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经本就不长,不过短短片刻时间,就已经念诵完毕。
    梵音声在空荡吹来的风中暂停。
    花千遇尚处在神游中没有回过来神。
    法显出声问道:“施主,还要再念吗?”
    “不用了。”
    她坐正身体,别有意味的说:“法师,我们聊会儿天吧。”
    法显看向她,垂了垂眼问道:“施主,想聊什么?”
    花千遇漫漫笑道:“中原。”
    “不知法师可曾耳闻,最近中原江湖可有大事发生?”
    “大事……”法显沉吟片刻,又道:“我等佛门弟子,避世修行,不与江湖中人来往,也鲜少听闻俗家之事,不知施主所言是那一方面?”
    花千遇含糊其辞的说:“唔……就是传闻有异宝或者神兵利器降世?”
    法显想了想,摇头道:“不曾听闻。”
    “那两位法师呢?”
    花千遇将目光投向一旁打坐的常慧和常悟身上。
    常慧也摇头,果断说道:“小僧也不曾耳闻。”
    常悟想也不想正待回答,脑子里突然间想起来一件事,他说:“小僧倒是偶然间曾听来寺里的香客所言,在扬州有一世家,得到一件稀世珍宝。”
    花千遇神色一动,急忙问道:“是何物?”
    “神灵珠。”
    花千遇心头震动,她收敛眼中流露出的喜色。
    没错了,她所要寻找的剩余四件神器中就有神灵珠。
    所谓神器并不是只有兵器才符合要求,还可能是一本书,一件暗器或者一味灵药,只要足够珍奇便可。
    根据她文章的设定,神灵珠可以化解世间一切毒性,乃是举世难寻的圣灵宝物。
    花千遇问道:“不知是哪个世家所得?”
    常悟想了想,就道:“扬州,宋家。”
    花千遇含笑点头,心中做了打算,等出了西域就去扬州宋家将神灵珠抢回来。
    见她笑容中的凉薄,法显的眸光沉了沉,他大概能猜到花千遇此刻的想法,就是不知为何她一定要得神灵珠。
    这时,有一个商人走来,站在几人旁边,稍显局促的看着他们,看样子是要向法显讨教佛法了。
    花千遇莞尔一笑,说:“我就不打扰法师了。”
    得知了一件神器的下落,花千遇心情非常好,她甚至已经在心中拟定计划怎么去抢了。
    她回到自己的帐篷,躺在油毡上,经过一天的奔波疲倦的感觉席卷而来,她沉沉的睡去了。
    他们从焉耆出发在大漠行走了七天了,据商队所说再有叁四天的路程他们就能达到乌垒。
    她离于阗国是越来越近了。
    在沙漠上空,蓝天干净无垢,平铺天际的云层缓缓移动,天空看着就仿若水镜一样清透,地面上却是迷离苍茫的黄沙,此时的天和地,仿佛是两个不同的时空,被时间凝滞在这一刹那,永恒不变。
    一个红色的身影缓缓穿过了两个平行的时空,亘古不变的沉寂沙海,变得鲜活起来。
    她头上披着红色的披巾,上面绣了大片的金色花纹图样,一端绕过半张脸围在头上,只留下一双媚态横生的眸子。
    中途车队停下休息,他们翻身下了骆驼,蹲坐在阳光的背面,在骆驼的阴影下乘凉。
    大漠的阳光毒辣,他们每个人都裹着披巾防晒,额头上早已爬满滚滚汗珠,商人们擦拭着额头上的汗,取下头上的毡帽一边扇风,一边往嘴里灌水。
    花千遇合上天罗伞,她翻身下了骆驼,取下系在驼峰上的水囊,又把围在脸上的披巾扯掉,一张极致艳丽的面容便露了出来。
    她打开水囊,喝了一口水,又把围在脖子上的披巾扯开,任由它滑落在肩头。
    大漠深处吹来的风,蒸发干她额前脖子上的汗水,又吹起她降红色的裙裾,披巾被风吹到空中,飘了起来。
    鲜艳的红色在空中翻腾,掠过骆驼的长队,往后越飘越远。
    花千遇啧了一声,她将水囊的塞子盖好,准备提气飞身前去,运用轻功追上去。
    这时,一只手抓住了飘荡在空中的披巾,手腕上带着一串深色的佛珠。
    见此景,花千遇扬眉一笑,高声喊道:“多谢法师出手,那么就再麻烦法师给我送过来吧。”
    法显缓缓放下手,看一眼手掌中鲜红刺目的织布,他微微一叹。

章节目录

梵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洛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神并收藏梵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