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武帝六年,宫中皇后再次传出喜讯。
    这些年后宫如同虚设,只无大臣敢提及,那完全不忌讳的帝王龙椅旁就架了把大刀,但凡谁奏了,帝王脸便一沉,道:“爱卿可是咒孤王及太子。”
    说起太子,这些平日里尽会掉书袋子的大臣们瞬时闭了嘴,这帝王唯一的子嗣打出生那日起便成了太子。
    出生即册立这事儿虽然少见,但偶尔因为帝王爱屋及乌,也不是没过先例,但那太子可是姓茯的,茯曜。
    跟皇后,前朝那位公主殿下同个姓氏。
    都道也不知那公主给帝王灌了什么迷魂汤,白忙活一场,尽为他人做衣裳。
    如今皇后有孕,不少人眼看着呢,倘若这位主子再生男胎,端看帝王会如何抉择,毕竟这天下之位太大了,恁谁也无法拒绝。
    然而待七月后,殿内传来声啼哭,那接生婆婆出来报喜:“恭喜陛下喜得公主。”
    众人不免有些失望。
    众人不知,那帝王更是。
    高堰原先听何文谦把脉说八成是女胎,便想着花锦生出个如她一般的女郎,娇滴滴会趴在他膝上撒娇,哪知帝王刚才瞧女儿第一眼便愣住了。
    小女郎眼睛尚未睁开,但端看那粗大的虎眉,几与高堰无二的凌厉面容,帝王脸上虽不敢露出半分,但心已经沉了大半。
    高暄定国长公主,不止样貌粗犷,像极了高堰,就那一身的力气也继承了他的,长到七八岁时,连比她年长四岁的兄长都不是她的对手。
    高堰常年使的那把大刀,除了高堰还很少人能提得动,偏他这小女儿才几岁已能拖着刀走几步,再大两岁,比她母亲都高出几分。
    不过帝王的女儿,便是再丑陋无盐,也断不会有寻不到郎君,嫁不出去的道理。
    可高堰仍然见了高暄愁得发都要白,整日里长吁短叹额,私与花锦道:“暄儿这般勇猛,将来如何是好?她前日还与曜儿道,她不要嫁人,要当大将军帮他守着这江山。”
    花锦歪头看他。
    “高堰,我记得鞑靼那位女帝年轻时也曾上阵杀敌,与你交手过,你还赞过她。暄儿这般志向,却没什么不妥。”
    高堰看花锦这样说,遂不再提。
    待太子茯曜长到十六岁时,高堰果真未食言,将皇位禅让给他,自己则带着花锦与高暄回到陇西。
    陇西这些年由郭成义亲自镇守着,没出多少乱子,鞑靼首领帖木儿临死前将王位传给他女儿其其格,其其格手段更甚她父,与大燕数年虽摩擦不断,倒未有过什么大的战乱。
    高暄十七时,被兄长封为陇西王,她已比这陇西的大部分女子还要高些,与高堰肖似五六分,骑着高头大马,身挎大刀站在军营里,谁也不敢小瞧了她。
    这陇西王高暄终生未嫁,却娶了叁四位夫君,听说那鞑靼王子也曾是她的入幕之宾。

章节目录

侍妾(1v1 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十夜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夜灯并收藏侍妾(1v1 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