妹可是想贿赂我?”
    “啊?”
    “师妹难道还不知道,师妹下一场比赛的对手,正是在下。”
    “啊?”
    不对啊,他不是金丹吗,她再怎么遇也应该只能遇到林停云吧。
    “之前林家用手段重伤了乔渝。我们万兽门秉承公平公正的原则,就允许归一宗再提交一个候补人选,”沉听安似乎心情很好,抑制不住地笑了起来,“归一宗提名了师妹你,我自然没有不准的道理。”
    事实上,在陈晚秋和乔渝说想顶替她上场的时候,归一宗负责这次报名事务的弟子也有一样的想法。内务弟子正式提交之前,拟了一个合适人选的单子,又私下去问了问沉听安,这样替补可是可行?
    沉听安没有不允的道理,更是说了几句诸如陈晚秋是不二人选一类的话。
    归一宗弟子去之前只是想找沉听安探探口风,回去的时候却已经稀里糊涂地把陈晚秋的名字报了上去了。之后告知容珩,容珩虽然不满,但是万兽门那边都同意了,而且陈晚秋从各方面都很合适,他也没有什么正当反悔的理由。只能皱着眉头让他们下去了。
    沉听安这波操作功不可没。
    “啊...晚晚确实有一事相求。”
    “嗯?师妹不好奇团体赛的事情吗。”
    这有什么好好奇的。团体赛撞上沉听安,她还不是头都要被打烂。直接认输算了。这个替补不替也罢。
    “...师兄说笑了。”
    沉听安见她兴致缺缺,又问道,“是什么事?”
    “那个...师兄的住所在何处?”
    “我住在凌云峰上。”
    “距离这里可远吗?”
    “倒也还行。”
    “师兄可否附耳过来?”
    沉听安依言弯下腰,陈晚秋闻着他身上好闻男子的气息,还是把请求说了出来。
    只是说掌门传给她了一门体修功法,近日偶有所得,想让精通此道的沉听安看看。
    结合陈晚秋问他住在何处和飞红的面颊,沉听安哪里还听不出她指的是什么,调笑道,
    “原来是师妹食髓知味了。”
    然后一把把她抱起,放在了白虎背上。
    山间的晚风夹带着水汽扑在脸上,沉听安胸膛坚实温暖,他还用双臂把她紧紧环住,陈晚秋体温都升高了好几度。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明示的投怀送抱,还是对一周前还是陌生的男子,尽管她已经做了那么多次,还是有些害羞。
    沉听安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中所想,低下头亲了亲她的脸颊道,
    “就快到了,晚晚。”
    “你是第一个坐我白虎神兽的女修。”
    *
    沉听安把她从白虎上扶下,陈晚秋打量着这个灯火通明的洞府。
    四处高悬着夜明珠和烛台,红色黄色的轻纱帐慢随风扬起,一派铺张贵气。
    沉听安洞府中央的台阶尽头是一张巨大的锦榻,床栏上雕龙画凤,还用红线悬着金色的铃铛。
    他就随意的靠在锦榻上,披散了头发,举起一个金樽给陈晚秋,里面盛着的灵酿泛着琥珀色的光。
    陈晚秋实在很疑惑为什么修行之人,特别是已经是金丹修士的沉听安,洞府会如此奢靡。
    “这是我按我在凡间的住所布置的。”
    沉听安自然道,“我未踏入仙途之前,本是生在帝富之家。”
    “打出生之日起,便没有离开过锦衣华食,仆从如云。后来入了仙门,也没刻意改过这些习惯。倒是让晚晚笑话了。”
    “没有没有...我只是之前没有去过别人的洞府。”
    这些对于修士而言一钱不值的装饰,是普通人一辈子未曾见过的巨额财产。而他在凡间的时候,这些就已经是唾手可得习以为常的东西了。
    有些东西可能确实是生下来有就有的。
    陈晚秋也不免升起了一丝对于命运不公的感慨,原着里沉听安和楚怜关系并不好,只是一夜鱼水之欢。可能也是两人本身就不在一个世界里。
    陈晚秋抛下这些胡思乱想,解了发带和外衣,赤着足走上了锦榻,红着脸跪坐在他面前。
    这样出身的男子,应该什么绝色都见过吧,她要如何做呢。
    “晚晚修炼了何处?”
    沉听安一垂眼就能看到她胸前的大片春光,她像一个等待老师批改作业的乖巧学生。看得沉听安下身早已坚硬如铁——他却还要耐着性子调教她。
    “师兄...”
    “自己剥开。”
    “师兄把灯熄了好不好...”
    沉听安大手一挥,洞府里就只留下了床边两个金色的烛台上还有如豆的灯火。
    配合着沉听安的话语,她觉得面前的男子有种逼人的贵气,不自觉地想要臣服。
    “我听晚晚的了,那晚晚呢?”
    “师兄...”
    陈晚秋娇吟着往他怀里扑,两团豆腐似的浑圆在他坚硬的胸膛上乱滚。
    沉听安喉结滚动了一下,哑声道,“师妹可是要我检验体修功法的修炼成果?”
    陈晚秋偷觎他的脸色,明灭的灯火下英俊的面庞多了几分不可直视的味道,这是生来就在上位者带来的压迫感吗。
    她真的像是一个被检阅的学生了。
    【谢谢大家!无以为报!今晚吃肉!微微有一些羞耻调教,黄·危险边缘试探·鸡】

章节目录

《修仙之我夺造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万物不及黄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物不及黄鸡并收藏《修仙之我夺造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