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回到禅房,看了一会儿经书,就去洗漱准备安寝,正当他要吹熄灯火时,听到几声敲门的响声,法显稍顿一下,又走过去开门。
    常慧这么晚是所来何事?他心中想到。
    他打开门,门前映照出一片亮光,昏惑的光线下站着一个人,她一身的红艳的色调在昏暗中变成沉重的灰败。
    她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宛若埋在白雪中的梅花,鲜艳中略带苍白。
    法显怔了一下,原来她还没有走。
    他的目光在她苍白的面容上停留了几息,便已明了她身上有伤,就是不知她的伤势是否严重。
    花千遇唇角勾起,轻幽的声音道:“法师,借住一宿。”
    确实如法显猜想的一样,她本想是准备离开的王新寺后散去内力的,只是没有想到反噬来的这么快,凭借她现在仅剩的体力根本没办法离开。
    她想着应该是因为她体内没有内力支撑,又贸然服用了两枚莲子,经受不住药力,所以未散功反噬就提前到来,她不得不提前散功。
    因此便一直躲在暗处等守卫都离开才敢出来,现下实在是撑不住了。
    花千遇看着法显,神智昏昏沉沉,想要再说什么,可是脑子发昏的厉害,未有念头形成,眼前的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
    她身体轻晃了一下,倏地失去重心,整个人往前倒去,快要摔倒地面上。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混沌不清的神智朦胧间感觉到,有一双手臂接住了她倒下去的身体,她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宁静的气息将她拉向更深邃的黑暗。
    法显扶着她的肩膀,她整个人都倒在他的怀里,她的身体异常的冰凉,不似正常的体温。
    一股浅淡的血腥味飘散而来。
    手掌上传来湿润黏腻的触感,法显低头去看,他扶过她肩膀的手,此刻全是血。
    她穿了一身红衣,他才未发觉,这衣裳竟然是被血浸泡过的。
    法显轻拧起眉,他直接打横抱起花千遇,将她带到禅房,放在床塌上。
    他垂眸去看花千遇的情况,她双目紧闭,脸色苍白,一向嫣红若朱的薄唇,也失去了血色微微抿着。
    法显挽起她的一截衣袖给她把脉。
    他师尊身有旧疾,需常年服药,他为了更好照料师尊的病情,会时常给师尊诊脉,熬药,因此也会一些医术。
    虽然算不上多高明,普通的病情,伤势还是看的准的。
    不过几息,法显便有了结论,她的脉象虚浮,真气游丝枯竭,这是内力损耗过度的症状,并无其他内伤,无甚的大碍。
    她会突然昏倒应该是力竭,加失血过多所致。
    法显松开搭脉的手,去检查她身上的伤,一共有叁处刀伤,在左手臂上,肩膀,以及侧腰。
    要为她治疗伤口,必须宽衣解带,虽然男女有别,但是此刻又不能去找大夫,花千遇的身份太敏感了,今夜很多人都看到她和乌摩勒伽在一起,已经认为他们就是一伙的。
    法显双手合十,喧了一句佛号,便定了为她医治的念头。
    他开门出去,到厨房掂来一桶热水倒入一些在木盆里,又加入一些凉水中和。
    花千遇身上的血干涸了黏在衣裳上,不好脱下,法显便用帕子沾取了温水搽到伤口上,等凝固的血块化开,在小心的揭开伤口上的衣裳。
    法显解开她的衣带,动作小心的扶着她的背,将她虚托起,敞开她的衣领,一片雪白晶莹的锁骨便露了出来,雪胸隐约,花香浮动。
    其间不甚碰触到她冰凉柔润的肌肤,法显的手指就是一颤,复而,定了定神又继续给她褪下衣物。
    待解开她衣襟内衬时,便有一本经书掉了出来,古朴昏黄的封面,用黑色的梵文字体写着浮屠经叁字。
    法显的目光落在书面上,心下恍然,难怪她曾经问他,浮屠用梵文怎么写,她来金光塔就是为了这本经书。
    现下却也不是顾及经书的时候,法显把经书放到书架的抽屉里,接着给她宽衣,最后并未完全脱完,还留了一件里衣,只是她的里衣,薄如蝉翼,轻盈透明,穿了也和没穿差不多。
    玲珑有致的雪腻娇躯在烟笼薄纱下若隐若现,身体线条起伏优美,乳尖似是枝头成熟的樱桃,娇丽的挺立着任人采撷,裸露的皮肤更是滑嫩的犹如羊脂玉。
    烛火灯影摇曳,浮动着淡淡的光晕,在她身上氤氲出一种妖娆的媚意,窈窕曼妙,活色生香。
    法师低垂着眸子,没有多看一眼,他拿出药瓶,将她的衣袖卷直手肘之上,露出平整的切口,伤口并不深,给她这处伤口上完药,又用绷带缠好。
    他又拨开她衣襟,露出修长的玉颈,肩膀上的伤有些深,皮肉外翻,能看到里面鲜嫩的肉,伤口里渗出的血,在雪白的皮肤上看来鲜红的刺目。
    法显轻轻拭去伤口旁的血污,给伤口洒上药,顿时刺痛感袭来。
    花千遇疼的紧蹙起眉,法显动作又轻了一些,等她眉头稍缓再次给她上药。
    给她处理完所有的伤口,法显额头上渗出一层汗,只觉得温度升高不少,室内稍显闷热。
    法显站起身,扫了一眼她的身体,便又微微皱眉,她身上的衣物太单薄了。
    王寺内没有女子的衣裳,法显给她找了一件,洁净的素白长衫让她穿着,然后盖好被褥,让她好生休息。
    他将带血的纱布还有水全都提出去处理掉,才又返回来,反手关上门。
    他去了外室,盘腿坐在蒲团上打坐。
    时至深夜,花千遇眉头紧皱,却是感觉越来越冷,这种冷不是外界温度骤降传来的冷,而是身体内部散发的,仿佛骨缝里都渗着寒意。
    她冷的瑟瑟发抖,身体蜷曲成一团,企图留住身体内逐渐流逝的热量,可还是冷的骇人,无法抵御的寒意,渗透她的骨骸,仿佛她身体里流动的不再是血,而是冰碴子。
    她的嘴唇轻颤着,口中发出细碎的低吟声:“冷……”
    她喘出的一口气,在空气中形成了白雾,气温像是在她身上失衡了。
    夏日时节,无论如何都不会冷的呼出寒气,这一幕确实是怪异。
    法显听到了内室传来的细微声音,他睁开眼睛,快步走进去看花千遇的情况。
    方踏入内室,他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降低了,冷的就像身处冰窖。
    他看向床榻,花千遇墨发尽散,青丝流泻,乌黑的发丝缠绕在她的脖颈上,脸颊上更衬的她的皮肤苍白的可怕。
    她紧缩着身躯,双肩轻轻颤抖着,唇色苍白到孰无血色,粉嫩的指甲也褪去的色泽,整个人瞧起来极为的苍白脆弱,像是雪季里快要凋零的幽花。
    法显赶紧又给她把脉,她体内的经脉中,游荡着一股阴寒之气,方才未察觉,只是尚未成型才感知不到。
    不过这股寒气并不凶险,只是她失去了真气,无法抵御这股寒意,反应才这么强烈。
    室内降低的温度,也是这股寒气外泄导致的,若是不管寒气也会逐渐散去,不过整个过程中她要吃足苦头。
    法显又给她加盖一床被褥,在她床榻旁加了一炉炭火,内室温度逐渐回暖,她还是冷的发颤,脸色苍白的似是冰雪堆砌而成,轻轻一碰就能粉碎。
    平日里她总是一副明媚又张扬的姿态,这么脆弱的模样,却是不曾见过。
    法显的眉头越皱越紧,不知她又练了什么邪门功法,才会产生如此危害。
    他稍作沉思,便走到榻前,将花千遇扶起来准备给她渡一些真气,尽快化解她体内的寒意。
    花千遇朦胧的意识感觉到贴在身上的温热,她下意识的抱紧带给她温度的物体,紧紧贴了上去。
    柔若无骨的身体缠了上来,幽香馥郁缭绕,法显身体僵硬,肌肉陷入紧绷之中。
    花千遇紧抱着他的身体,脸贴在他的胸膛上,汲取着他身上的温度。
    她身上冰冷的寒气浸入皮肤,带来微微的麻疼。
    法显怔了片刻,才终于回过神,他轻轻扶着她的肩膀,想拉开两人间的距离,他一动,花千遇反而抱的更加紧了。
    他又试图推开她,又担忧她身上的伤裂开,不敢用过大的力气,推拉半响也未将她拉开,她反而紧紧的抱着他。
    温热感缓解了一些她身上的冰寒,更加变本加厉的将腿也缠上去,法显一时不察,竟被她扑倒在床榻上。
    花千遇半个身体都压在法显身上,柔软冰凉的身体紧贴着他,胸前的浑圆的丰腴也紧压在他的胸膛上,法显甚至能隐约的感觉到乳尖的凸起,在摩挲着他。
    他的身体僵硬又紧绷,渐渐地开始燥热起来,暂时压下去的欲念又被她勾了上来。
    随着法显体温升高,花千遇却是感觉愈发的温暖,她轻轻蹭了一下他,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沉沉睡去。
    等她完全睡熟,也就没有力气再抓着人不放了,法显轻轻的把她的手移开,从她身下起身。
    他握着她的手,将真气输入她的经脉。
    佛门功法都是至阳至刚的,刚好能冲散她体内的阴寒之气。
    掌心中源源不断的暖流,灌入她的经脉,驱散了盘旋的阴寒气息,她紧皱的眉头逐渐舒展,身体渐渐地不在颤抖,脸上有了一些血色。
    输送的真气在她经脉中运行一个大周天,法显撤掌收了功法。
    法显睁眼看她,见她面色好转,便又将她扶起放平在床榻上,给她盖上被褥。
    他回到外室念经清心静神。
    首✛发:χfαdiaп。cоm(ω𝕆ο↿8.νiρ)

章节目录

梵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洛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神并收藏梵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