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早,法显带上了常慧和常悟,于无华宗的几人一道下山,去外门接赵云诚。
    赵云诚年十二,生的清隽俊秀,眼眸清亮,纪河谱见过便感叹此子俊逸聪颖,日后必成大器。
    其后,一行人乘坐马车,去往盛京城,到了盛京之后再走十余天便能到达江都。
    几人经过七天的路程,达到了盛京城,盛京重商,于多地有往来贸易,城内甚是繁华,放眼望去街道上到处是雕梁画栋,绣户珠帘,街上人来人往,甚是热闹。
    一行人穿过流水古桥,又走了几条街,到达了城北的赵府。
    赵家夫妇听闻儿子归来急忙出来迎接,见到许久未见的孩子,两人脸上欣喜激动之色溢于言表。
    “爹娘。”赵云诚唤道,眼眸中闪动着久别重逢的喜悦。
    赵老爷上下打量他一圈,见他身形长高,身体也康健结实了许多,相比较几年前的弱不禁风要好太多了,顿觉的眼眶有些酸意,他慈爱的拍着赵云诚的肩膀,说道:“诚儿,离去四年终是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赵夫人更是喜极而泣,拉着赵云诚的手,不舍得松开。
    这时,赵老爷才想起来,还有旁人在,他的目光看向几人,当落在法显身上时,眼中喜色更盛。
    他走到法显面前,合十施礼说道:“有劳法师亲自将小子送回。”
    法显回了一礼,道:“赵施主不必客气,贫僧也是顺路,近日正巧要去一趟江都城,路途上会经过盛京,便将幼子送回府邸。”
    赵老爷脸上笑意愈发浓重,他道:“法师说哪里话,能得法师想送也是诚儿的福气。”
    话落,他的目光落在纪河谱叁人身上,隐隐带着疑问。
    法显立即抬起手引见的说道:“这叁位施主是无华宗的弟子,要和贫僧一道前去江都城。”
    无华宗在北燕国久负盛名,即使赵老爷不是江湖中人,倒是也听说过无华宗的名号。
    无华宗开立宗门四百多年,底蕴深厚,门下弟子众多,其功法剑术讲究轻灵飘逸,招式细密奇绝,同时又饱含玄妙变化之精髓,剑快而凌厉,威力无穷。
    其门内最高等的飞花落雨剑诀,称的上江湖中位居前叁的快剑法。
    赵老爷赶紧对叁人供手施礼说道:“原来是无华宗的弟子,失敬失敬。”
    叁人抱拳回礼,陆故临笑着说:“赵老爷客气了。”
    赵老爷笑容连连,他恭维的说:“几位少侠武功高强,俊逸灵秀,日后必然会有一番作为,江湖留名。”
    旋即他又真诚的做出邀请:“几位远道而来,路上奔波劳累,不如留宿鄙人府邸几日稍作休息?”
    法显婉拒道:“谢过施主美意,贫僧等人有要事要赶往江都,不便留宿。”
    赵老爷忙问:“可是急事?”
    法显想了想道:“算不得是急。”
    墨家是下月婚期将至,还有月余宽裕的时间。
    听闻他言,赵老爷再次挽留:“既然不急着赶去,便留宿叁日如何?叁日之后便是小子十二岁的生辰了,还望法师能够留下为小子庆贺。”
    话到最后赵老爷脸上流露出赧然之意。
    他确实是有一些私心的,法显是有名的大德高僧,他若是肯在生辰时为云诚祈福一二,沾沾他的佛光,保佑云诚日后能顺遂无忧,前途似锦。
    法显面上略有为难之意,他将目光看向纪河谱叁人,若是只有他们,便是留下也无妨,只是还有无华宗的人,不知他们的意思如何。
    纪河谱见得法显眼中询问,他点头:“留下几日也无妨。”
    夏桃慕也没什么意见,她见盛京城繁华,早想去玩玩了,如此一来也得时间去了。
    定下主意,一行人便在赵府留宿几日。
    赵家世代经商,是盛京城难得的富户善商每年都会向穷人布施一些衣物和斋饭。
    今年赶上赵云诚十二岁生辰,赵家在南坊巷大街支起了一个布棚,连续布施叁日,以求积累福气和功德。
    南街是盛京城一处较为偏僻的街道,远离繁盛的主街道,安家落户的都是一些身无长物的穷苦人家,因此每次赵家布施都是选在此地,南街的人听闻过后,皆都奔赴前去,不过片刻的功夫布棚旁便围满了人。
    法显叁人听闻此事,也想赶去帮忙。
    赵老爷却是大惊失色的拦住他:“法师是家里的贵客,这么能让您去做那种粗活。”
    法显微微对他摇头,:“贫僧还是外门弟子的时候,也时常跟着师兄们前去附近的村落布施,即便是现在也一样。”
    赵老爷劝不住他,只能应允了,同时吩咐下人,切莫让法显累着了。
    几人便赶去南街帮忙,只是向人发放一些衣物和粮食,算不上辛劳,但是架不住人多,一忙碌起来,便也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转眼便太阳西落,暮色晕染了半边的天空。
    常慧将从赵府粮库里运来的大米交给下人,走到法显旁边道:“师叔,你忙了一天了,去歇息片刻吧,剩下的由我来吧。”
    法显点点头,也没有坚持。
    他来到旁边的茶铺,在获得老板允许之后,便寻了一处位置坐下,等着常慧他们结束,然后一道回去。
    他坐下后不久,老板为他端来了一壶茶,法显微一怔,抬目看向他。
    老板笑着说:“法师辛苦了,这壶茶便是我请您喝的。”
    今天他做的事情他都看在眼里,这般善行远比一壶茶要有价值多了。
    他诚心想请,便也不好推辞拒绝,法显嘴唇一弯,笑意温雅的说道:“多谢施主。”
    “法师,客气了。”老板为他倒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先喝些茶解解渴吧。”
    法显唇边的笑意加深,合十回了一礼:“有劳施主了。”
    老板回礼之后,便去接着忙碌招呼客人了。

章节目录

梵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洛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神并收藏梵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