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想起什么,御南风的眼中恍然升腾起几分痛意。
    他望着对面的女子,重重地点头,“南风明白!”
    女子直到这时才抬起头,对御南风语重心长地道。
    “你已经大了,我也不能再像以前那般管着你了。你只消记住,我们此番回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给当年那些屈死的亲人们报仇!”
    说起报仇,御南风隐在袖子之下的手掌顿时紧握成拳。
    “南风谨记!”
    就在二人说完话双双沉默下来之际,院门处又出现了丫鬟的身影。
    她并未进来,只站在门口处轻声禀告。
    “公子,您带回来的那位姑娘,她醒了!”
    ……
    实则此番晏静姝并没能昏睡上太长时间,因为她是被人用一杯冷茶给泼醒的。
    一睁眼,印入眼帘的便是一张盛怒的脸。哑女一手执杯,一手捏着她的被角,正以一种看仇人的目光瞪着她。
    晏静姝头痛欲裂,沙哑着嗓子问。
    “你发什么疯?”
    然话音都还未落下,哑女手中的杯盏就狠狠地砸了下来,打得她鼻尖发酸。
    晏静姝看不懂哑女的手势,但前因后果联系一想便能猜到,她这明显是在为御南风出气。
    她是在气她,欺骗了那个男人么!
    晏静姝忍不住冷笑,撑着疲软的身子爬了起来,然后捡起落在枕边的杯子就往哑女的身上砸。
    但历经了变故的身子着实没有什么力气,哑女只稍稍偏身,茶杯就落在了地上被摔得粉碎。
    而待御南风进门,一眼瞧见的就是这样剑拔弩张的场景。
    “你们在干什么!”
    哑女听见声响,回头望向自家主子。眼中的怒气顿消,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担忧。
    她比划着手势,也不知道在同御南风说些什么。
    不过御南风只看到一半,便沉着声音对她呵斥道。
    “出去!”
    哑女红着眼眶,磨磨蹭蹭地不想走。
    御南风只好再说一遍,“走!”
    她到底是不敢太过忤逆御南风,见此只好委屈地去了。
    眼看她的身影消失在门框外,御南风这才转过头来,阴沉沉地看向床上的晏静姝。
    晏静姝想起先前的一幕,已是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对着他冷笑道。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少女的脸上还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滴滴答答的茶水顺着发丝落下,滑进已经被揉皱成一团的衣领中。
    御南风定定地瞧着,眼中并无情欲,只积蓄有正待发泄的暴虐。
    “脱了!”
    “什么?”
    眼中闪过一瞬间的愕然,晏静姝很快就明白过来,他这是要她脱衣。
    可正懊恼着的小公主又怎会愿意配合,甚至还扯起一旁的锦被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不,你休想!”
    先前装作小白兔,不过是为了麻痹他。既然已经被他识破,又何必再继续装下去,她不认为御南风还会给她第二次逃跑的机会!
    御南风早已没了等待下去的耐心,见她不配合,便径直走上前来一把抓住了晏静姝的头发。
    将她从床内拖出来,他狠狠地撕开了她胸前衣襟。
    只听轻微一声响,胸前才刚系好不久的衣带瞬间崩裂,露出里面那紧紧包裹着两团浑圆的月白色肚兜。
    追-更:po18sf.com (woo18.vip)

章节目录

囚臣(古言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初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酒并收藏囚臣(古言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