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归来后,顾盼继续埋头手艺,累月地苦练之下,终于见到结果。
    几乎可称得上是半年磨一剑,“兰州拉面”发布后两个人反倒近乡情怯,焦虑之下索性手机一关,电脑一合,叫上弟弟驱车前往郊外泡私汤,权当无事发生。
    外面天凉,顾盼出了屋就迫不及待地往汤泉跑,一边把脚伸进去试探,一边扭过头去喊人,“嘉嘉,你快过来!”
    因为有陆斯年在场,叁个人都穿了泳衣,尤嘉不挑,但最衬穿红,酒红的荷叶摆,该遮的地方都挡得严严实实,但好歹是贴身的衣料,身材一览无余,肌肤久不见天日,露出来的部分泛着雪色的光,与冷空气相触,关节处透着淡淡的粉色。
    她披着浴巾往外冲,陆斯年坠在最后面,把点好的单子递给服务生,自己从带来的乌木盒子里取了根镂空簪子,叁两下便替尤嘉挽好了头发。
    当年弯弯曲曲的部分早被剪了下去,现在一头长发养得又顺又直,乌油油的髻盘在肩头,看得人喉咙发紧。
    顾盼点了不少酒,小吃也勾了半篇,打定主意要一醉解千愁,拽着两人不醉不归。
    她关起门来疯,尤嘉自然会陪,不过委实不敢往醉里喝,陆斯年让她不用顾忌,尤嘉还是摇头,嘴角带笑,意味不明,让陆斯年悻悻闭嘴。
    “要……要下雪了。”泡了半晌,顾盼边吃边喝,大着舌头含糊道。
    陆斯年捏着杯子酌花雕,目光落在院里的秋千上,想起小时候家里也有这么一架,还是爸妈特地给阿姐搭的……顾盼的声音打破了他的回忆,陆斯年闻言,有些好奇地看过来。
    “空气里有雪的味道。”尤嘉笃定附和道。
    顾盼来不及解释,晚风一吹,自己就醉结实了,眯着眼睛往汤泉底下滑。
    还好尤嘉眼疾手快,把人抱住往上捞,拍拍脸颊让她醒过来。短暂清醒的顾盼踩着七扭八歪的步子,任尤嘉地搀扶进了浴室,洗过澡擦干净身子后趴在床上倒头就睡,扯出一个无忧无虑不知愁的笑脸,不知在做什么好梦。
    忙完这一摊,尤嘉也懒得再泡了,洗过澡后愈发睡不着,便坐在满是落地玻璃的回廊处出神。陆斯年乖巧,体贴地陪在一旁,开了瓶两叁度的气泡果酒,倒进半透明的薄胎瓷杯里。
    两个人坐了没多久,窗外便簌簌地落起雪来。
    “阿姐,咱们初见的时候……也是下雪吧。”
    “是啊。”想起从前,尤嘉也有些感慨,颠沛流离了那么久,兜兜转转,还好遇见了陆家人,所以她才愿意冠阿婆的姓。
    她说着,忍不住摸了摸陆斯年硬茬茬的脑袋,“阿婆当年走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怎么能放心呢?儿女早亡,自己年过半百,独自拉扯着两个孩子,还没来得及见到亲孙孙长大成人就要阴阳两隔。
    “阿婆说,想看我长大成人,娶妻生子。”陆斯年抬起头说,“姐,我长大了。”
    尤嘉望着那双黑黢黢的眼睛,心里打了个突,“斯年,你醉了。”
    “是啊,醉了。”
    他咀嚼着那两个字,反复咂摸,痴痴笑起来。
    ……
    第二天,尤嘉是被顾盼的尖叫声喊醒的。
    点开APP,手机直接卡到错乱,强行关闭程序,几番尝试之后,终于登陆成功,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她们从未见识过的数字。
    既是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兰州拉面”发布后,她们终于一改连日来的数据低迷,在还没来得及购买流量和关注的情况下直接出圈。
    说实话,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随着视频被不断被地投入到更大的流量池中,两人已经不需要再额外购买推荐位了。
    ——因为这个量级她们已经买不起了。
    叁天后,点击量稳定在720万,粉丝直接上涨超过50万,两人摇身一变,直接摆脱掉长尾博主的称呼,朝着百万级的知名博主冲击。
    签约合作像雪片一样飘来,亏之前就曾经历过,也有陈非被无良公司套路的前车之鉴在,两个人慎之又慎,觉得求人不如求己,靠自己似乎也可以摸着石头过河。
    许教授的课程继续往前开,每个知识点都仿佛踩在自己的需求上。
    尤嘉从来不敢相信天底下会有这种好事,心里疑虑更深。
    她信仰兼听则明,于是转道别处加课求师。许期铎把这些事看在眼里,在棋盘上落下一枚莹白如玉的棋子,“你这个心上人,有点儿意思。”
    疑心那么重,胆子比芝麻还小。
    不过也算是个坚韧的小姑娘,能受得住一般人受不住的,还有点造就的潜质。
    这个世界上遇上什么磨难,要脸的人总是最先死。想要活着,想往上爬,但凡想要笑到最后就不能太在乎所谓的“脸面”,毕竟尊重体面这种东西都是实力决定的,等你一朝站到高位,哪怕不想要,脸面自己就贴上来了。
    那些所谓的道德和规矩,向来都是用来束缚愚人,聪明人要做的是打破规则,制定规则。只可惜这个道理,小姑娘暂时还不明白。
    高清摄像头实时传递,阿Joe的目光却始终牢牢锁定在尤嘉身上,言语里对许期铎并没多少恭敬,冷言冷语地警告,“你别招惹她。”
    他鲜少听见阿Joe这么说话,禁不住哑然失笑,“还在记恨我?”
    “别忘了你的承诺。”临走前,阿Joe淡淡瞥了他一眼。
    “这么多年,连我都要敲打?”
    大门闭合,阿Joe没有接口,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
    借着那股东风,两个人在年底狠狠冲了一波业绩,正式成为本年度黑马,当选某站百大up主,以及美拍拍的年度生活博主,开始陆续出席各平台大大小小的尾牙活动。
    说起来尤嘉更喜欢前者,虽然可称得上简陋和草台班子,还不如某些大企业的年会,但是也胜在没有那么商业化,穿着lolita,汉服等各种打扮的年轻人们共聚一堂,举杯畅饮,每个人都坚信未来的时代将会掌握在他们手中,意气风发。
    后者场地更大,除了各家mcn机构的当家花旦和明星受邀外,甚至还有一些资方大佬露面,流程齐全,要走红毯要签名,当红艺人现身时,镁光灯噼啪闪烁,连绵不绝,仿佛要把黑夜照成白昼。
    红毯设在室外,尤嘉以经纪人的身份出席,在台下抱着羽绒服等待顾盼,她走的时候还算顺遂,只可惜围上来的媒体并不多。
    尤嘉原本还担心顾盼心理失衡,想要出口安慰,未曾想顾盼先抚着胸口直叹气,“还好没那么多灯,刚才那个谁走过去,差点给我眼睛晃瞎。”她一边往身上套棉袄一边问,“对了,我没出岔子吧?”
    尤嘉掏出手机,把自己拍的生图递给她看,“没有,很好看,待会儿简单修一修我就发动态。”
    网红没有明星那么讲究,要求时时刻刻保持光鲜亮丽,也没有那么多记者跟拍,更加随心所欲,故而能够撇下包袱,暖暖和和过进会场的那段路。
    顾盼边走边和尤嘉小声嘀咕,说艺人们真都是钢筋铁骨,零下十度都能穿着纱裙摆出十七八种不重样的姿势,任由镁光灯怎么闪都不会挤眉弄眼出丑相。
    “据说有专门的小黑屋,要做拍照训练的。”尤嘉在一边低声解释。
    “难怪了。”
    两个人进场后便分开,顾盼去了前面,尤嘉跟所有工作人员一样在后排落座,相较于博主们的衣香鬓影,幕后工作者们普遍要朴实许多,大家穿着打扮也都更加平易近人,年纪也稍大一些,普遍是商业社交局,交恶的几家座位都被排的南辕北辙,不想找茬的话轻易碰不见,故而脸上都挂着和煦的笑。
    “原来您就是顾意迟的经济啊,幸会,幸会,年底的视频真是太出彩了,让人过目不忘。”
    “是啊是啊,没想到意迟是美人,经纪人尤小姐更是光彩照人。”
    作为少数没有签公司就获奖的黑马博主,尤嘉自打落座起就遭到重视,敬酒搭讪或者试探的人络绎不绝,她只好摆起营业性笑容,不停以或谦逊或淡然地姿态说“谢谢”和“谬赞”,和群人东拉西扯,没过多久就加了一圈微信,忙得不亦乐乎。
    也就在这时,顾盼被主办方叫起,临走前不忘来到后排和尤嘉打声招呼,说是资方和高管们都在,获奖的博主最好都过去转一圈,不会耽误太多时间。
    尤嘉刚刚也看到有人来来回回,心里便没怎么起疑,问清楚去处后就拍了拍顾盼的肩,“手机拿好,有事喊我。”她趴在顾盼耳边小声说,“实在不行就摔杯子砸碗,怎么闹都可以,把人引来,他们最要脸,凡事安全第一。”
    顾盼忙不迭点头,临了又忍不住笑她,“这么多人呢,肯定不是什么虎穴狼窝,顶多就敬两杯酒,十分钟都用不到,你放心啦。”
    “嗯,二楼,不高。”尤嘉感慨了一句,又觉得是自己多想,目送顾盼离开会场。
    殊不知,这一别,再见就已是翻天覆地。
    作者叨逼叨:
    继续更新了,节奏会尽量快一些,疗伤部分差不多完了,嘉嘉要开始组团搞事了。

章节目录

下岗替身娇又荡(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荔枝漏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荔枝漏奶华并收藏下岗替身娇又荡(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