壬寅府本岛,右使银沙此时召集了几个心腹在自己府邸商议。
    皇堂走的时候,带走不少人,但是他却被留下来了,他知道,自己虽然身为右使,但却并不是皇堂心腹,成为右使,完全是因为需要制衡,壬寅府十大上岛,有两个上岛岛主,一个是自己亲弟弟银钢,一个是自己女婿贺杀,而此时这两个人就坐在这边,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身为本岛行走的妹夫夏坤。
    四个人聚在一起,商量的事情自然也很简单,就是投靠林皓明,还是投靠桃斧。
    桃斧那边已经数次派人过来联络,只要自己这边愿意,那么就可以直接任命自己为府主,虽然时间拿不到府主令,但确实也有府主职权,不过和桃斧扯上关系,无疑是与虎谋皮,但是这林皓明,他也不清楚到底手段如何,虽然听说了他斩杀赤九雄的本事,但是这种单打独斗厉害没用,在战场上,一个勇者是左右不了一府之战这种大局的。
    桃斧已经千万大军在洪威岛附近,洪威那边估计已经投靠过去了。
    “大哥,我们商量来,商量去,根本就没个结果,要我看,索性就让那林皓明先把洪威那小子给灭了,如果林皓明能一下就灭掉洪威,我们就投靠过去,如果灭不掉,不如投靠桃斧,直接把壬寅府献出去,至于府主,大哥自然不能当,否则反而会让桃斧忌惮,只要我们表现出诚意,桃斧自然不会亏待我们,这桃斧我看倒是有雄主的样子。”商量许久,银钢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若像你说的这么简单,我们就不需要烦恼了,白封既然愿意派林皓明过来,肯定这林皓明是有手段的,所以除非桃斧愿意在洪威岛和林皓明死磕,否则估计洪威挡不住,而我们坐山观虎斗,到时候林皓明怎么看我们。”夏坤直摇头道。
    “那索性就彻底投靠林皓明!”银钢不耐烦道。
    “刚才不是说了,万一林皓明让我们去送死,消耗我们人马,到时候我怎么办?毕竟我们这一股力量太强,林皓明对我们也是有些忌惮的。”贺杀也摇头道。
    “如今壬寅府人马,各怀鬼胎,观望之人居多,首先投靠桃斧不可取,虽说他有些枭雄样子,但毕竟是借助申路势力,一旦白封真的被惹怒了,纠集人马过来,桃斧也是难以抵挡的,否则为什么在这里兜着圈子,不趁着府主不在占了壬寅府,就是之前吃的太快,壬子府都还没有消化,吃不下我们,不过完全投靠林皓明也不现实,此人摸不清性格,万一我们都被消耗掉也不是什么好事,我看不如做两手准备。”银沙终于有了决定。
    “大哥,哪两手准备?”银钢问道。
    “第一,这本岛上的人马,大多都留了下来,这么多人马如今基本上都在我的控制之下,这些人原本就属于府主的人马,我不可能拥兵自重,否则这是找死,到时候我自然会配合他,但是你们两个,两岛人马不要动,有什么我来顶,只要你们安全,林皓明忌惮你们,自然也不会动我,固然我可能会失去一些权力,但也只是一时的,林皓明要治理壬寅府,以后依旧要靠这里老人,到时候我只要表现出诚意,相信我们还是不会倒的!”银沙说道。

章节目录

魔门败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惊涛骇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惊涛骇浪并收藏魔门败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