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赵福金有口难言下,她的里衣被飞快的扒开,鲜黄的肚兜被顺手抹去,而小男妓正一脸沉醉地嗅着她身上的气味。
    饶是见多识广的宋帝,也从没听过或见过如此急色的男子。
    倒是左佐被眼前的美人着实惊艳,他深吸了口气由衷叹道:“啧啧……这身子当真美绝了。”
    “哼!油嘴滑舌……朕之俊秀还用你说?”
    女帝哼哧两声,只是被脱光的她也没多少底气,大片雪花般的白腻引来众人的目光与喧嚣,即便都是女子,但帝皇光溜溜的身子可不常见。所幸赵福金是躺在床上,周遭的女看客很难将她看个仔细。
    将她看个精光的,只有压在她身上的男子了。
    左佐欣赏了好一阵子,任凭赵福金羞恼地挣扎胡扭都挣不脱,反让这具身子扭得婀娜曼妙,那乌黑发亮的秀发,也因为扭动而披散开来,垂洒在香肩上。
    虽说赵福金年近叁十了,但保养得宜的女帝身上洋溢着勾人的气息,最引人瞩目的便是丰满无比的魔乳,肥软硕大到双手无法掌握,明明身材娇小,却有着一对F级罩杯的大奶子,而且摸上去弹性极佳,即便平躺着身子依然高耸挺翘,松软而不散。
    这对魔乳让左佐爱不释手的反复把玩,雪白的奶肉在他掌心里恣意变形,他把帝后捏得气喘吁吁,其中两粒粉红的小乳头,都被搓揉得竖立挺拔起来,因充血肿胀的奶头,嫣红得如同两枚可爱的小红豆。
    而两乳被粗鲁地抓揉,乳头还被扳在一起吸啜的女帝,那带刺陌生的酥麻感让她忍不住叱道:“唔…别、别吸了……混帐家伙……朕又没奶水…你、你赶紧办正事啊……”
    “办正事?啧啧……官家,原来你这么性急吗?这就想要了?”
    “啊……你、你又说什么混帐话!难不成你要朕一直光着身子不成?”
    “官家这么美的身子,便是一直光着又有何妨?不过官家你就是嘴巴倔强身体老实,瞧,下面都湿透了,难怪你催促我办正事。”
    “你这混、混蛋……唔!”
    赵福金即使气到想打人,却被捏得身子一软。李清照之所以能跟她玩到一起,便是因为两人皆为极敏感的体质,即便她不喜欢男子,但乳房被揉、蓓蕾被吮,下身便开始止不住地春水荡漾。
    “哦……你、你别吸那么大力呀……啊…不……唔唔…可恨…朕命令你……咿啊啊……”
    正想拿出女帝威严的赵福金,却突然觉得自己两腿间滚烫酥麻,原来是左佐将阳根抵到了缝口处,又在阴户、阴蒂间来回磨蹭。
    虽然身子觉得舒服,但身为女蕾丝边的赵福金,见到阳根在自己身上磨蹭,她因此恶心地浑身泛起鸡皮疙瘩,赵福金下意识地想伸手反抗,但那双柔弱未做过粗活的芊芊小手,就连推开男孩的胸膛都做不到。
    “别太放肆了……呜!你怎能用那腌臜的东西蹭朕的身子……赶紧拿开呀……”
    “拿开?官家你可不能说话不做数?之前明明说好可以蹭的。”
    “你胡说,朕没有,朕才没答应……快拿开……咿呀!你、你又要做什么?咿咿……不行…别把那腌臜的物什插进来呀!!”
    赵福金的粉缝蜜口突然被撑开,滚烫坚硬的物什直接堵了进来,吓得女帝俏脸煞白。
    “抱歉官家,都怪你下面春水太多、太滑润了,这一不留神便滑进去了,你不介意吧?”
    “混帐小子,朕当然介意,你、你……还愣着作甚?赶紧拔出来…唔……”
    拔出来是不可能拔出来的,深知渣男套路的左佐,假意撑起身子,却是不忘伸手揉着肿胀的小阴蒂,同时挪腰用龟头在蜜花口里反复抽弄挑逗,他甚至游刃有余地观赏起女帝大人的粉嫩阴户。
    赵福金的阴户漂亮整齐,估计是有专人打理,阴毛剪理的相当干净,只留下小腹上的绒毛,让两瓣肉唇中的粉红小嘴清晰可见,在他的手、鸟并用下,女帝大人的春水更是滴滴答答倾泻而出,她身子的水润程度,甚至超过方才早泄的李太尉清照。
    “唔……你、你还磨蹭什么……快拔出来…啊……朕不要男子服侍…呜……快拔走……呃啊……”
    “抱歉官家。”左佐假装苦着脸说:“你夹那么紧了,我根本拔不出来,你自个儿瞧。”
    左佐又在阴户口来回挑弄几下,逗得赵福金一阵咿咿啊啊的,咕啾咕啾抽出来的春水,把方才换的新被褥再次打溼。
    “官家,肯定是你太紧张了,我听说女子太紧张,户门便会紧闭,难怪拔不出来。这样吧,先让我再插深点,然后我们一口气拔出来?”
    “你、你……哦……不、不要呀……别那么深…别进去…啊啊……”
    赵福金不是傻瓜,这种骗小女孩的借口怎么可能瞒过她?可惜即便她拒绝,左佐依旧睁眼说瞎话。
    “啊?官家你是说不要……不要太深吗?别担心,我们只是再插入一点点而已,别怕啊……”
    这回左佐不等赵福金拒绝,便俯身吻住了女帝的小嘴,灵巧的舌头忙纠缠住那躲躲闪闪的软滑香舌,而鲜甜多汁的娇艳小嘴,也被左佐极力吸吮,啜吮得赵福金呜呜咽咽地挣扎。
    连话都说不出口的女帝,只能挥舞着那柔弱的芊芊玉手,像雨点般砸在少年的背上,两腿更是胡乱踢踹,可惜即便如此也阻止不了少年缓缓进入她的身子。
    左佐慢慢挺着腰,像攻城掠地般,一点一点撑开赵福金紧润的蜜穴,虽没有处女膜,但里头的窄嫩火烫更胜处子。
    为了更好的深入,左佐将那双秀美的大长腿彻底扳开,即便如此,那紧致的蜜壶依旧抗拒着异物的侵入,周遭的媚肉像是沾黏在一块儿难以破开。
    幸亏左佐有的是耐心,他反复将春水往蜜穴深处捅入,一点一点润滑开美人的深处,最后才将美艳的女帝一干到底,彻底占有这具完美的娇躯。
    “呜……呜呜!!咕……呜……”
    遭到强奸的女帝,委屈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讨厌男人的她,从未让男人侵入过,可这混蛋小男妓竟然插那么深!!她平时自渎用的淫具也没弄那么深过呀!!
    赵福金又羞又恼,恼的自然是这小男妓着实欺君妄上,目无帝皇,而羞的是,她这敏感骚动的体质,竟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这种酥麻美妙带点些许疼痛,实在太美了……难怪李易安方才会娇喘成那副德性?
    想到爱人被插弄的画面,赵福金的阴户忍不住酥痒起来,想到这根阳物方才插过易安的蜜壶,上头还沾着易安的春水,她也没那么难受。
    尤其当她转头瞥见,自己的爱人李清照正用复杂的神情在一旁观看,这位帝姬突然间不觉得恶心了,反而一种奇怪的负罪夹杂快感油然而生。
    左佐感受到身下美人由挣扎变为娇喘,他也松开了帝姬的樱红小嘴,越发专心致力的挺腰抽送,噗啾噗啾的水声慢慢带起了帝姬咿咿呀呀的呻吟。
    看到女蕾丝边女皇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左佐忍不住得意洋洋地问:“官家如何,我插得你舒服吗?”
    赵福金只是美眸一翻,白了对方一眼地叱道:“哦……你闭、闭嘴…啊……啊啊……快点动便是……”

章节目录

从哥布林的角斗场开始(萝莉、正太、人妻、伪娘、魔物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染指濡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染指濡墨并收藏从哥布林的角斗场开始(萝莉、正太、人妻、伪娘、魔物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