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眼看八月在即,生旦乐师们都一门心思扑在了拜月宴上,着实抽不出时间另排一出戏目。”
    班主面露难色,拒绝的很是委婉。
    这种名声在外的大戏班本就不可能用无名小卒的戏本。林湘点点头,并不失望。接过班主递还的戏本,她正准备请辞,冯子瑜却上前几步,和班主小声嘀咕了两句。
    读唇语这种高技术含量的东西林湘不会。但她清楚,冯文瑜肯定搞了鬼。不然,戏班的班主不会突然改了口风,带她去找编演戏文的先生。
    一连见了两位,对方都推说事忙,直到班主推开第叁扇门,发丝泛白而精神矍铄的老妇人接了戏本,看了两页,半晌不语。
    “刘老?”班主轻轻唤她。
    老妪这才回神,从纸张上抬起视线,她将林湘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通,突然问:“你姓林?”
    “没错,敝姓林,单名一个湘字。”林湘有些纳闷。班主之前分明为她们互通了名姓,这刘老看着还不到犯糊涂的年龄,怎地又问了一遍?
    “诉衷情……这出戏我接了。”妇人轻抚戏文扉页上的题字,喃喃自语,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不知有没有再听林湘的回复。
    闻言,林湘立刻去看站在林淮身边的冯文瑜,她有点怀疑是这家伙从中搞鬼。
    但是,看冯文瑜的样子,似乎也不像是知情的?不仅一双细长的眼睛睁得颇圆,连摇扇子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林湘只好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刘老身上。可刘老只是翻看着手里的戏本子,一点也没有再多说两句话的意思。
    出了集秀班,林湘寻了个由头,把林淮支到街对角买冰食,她自己则和冯子瑜留守原地。
    “阿淮还真是听你的话,居然肯替你跑腿买冰食。”怨念地盯着友人远去的背影,冯子瑜简直想替自己鸣不平。林淮这厮什么时候这么好性儿了,听两句软话就肯跑腿?
    “你拜托她帮忙,她也会帮的。”林湘把自家的小孩支走,并不是为了和冯子瑜说这些,因此,没在林淮这个话题上久聊,她直接问:“冯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对班主说了什么?”
    提起这件事,冯子瑜不平衡的心理痛快了许多,眨眨眼,她脸上的笑容神秘而风流,“你猜?”
    猜猜猜猜个鬼,丫的谜语人就该滚出哥谭。
    敛声正色,林湘难得开启怼人模式:
    “我最近很忙,没空陪你猜谜。冯小姐,我直接说了,你讨厌我差使八妹,可以,尽管讨厌就是,反正我也不那么喜欢你。但是,如果你想在排戏这件事上偷偷搞什么小动作,抱歉,待会儿我就会和八妹一起登门造访贵府,顺便告诉你母亲,你金屋藏娇私纳小倌儿的事。”
    林湘平时其实很少和人呛声,若不是被林沅欺负得狠了,一肚子的火不得发泄,整个人进入了破罐子破摔的状态,像当街威胁别人、直言告家长这种操作,她是断然做不出的。
    林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反常,她只觉得通体舒畅。欣赏着对方渐渐垮掉的微笑,她不紧不慢递上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听说,令堂有意与皇室攀亲,故而冯小姐直到现在,家中连个暖床的小厮都没有?”
    被捏到软肋的冯子瑜气得牙痒痒。哪个女郎像她这么惨,十八九岁还没近过男色?好色有错吗?私养小倌有错吗?!人不风流枉少年,居然把这种事情捅到亲长面前告小状,林湘的心比怕不是比墨汁还黑。
    还有嘴上不把门的林淮,自己这是交了什么专捅篓子一百年的狐朋狗友。冯子瑜摁了摁额角,心快凉透了,“阿淮她连这个都告诉你?”
    小说里写着呢,你自己去看啊。面对谜语人,林湘选择以毒攻毒:“哎呀,不如冯小姐你猜猜看?”
    正午的太阳热意惊人,林湘身子骨尚且虚弱,受不得毒日头,倚靠着砖墙,整个人缩在阴影下,她掏出手绢,擦擦脸颊上的汗,好整以暇地开口:“冯小姐,你慢慢想,不急的,反正八妹还没回来。”
    瞥了一眼端着冰食正往这边走的林淮,冯子瑜权衡再叁,咬牙说了:
    “那时候,我对班主说,这戏本子但接无妨,只管从她手里多捞些银两,吊她几个月,最后找个由头,辞了这出戏一拍两散便是,后果我担着。”
    日哦,这家伙果然没安好心。
    “但是,那个刘老不像是你安排的人?”林湘有点好奇。
    “不是她。”说到刘老,冯子瑜也很烦,本来,班主都悄悄打了手势,示意其他人不要接这个本子了,谁知道那个刘老是怎么回事,傻不愣登的,一点也不会看眼色。“班主找的是一个刚入行的小先生,刚好借你的戏练练手。”
    鉴定完毕,这家伙和那个班主不止没安好心,整颗心还都烂透了。花她的钱不办事还想借她攒经验值升级,想得这么美怎么不去种桃树?
    林湘在心里呵呵呵。
    林淮端着瓷碗回来时,见到的便是一个看天、一个看地,互相不搭理甚至离得八步远的两人。
    把没冰过的那碗酸梅汤交给七姐,她蹭到自家好友身边:“怎么回事?”
    冯子瑜不说话,只是冲她伸手,示意把碗给她。
    “你自己去买,这是我的。”林淮才不应她。大老远端两碗酸梅汤回来,都给了别人她喝什么?
    “你不是不吃路边摊么?”冯子瑜觉得奇怪。
    “其实……还行吧,天好热的。”林淮微微拧眉,有点纠结,“而且,路边摊也不会喝了闹肚子啊。”在七姐家里的时候,她试着吃过巷口的早点,味道还挺好?
    这家伙是谁她不认识,请把她熟悉的那个挑剔得不行的林淮还给她。什么都莫得喝的冯子瑜仰头望天,开始怀疑人生。
    这天黄昏,林湘正教着寻书如何计算账目,刘老掀开竹帘,从屋外走了进来。
    “您怎么来了?”林湘一愣,忙迎了上去,问道:“可是戏本有什么不合宜的地方需要修改?”
    刘闲山摇头,张目四顾店内的陈设,她没头没尾冒出一句:“这家店倒是变了许多。”
    这种感怀的语气、在戏班工作、之前还询问过她的姓名,林湘把这几条消息稍加联系,试探地问:“您认识我父亲?”
    刘闲山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戏本我已经看完了,诉衷情这个名字,不像是他起的。”
    “是我拟的。”林湘有点忐忑,“家父走前并未给这出戏取名,这个名字,是我几天前加的,是不是……不合适?”
    惜流芳,诉衷情,想到上一世的诗词,身为取名废的林湘便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流芳易逝惜者何,衷情尽诉哪堪听。
    除了自惜自伤、自诉自听以外,哪能指望旁人动容呢?
    “不,这个名字很好。”刘闲山喟然轻叹,“惜时书舍这名字也好。”比惜流芳强多了。
    “你父亲……他走了多久?”
    “将近九年了。”
    缄默,除了缄默还是缄默。刘闲山不说话,神色凄然,似在伤怀过往,林湘也不晓得怎么安慰对方。
    她不清楚刘闲山和原主父亲的关系,万一说错了话,就得不偿失了。所幸店里备了凉茶,提壶倒了一杯,她塞到刘老手里,等对方伤怀完毕。
    人世浮沉多年,刘闲山很快调整好情绪,“让你见笑了。”
    手指摩挲着杯沿,她望着里头的水液,出言解释道:“我和你父亲往岁有些交情,那时,我还不在集秀班待着。他是个喜欢戏的孩子,每次写了戏本,都会请我过目,我们……算是以笔墨论交。难得听见故交的消息,一时失态了。”
    杯中茶叶泛碧,波纹悠悠,映着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容。
    刘闲山当年劝过那孩子的,可惜没劝住,总归,对方还留下个女儿来,肯记得他的好,想帮他完成少时的梦想。
    也罢。
    “这出戏,我会帮你排的,也算是我为故友尽一份心。”刘闲山承诺,郑重极了。
    ˇˇˇˇˇ
    最近更新应该不会很频繁哈,一边忙着找工作一边又要改论文。心慌慌的,总是静不下来。前几章写得不算好,我都不敢看第二遍,遣词造句上该调整的地方太多,而我最近能分给这篇文的关注和时间又太少。等至少忙过一边,闲下来之后后再小修一下吧。
    又,惜流芳叁个字源自于一首我很喜欢的宋词,讲得是一位卖笑歌女的辛酸苦楚。这里分享给大家:
    诉衷情·眉意(欧阳修)
    清晨帘幕卷轻霜,呵手试梅妆。都缘自有离恨,故画作远山长。
    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
    追-更:po18sf.com (woo18.vip)

章节目录

(女尊np)她想混吃等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鱼并收藏(女尊np)她想混吃等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