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长老开始说:「从前的熙乐大陆由魔族统治,他们以强者为尊的理念迫害于我们,魔族统治的时代不过两百年,可是我们创造的时代已过了五百年,现在的魔族之人血脉稀薄,早已没有了歷史所记载的特徵与残暴。」
    「而我们如歷史记载的黑色纪年欺压魔族后代至少超过四百年了,我们的报復都以加倍奉还过了,这所有的仇与恨早该就此停止。」叁长老接着叹气,他淡然的提出一个疑问:「更何况我们的直系血亲或旁亲,难道都没有混杂到魔族之血的人吗?」
    老人的话如当头棒喝,或多或少让不少人的神情出现恍惚。是呀,歷史过去这么久,谁能保证自家血统一滴不沾魔族始源。
    中年的圣使被怒红了脸,他大言不惭道:「在场之人皆是血统高贵的贵族,你堂堂的圣域长老竟公然污辱贵族说他们是下贱的魔族!依本圣使看,你才是和魔族勾结、身负骯脏之血的魔族奸细!」
    叁长老用力一敲拐杖发出极大声响,同时他疾言厉色地对圣使说:「这世上就是有像你这样的混帐东西,世界才无法真正变得和平有爱,人们才无法敞开心胸的自在生活!」
    此话一出,多少人的内心极其震撼,可孤身站在教堂中央的圣使却冷笑连连的。
    「圣域是全人族推举出的神圣仲裁机构,本该杀尽天下的魔血之人,而叁长老和圣子安洛皆忘了圣域初衷,我以圣使之名宣佈这两人的罪孽,即刻开始圣域将追杀这两人和现场的魔族。」
    圣使阴冷的视线转向菲丝琪,他眼中不怀好意的淫邪之光噁心到了怀着孩子的菲丝琪,后者顿时被噁心的反胃。
    安洛向前一步,随手一挥的瞬间,圣使脚下忽然从下燃起金色的异火,那灼烧的火舌捲起闪避不及的圣使,那机灵的火焰直往男性的腿间烧去。
    「啊啊啊!」
    惨叫的声音不绝于耳,圣使打滚在地上却灭不掉烧着下身的火焰,那烧焦的肉味很快传遍整个教堂,甚至还传到了教堂之外。
    有些承受能力差的女眷低头呕了出来,宾客席上的男性默默夹紧大腿,他们通通都突然觉得某处很疼,而叁长老嘴角抽搐的瞪了安洛一眼。
    安洛理直气壮的看了回去,他的眼神似乎是在传递“全都是那个贱人的错,谁让那个烂货看了我老婆,我不管我就是没错!”类似这样的讯息。
    叁长老有气无处发洩,他抄起柺杖痛打起满地打滚的圣使,边打边骂的说:「老子的儿媳妇就是黑眸黑发的魔族之女,老子的孙女也有魔族之血,就连老子的祖上也有魔族的祖宗!你个沦丧派的老狗有种来打我啊,有本事让其他的老畜生来逮捕老子,你个满嘴喷粪的臭蛆蛆!」
    戴妮上前瞅着自家爷爷挥下拐杖的空隙间,咻咻咻的补了几腿往人体弱点处的阴脚,在叁长老说完话后她立即接了下去,「我身怀魔血看起来又不像魔族,说不定你这条老狗也有魔血!一群沦丧派的智障,专门做些落伍的事,连圣光都已经认证了你们口中的魔族之人都不知道!」
    嗯......呼?!
    全场人倒吸一口气,连诺兰和艾德克也微微露出惊讶的表情,刚才踹人的女孩说了什么?她承认了她有魔族血统,还鄙夷的像数落乡巴佬般的对圣使说圣光怎么了!
    叁长老慢条斯理的停下殴打的动作,用轻飘飘的语调重说了句:「各位没有听错,我家孙女说得都是实话,圣光接受了你们眼中的魔女、庇荫了你们口中的魔族之人。」

章节目录

(西幻)救下『狼』的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赏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赏道并收藏(西幻)救下『狼』的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