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君和言琰收拾妥当后一前一后地往外走。
    刚一出门,就听见了大门口那边传来的喧哗声,文君好奇地快步走去,不期然的对上一双利眼。
    是宋子安!他一身黑西装,里面一件浅蓝色的条纹衬衫,此刻正挽着袖子站在门口,周身寒意。身边跟着一个娃娃脸,此刻正和门口值班的民警交涉着。
    原本正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周围,听到前方的脚步声后他抬眼看去——正是今晚找的人。
    “过来。”视线触及到文君身后的男人时,宋子安眼睛一眯,久经情场,他能感觉到此刻文君和那个男人之间微妙的联系。
    殷红的嘴唇和透着红晕的脸颊,无一不诉说着女孩子方才得到的“满足”。
    他看着文君,勾了勾唇,无声地开口,“过来。”
    文君看着他眼中的冷意,莫名想到了那一晚上自己被绑在床上的遭遇……
    她身子微微颤了一下,迈着步子向那边走去,一脸的视死如归。
    “您看您看!我就说我们之间是认识的吧?”小梁一脸笑冲着警察,很有礼貌的样子,“我们可以把她接走了吗?”
    那个警官没说话,而是转头望向言琰。
    看到言琰点头示意,他让开了挡在门口的身子。
    “受伤了吗?”令文君惊讶的是,她走近宋子安时,他并没有发怒,而是认真的看着自己,“把手拿出来给我看一下。”
    文君仿若失了神智,在宋子安沉沉的眼色中,将手递了出去。
    宋子安接过她的手来,放在手上仔细看着。灯光下,文君手腕处有几道清晰的勒痕。宋子安握紧了拳头,眼里掀起风暴,他抬头看了一下门口的警察,“麻烦你们了,希望能尽快有个结果。”不等那人说话,就拉着文君走了。
    上车前,他回头看了一眼言琰,毫无意外的看到他眼中的复杂神色,宋子安翘了一下嘴角,带着点讥讽。
    “喂!还有白梅!我同学还在里面呢!”文君挣了挣,发现挣不动,最终还是认命了。
    宋子安把她塞进去,然后侧头对小梁说,“去送一下。”
    小梁看着宋子安的脸色不太好,赶紧应声往回跑去。
    一路无话。
    回到家,文君正要开自己家门,就被一个拉扯进了宋子安的屋子。
    “放开我!你要做什么?我要好好休息!”文君怒瞪着他,胸口气到一鼓一鼓得。
    “我什么都不做,跟我回来,我买了药。”宋子安依旧一脸平静。
    半拉半扯间,文君就这样进了屋子。
    文君拿着浴巾去洗澡,方才和言琰做爱结束后的小穴,因为热水放松开,此刻正从里面滴下一滴滴浓白色的精液。
    文君轻哼一下,双手忍不住抓住两团乳肉,大力揉捏起来。
    “啊哈……嗯……”淫水将精液冲下来,没过多久就受冷干涸在了文君的腿根,形成一片片暧昧的精斑。
    她在回味着今夜酒吧、别墅里的欢愉。她不享受这种性爱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如果说之前的种种,是在这一道堤坝上啃噬的蚂蚁,那么今晚的事就像是打开了阀门,洪水瞬间冲垮了千疮百孔的防线,完全堕落就在这一瞬间!
    她越来越渴望激烈、粗暴的性爱模式,像那些人那样对自己做的。只有每一下都顶在深处,每一次做爱都有人在看着,每一次性爱的手段都比上一次更猛烈,她才能获得至高无上的快感,才能满足。
    欲望像是沙洞,只会越扩越大。
    “你再不出来,是要在浴室里来一场吗?”门被敲了几下,吓得文君一个哆嗦。
    是宋子安察觉到什么了吗?她摇了摇头打断自己的臆想,“不用,我这就出去了!”
    那边这才作罢,文君匆匆冲了一下,就快速钻出浴室。
    宋子安拿着吹风机站在床边,“过来。”
    文君走过去,乖巧的坐下。
    指尖穿梭在黑发间,时不时划过文君细嫩的脖颈,荡起一阵春意,小穴又禁不住流出水来,“嗯哼……”文君软着身子,娇声哼唧。
    “欠操了?”宋子安挑眉,手指在她的脖子后面打着圈。
    “嗯……没有!我不要了……今天好累。”
    “是啊你,肯定累,和那么多人在别墅鬼混?”宋子安手下一个用力,就压出一个红红的指印。
    “啊!”文君痛叫一声,但是却不敢躲开,女性的本能告诉她此刻宋子安生气了,她转过身去,用晶亮的眼睛看着他,“爸爸……今晚先饶了我好不好?我明天给你操。”
    宋子安轻哼一声,他知道文君承欢过度,再做下去就废了。
    “你是怎么找着我的?”文君不解。
    “今天回来看你人不见了,我查了一下而已。”宋子安关上吹风机,压着文君上床,“我会叫他们付出代价的……”
    文君什么都不敢多说,只能老实点头。
    “我给你上药。”宋子安拿过床头的药膏,手指轻涂一些,抹在文君的手腕处。
    “嘶!”冰凉的触感刚开始让文君有一点痛意,后面就好了起来,她盯着宋子安的动作,嘴角带着点笑。
    女孩子洁白的身上遍布红色的吻痕,还有些磕碰留下的青紫,纤细的手腕上,勒痕显得格外明显,触目惊心。宋子安咬了咬后槽牙,但是又舍不得对文君再做什么,他就这样安静地上着药。
    “张开腿。”到下身了。平时做没什么,但是此刻这种正经的氛围下,文君反而不好意思了。她缩着腿,“我自己来。”
    宋子安眼风一扫,吓得文君不再多言,她颤抖着张开腿,花心中间的几滴露水格外明显。
    此刻迎风,还颤了颤。
    宋子安眸色加深,他甚至手指沿着那个被微微肏开的小穴口一点点伸进去。
    “嗯啊……”文君翘起臀迎合着。冰凉的药膏初到时一阵麻麻的刺激感,然后在小穴里慢慢划开,随着宋子安的手指,被涂抹在各处饱受肏弄的穴肉上。
    “你的宫口呢?也被捅了?”宋子安咬着牙,慢慢抽出手指。上面粘着晶莹的淫水,药膏的芬芳混合着淡淡的铁腥味,文君则红着脸倚在床头,胳膊无力的瘫在床上,腰肢微微绷起,一副淫靡的样子。
    “被捅了。”文君睫毛轻颤,她不敢与宋子安对视,声音也如蚊蝇般低小。
    “骚货!”宋子安低低咒骂到,这次他没有怜惜,而是挖了一坨药膏,一下子就捅进了文君的小穴深处!
    “啊哼……不行了!!!”文君曲起腿来,想缓解这种刺激感,结果被宋子安掰开,他附上身来,两只手指在下面疯狂作乱!
    “嗯哼……不行了爸爸!会坏的!”文君娇声挣扎着,宋子安抽插的愈发起劲,手指在小穴里灵活进出着,一下又一下的扣挖着里面的软肉。
    “嗯……哼啊!我不行了!”快感疯狂堆迭,就在文君即将攀上高峰时,宋子安的手,突然抽了出来!小穴口被带出一泡淫水,浸湿了身下的床单。
    “今天就到这里。”宋子安翻身下来,盖上了被子。
    文君皱着眉,情欲百抓挠心一般,久久不曾退却。本来的快乐,就像是被剪断的绳子,戛然而止,可是她又不敢说什么,在被子里睁着眼许久,才睡了过去……
    ----------
    今天的结束啦!
    小剧场
    “喂!还有白梅!我同学还在里面呢!”  文君挣扎着。
    宋大佬的内心格外不爽。明明就是白梅这个淫乱女人,带着他的小东西去寻安,虽说间接帮自己找到了文君,但是明明是自己要亲手调教的,却要被别人开发。真是怎么想怎么不爽啊……
    他舔了舔后槽牙,推着文君进去坐,只能把气撒在小梁身上。
    小梁:我好可怜……我做错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

章节目录

堕落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小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橘并收藏堕落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