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摩勒伽带领着一众人,来到叁层的殿内。
    大殿里一片狼藉,矮案倾倒,散乱的经书,破碎的珍宝琉璃,都浸泡在血水里。
    几十个人横躺在地面上,鲜血从尸体里淌出,墙壁和地面被溅上一层鲜红,像是泼了赤红的染料。
    在大殿一角,数名百姓还有僧人都战战兢兢的蹲缩在墙角,旁侧有亲卫兵看守。
    花千遇刚站定,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就扑鼻而来。
    她看一眼面前惨不忍睹的画面,感叹的摇了摇头,乌摩勒伽果然够狠,这里的守卫竟没有留一个活口。
    若是外面的人没有进来,绝对想不到金光塔已经被外人占领了。
    那么等消息传到王城,恐怕只能是明天早上了,如今内力全失,她要怎么样才能逃离呢?
    花千遇垂眉沉思对策,脑海中各种念头纷繁迭至,一连涌上十几种办法,她剔除掉成功几率小的,只留下有可能成功的,她开始做假设,模拟实施逃跑的计划。
    不过,她需要有外力来帮忙,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一个人。
    她抬眸去找寻,在一众人不远处看到了法显。
    他盘腿端坐在蒲团上运功,紧闭双目,手指掐诀,额头上渗出一层汗水,面色微微发白,洁净的僧衣上也有斑驳血迹。
    看他的样子是受了伤。
    花千遇看一眼乌摩勒伽,想来他应该是和法显交过手,不过,依法显的武力应该不会败给他。
    转念一想,她就明白了原因,乌摩勒伽必然是用人质要挟法显了,才让他有机可乘的重伤他。
    花千遇不禁哀叹了一声,这次真的谁都指望不上了,法显还自身难保呢。
    常慧和常悟这时候也看见,站在乌摩勒伽身旁的花千遇。
    两人站的亲近,必然让人误认为他们是一伙的,常悟的眼中生起愤怒,气的都快冒火了。
    常慧拽了他一下,让他稍安勿躁。
    他却是感觉出两人间的气氛不对劲,花千遇脸上的神情很是防备忌惮,再结合她旁边站立的亲兵,不难看出她也被控制了。
    花千遇见常慧和常悟,在低声细语的言谈,两个人瞥向她的目光也是隐秘的不叫人发觉。
    如此看来,法显的两位师侄倒是挺有眼力劲的,知道掩饰他们相识,这样对双方都有益处。
    乌摩勒伽察觉到花千遇望向人群的目光,便挑眉说道:“这里面有圣女认识的人。”
    花千遇也没有当即否认,而是瞥了他一眼,暗藏讥讽的说:“我只是见识一下你杀人的手段。”
    乌摩勒伽自动忽略掉她带刺的言辞,不以为然的说:“死人有什么好看的。”
    看来他并没有对她的话产生怀疑。
    花千遇冷眼看他,说道:“你把我带到这里,不会是为了让我看你欺凌弱小吧?”
    乌摩勒伽笑看着她,没有回答。
    她又问:“我们什么时候走。”
    若是留在这里,有这么多人质在,做什么都会受到限制,出去之后,她才有更多的机会。
    乌摩勒伽眯起眼睛望着她,眼中浮现深意,他缓缓的说:“不急。”
    他走到殿前,那里有一尊金身佛像正对着殿门,他抬起腿一脚将佛像踢倒,自己坐在纯金打造的金台上,移动身体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斜斜的依靠在金座上。
    那一双金色的眼睛居高临下的望着众人,目光冷酷残忍,像是注视着爪牙下无法逃脱的猎物,极为的野性。
    看他如此放肆的亵渎佛陀,僧人们都面露愠怒,但是对上乌摩勒伽嗜血的冰冷眼睛,也都敢怒不敢言。
    乌摩勒伽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神情轻浮的说道:“圣女过来。”
    花千遇知道他想做什么,便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欠身坐到他旁边。
    女子身上馥郁的幽香飘然而来,缱绻而迷乱人心。
    乌摩勒伽眸光一暗。
    他低头凑到花千遇的脖颈旁,玉颈修长,衣襟上是雪白晶莹的肌肤,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花凝幽香让人心神迷醉,口干舌燥。
    他的目光落在高挺的雪胸上,浑圆挺翘,雪白丰腴,还未触碰就已经能想象到揉上去的手感。
    不由得他的眼神里流出一丝可惜。
    如此绝色美人,他却不能碰,因为她是教主的女人。
    不过现在她是他的掌中之物,在未回到余毒国之前,他有的是时间,想来她为了脱身,必然会不吝啬于献身的。
    这般想着,乌摩勒伽开始神经质的大笑。
    花千遇心中极为的鄙夷,真把自己当成国王了,美人在怀,乐不思蜀。
    想起乌摩勒伽的狡诈阴狠的性子,她微微皱眉,猜不到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事。
    严华心经运行一周天,内伤稍微疗愈一些,法显就缓缓睁开眼。
    常慧和常悟见法显从入定中脱离,便轻声说道:“师叔。”
    “师叔,伤势可有大碍?”
    法显摇头淡声道:“无事。”
    闻言,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法显将目光望向前方,他看到乌摩勒伽坐在金座上,怀里还搂着一个女子,当看清她的容貌。
    他怔了一下,继而微微拧起眉,神情静寂。
    花千遇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不过转瞬之间,法显就想到了原因,乌摩勒伽是来抓花千遇回去的,难怪他只是控制了金光塔,却什么都不做,也没有立刻离开。
    乌摩勒伽对上法显看过来的目光,他的眼底闪过一道寒光。
    “和尚,能伤到我的人不多,你是其中一个。”他玩味的说:“你叫什么?”
    法显很平静的双手合十道:“贫僧法显。”
    “法显……”乌摩勒伽沉吟一下,又道:“听着好像有些耳熟。”
    他手下的亲兵提醒的说:“乌摩大人,他就是月余前在龟兹国论法大会上获胜的中原僧人,据传他智慧绝伦,佛法高深,还被龟兹王亲自接待过。”
    乌摩勒伽看向法显,轻蔑的嗤笑一声:“得道高僧吗?”
    法显静默不语,他看着乌摩勒伽,眼神沉静,周身萦绕的那种出离尘世的气度,让周围的俗世污秽不禁感到自惭形愧。
    乌摩勒伽眯了眯眼睛,法显清澄的目光,直让人感觉到厌恶,仿佛他内心所有的阴暗污秽的思想,都被人看穿。
    法显虽然受制于人,却无半分狼狈,依旧洁净如莲,两者对比,他就像是潭中烂泥一样。
    这种感觉让乌摩勒伽妒恨的牙痒。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阴毒,唇边浮现冷笑,朗声说道:“听说佛教的戒律,其中淫为重戒,僧人需恪守戒律不近女色,不淫。”
    花千遇心中一紧,直觉不妙,她转头看向乌摩勒伽,他的嘴角勾的越深,缓缓说:“阴阳交媾,男女合欢,此乃天地之正道,法师从未享受过不是可惜了,今日我便成人之美,让法师体会一下人间极乐。”
    卧槽!
    花千遇震惊的瞠目结舌。
    霎时间,人群中传出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夹杂着低声的愤然责骂,逼出家的僧人破戒,这可是要遭天谴的恶性。
    花千遇惊然的目光看向乌摩勒伽,他的行为也太阴毒了,想要毁掉法显的修行,断人前程,绝人后路。
    她一个不信佛的人都能想到破戒会有什么后果,轻则被逐出师门,重则心魔丛生,无缘彼岸,遭受人间百般苦难。
    …………
    终于要写肉了(//?Д/?/),本来计划是五万字就上肉的,结果代入法显去写文后,才意识到他有多难搞,那心就像石头一样撬不动。
    现在法显对花花的感情只能算是意动,连喜欢都算不上,要是等法显真的喜欢上花花,我估计还要再写十几万字剧情,况且依法显的性情,即便是他动心了,没有外力的干扰,他这辈子也不会破戒。
    这毕竟算是半个肉文,我总不能再写十几万字的剧情吧,那写的就太长了,所以先上肉,在培养感情,后面的走向也有剧情,并不是一直都是肉,梵行并不是一本合格的肉文,我发在粉po也是因为写肉方便,不怕被和谐。

章节目录

梵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洛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神并收藏梵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