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樱看到陈叔的时候,整个人都傻掉了。而陈叔的尴尬一点也不必她少,虽然尴尬,还是极力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下车为他们拉开车门,“少爷,小姐,请上车吧。”
    文樱的脸像被红墨浇透了,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苏正寒为她撑着伞,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文樱扶着额,支支吾吾道:“我...我还是骑单车回家吧...”
    转身的一刹却被苏正寒拉住了手。苏正寒一手撑着车身,将她捞困于紧而险的小空间内,文樱的背不由自主往后倾仰,双手胡乱地贴靠在水淋淋的车壁上,他的长黑的睫毛越来越近,眼看就快要亲上了......陈叔尬尴而配合地背过了身子。看来是躲不过了,文樱心一横,在他快贴上她唇的一刹那溜上了车,又很自觉地进到最里面。
    苏正寒得逞,看着她笑了笑,也上了车。
    陈叔觉得自己快要眼瞎了,他这是看到了什么啊!这对兄妹虽说没有血缘关系,可他们是天天住在一起的,这样未免太奇怪了。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是要告诉苏先生呢,还是瞒着苏先生呢。他是苏先生雇来给苏少爷的,所以既要做苏先生的忠臣,又不能做苏少爷的叛徒,这中间的平衡着实难以拿捏。因此陈叔一路上格外敛声屏息,不断思考着对策。
    苏正寒见文樱左右不安,就去牵她的手,文樱觉得这简直是雪上加霜,当着陈叔的面他都这样放肆,难道不怕陈叔回去告诉先生和太太?更别说方才接吻还被陈叔看到了,如果他再添油加醋一番,她就别想活了。
    苏正寒始终气定神闲,明明是个少年,面对大人的时候却也总发散着君王的英气,处事也保有着贵族的沉着。或者气场跟年龄无关,康熙不是八岁就能擒鳌拜么,苏正寒如果生在古代皇家,一定比康熙还厉害。
    他把她微微挣扎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文樱忽然觉得心里无比安定,就像钥匙插进了合适的锁孔,找到了最舒适的位置。苏正寒侧首看着她,低声带笑道:“你躲什么,陈叔都已经看到了。”
    “我什么都没看到,少爷小姐请放心。”陈叔脱口说。想来想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份差事他做的好好的,工资又高,到别处又哪里寻得来。何必去无端生事,惹人不悦。这么决定之后,他便轻松了许多,何况他只是个司机,又不是奶妈,管不了那么多。
    苏正寒听闻,愈发将文樱搂到自己怀里,“陈叔开车很尽职,我会告诉我爸给你加薪。”
    “谢谢少爷。”陈叔喜笑颜开,完全没了负担,“先生和太太今天中午回来的,带了不少好东西呢。少爷和小姐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这么快。”文樱和苏正寒对视了一眼,又忽然觉得得这话说得不够谨慎。她在想什么啊,快一个月不见钟美离,她非但不思念她,还觉得自由了不少。文樱心虚地从后视镜里看一眼陈叔,好在他没什么特别的反映,脸上反倒比平时多了些慈祥。
    她放心地向内侧了侧头,脑袋靠在苏正寒的肩上。苏正寒清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唇抵住她的唇,清润的舌头敲开她的贝齿,在她的小嘴里释放舒服的迷药。他很准确地抓到了她话里的意思,也嫌他们回来的太早。不过这于他并无大碍,他可是无孔不入的恶魔,神佛难挡。
    文樱的身子一旦贴上苏正寒,就变得酥若无骨,今晚她彻底被苏正寒带坏了,竟主动翻身坐到了苏正寒的腿上。

章节目录

樱花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夏夜精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夜精灵并收藏樱花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