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楼的阳台大概有叁四米高,尽管王知意跳下来的时候特意调整好了角度和姿势,但那股寸劲儿还是让她的左脚被崴了一下。
    顾不得那么多了。
    没有丝毫犹豫的,她站起来便往院子外面跑。脑海中想起前些日子出去闲逛的时候遇的那位慈祥的老伯。
    俩人曾在海边关于钓鱼和人生有过一小段快乐的对话,本以为是位寄情山水的隐居老伯,直到回去的时候发现远处站着的黑衣人和豪车。
    她才恍然,原来自己刚刚貌似跟一位很有背景的大佬侃了半天大山。
    巧合的是,等她回家时,看到不远处的小院儿前停着几辆有点眼熟的车,刚好是她在海边见到的几辆,这才知道原来那位老伯就住在自己附近……
    如果运气好那位老伯还在的话,自己或许还有得救的机会。
    天空渐渐开始下起细细的小雨,雨点落在皮肤上,有种沁凉的感觉。王知意回头,后面没有半个人影,许是因为顾南行他们觉得她跑不多远,所以并不急着追过来。
    猫和老鼠的追逐游戏,当然是过程越长越有意思。
    她不敢放松,定定的望了眼不远处那座孤零零的小院儿。这座院子建得很是朴素,说好听点叫朴素,说得不好听甚至都算得上“简陋”。
    一眼望过去有点“家徒四壁”的意思,估计连小偷都不愿意往前走一步,但是王知意越接近那处院子,越能感觉得到那里的每一处设置都相当讲究。
    然而由于房屋主人的“有意为之”,从较远的地方却不大能看到院落设计的用心之处。
    再走进一点,在那篱笆院墙的中间处,有一扇木制的小门。王知意毫不犹豫地敲门,过了许久,门内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她想着,完了完了,豪车不在,黑衣人也不在,要是只有老伯伯一个人在家,估计非但不能帮她阻拦住那些人,还可能给老伯带来不小的麻烦。
    要不,还是走吧,趁着天黑之前找个地方躲一躲,这样或许可以避开他们也说不定?
    正当王知意打算离开时,门突然被打开了,之间开门的是一个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少年,约摸着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
    少年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在看到王知意的样子之后突然变得表情精彩极了,他颤抖着声音问到:“姐……姐,姐姐你回来了?”
    王知意:嘎???
    王知意坐在少年的副驾驶,听着少年一般开车,一边兴冲冲地跟她讲“奶奶如果见到你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忍了很久她终于问出了口,“请问……你有驾照吗?”
    少年愣了愣,似乎没想到她憋了半天却问出这样一句话,于是愣愣地答道:“有啊,怎么了?”
    王知意:“没事没事。”她先前一直觉得少年还没满十八岁,坐着未成年人开的车她总觉得心里怪慌的。
    得到准确的答案,王知意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开始顺着少年刚刚的话问起来,“你是说我跟你的姐姐长得很像?”
    “当然,尤其是你刚刚出现时的样子”,少年瞥了她一眼,很快便恢复状态继续看向前方。
    王知意此刻正披着少年的外套,由于外面正下着雨,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被冻得直达颤。于是少年把自己的衣服借给了她。
    只是短暂的一瞥,但耳根却瞬间变得通红。尤其一想到此时姐姐正穿着沾有自己体温的衣服,两个人的气息交融在一起,他的耳根就更加红了。
    只不过王知意仍然不放心地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全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作者有话说:追-更:pο1⑧u。com(ωoо1⒏ υip)

章节目录

知易行难(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红尘滴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尘滴红尘并收藏知易行难(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