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两头,在高奚瞒着所有人去杀人的时候,高仇去往自己大哥高义的别墅。
    别墅坐落在半山腰,开车上来也要十来分钟,他的车队如同一条蜈蚣,在弯曲的公路上疾驰。
    “我绝对不会同意你娶这个女人的!你要是敢,我就和你断绝关系!”
    高仇刚一进门,就听见自己的叁弟高进的咆哮声,而在他面前坐着的高琦正无聊地翻白眼,一旁的谢季玩着手机,显然也没有听他在说什么。
    很好,老子站着训话,儿子坐着不当回事。
    “是我同意的,你有什么意见。”
    “二伯。”“师父。”
    那刚才还满不在乎的两个人顿时收敛了表情,站起来向高仇问好。
    高进本来气得脸色通红,听到高仇毫不留情的声音,顿时像有一口气哽在喉咙里,上不去,也下不来。
    最终咬牙:“二哥,我是绝对不同意的!”
    高仇嗯了一声,将外套交给佣人,然后看也没看自己叁弟一眼,自顾坐在了沙发上,双腿交迭,一派淡然地问高琦:“婚礼准备得如何?”
    高进气了个仰倒,被佣人赶紧搀扶着坐在椅子上。
    “已经准备妥当,正在印请柬。”高琦答道。
    “记得给你爸单独准备一桌,免得到时候他掀翻桌子,连累了其他人吃不成饭。”
    “是。”
    一旁其余的高家兄弟都零零碎碎地发出看热闹似的笑声。
    高进心想,他们是不是已经把他当成了个死人?
    他打算再挣扎挣扎:“二哥,这个女人出生不好,你真的要让她当高家少奶奶吗?”
    “你似乎忘了自己的出生,不只是你,你的兄长和弟弟们也都只是一个低贱的乡野村夫和买来的生育工具生下的种罢了。”高仇连眼睛都没抬,语气却冰冷:“又高贵到哪里去?”
    他这话毫无避讳,倘若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请他吃枪子,偏偏高仇的话,众人无奈有之,却不敢有任何意见。
    “更因为是这样!”高进又猛地站起来,“我们一手一脚打拼出来的家业,不能草率了事,高琦成不成事也不知道,但这个女人作风不检点,也没有什么让人信服的才能,她……”
    “闭嘴。”高仇失去了耐心:“谢季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让她和高琦结婚也是我的主意,你在质疑我?”
    “二哥……我绝没有这个意思。”高进心下焦躁,他一向是不会对兄长的决定有异议的,因为从以前到现在,高仇下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有利于高家的,不夸张的说,也正是因为有他,高家才有今天。
    只是……
    高进看了一眼那高挑的女人,眼中不乏厌恶,谁知谢季也不躲不避,直视他的目光,用大拇指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挑衅意味十足。
    “你!!!”
    “你最好在婚礼当天好好坐下来喝你的父母茶,不然……”高仇玩味地勾起唇角:“我这徒弟从我这里学得最多的就是杀人技,你想试试的话,我不介意明年清明让他们去你坟上给你敬茶。”
    反正弟弟这么多,他也不介意死一个还是两个。
    高进看着自己兄长毫无玩笑意味的双眼,突然打了个冷颤,沉默了下来。
    高琦也适时说道:“爸,您放心,等我儿子以后长大了,会让他多给您嗑几个头,顺便告诉他,随意插手子女的婚事,会有什么下场,让他引以为戒。”
    反了,儿子都威胁起老子来了!
    高进吹胡子瞪眼,恨不得把这小子塞回他妈的肚子里去,真是生块叉烧好过生他!
    最后天字第一号杀父能手高警官淡淡地表示这事就这么定了。
    “刚下来就听见你们喊打喊杀,能不能消停会儿?”高义拄着拐杖,从二楼下来,他始终上了年纪,身体大不如前啊。
    众人此刻不管有什么想法,也都是对着他恭敬问好。
    高仇亲自上前搀扶他,道:“腿又痛了吗?”
    “阴雨天就这样罢了,奚奚给我送来的药很好,现在也只是觉得无力走路,痛倒不怎么痛了。”
    想起高奚,高仇脸上出现一抹笑意,那丫头从刚学医的时候就在唠叨他大伯父的腿疾,说是总有一天要为他解决了这个陈年顽疾。
    弄得某人醋意大发,把她压在床上弄的时候都格外用劲。
    “是,她最念着的就是大哥和大嫂了。”高奚笑叹一声,都是他当年猪油蒙了心的下场:“对了,大嫂呢?今天这个会,没她在可以吗?”
    莫诲如虽然不姓高,但高义从一开始能发家,很大程度上都是莫诲如在背地里支撑,以至于每一个高家人,都该感谢她。
    高义平静道:“哦,她说看见你就烦,高血压都上去了,让我们谈就行了,她有别的重要的事要忙。”
    “……”
    虽然很好笑,但在场没一个人敢像刚才那样肆无忌惮地笑出声。
    不然明年清明,他们的二哥是真的会在坟上给他们烧纸钱的。
    终于,所有人都到齐了。
    高义坐在首位,高仇坐在他的左手边,而谢季和高琦分别站在高仇的背后。
    高义看着自己的兄弟们,都不似年轻时模样,但岁月赋予了他们别样的气息——杀人如麻、恶贯满盈、死有余辜。
    都是一副要不得好死的模样。
    高奚笑着开口:“今天有叁件事提一下,关乎我们的生意和高家的未来。”
    除了高仇,每个人都看着他,等着他的后续。
    “一是,等小琦结婚后,生意会交半数给他和阿季打理,”他转头看向高琦和谢季:“得辛苦你们了,我们兄弟多,每人负责一些倒是还好,但你们就不同了,以后的路,得要靠你们自己相互扶持着走下去。”
    高琦和谢季恭敬地垂首,道了声明白。
    高进始终有些不忿,高义倒是看得出,无奈道:“老叁,阿季没有问题,老二给你保证了你不信,难道我也同样会走眼?”
    “不是这个问题……”高进踌躇再叁,终于看向高仇道:“二哥,实话说了吧,谢季这丫头是不是也是你的私生女,所以你才那么扶持她!你还让她嫁给阿琦,虽然我知道您一向不拘小节,可是这也太……”
    高义:“……”
    谢季没忍住翻了个白眼,高琦恨不得现在就和这个老头子断绝父子关系。
    “老六,你叁哥看起来是脑子不好了,约个时间给他做个手术吧,要是脑子进水不能用了,就挖出来喂蟑螂好了。”高仇冷漠地说道。
    高炽憋着笑,答了一声是。
    “可是这丫头什么地方都像极了二哥啊!”
    相反的,那亲生的高家大小姐高奚,才是哪都不像高仇的孩子。
    高进颇为郁闷,在高仇忍不住拔枪轰了他的脑袋之前,被高义制止了:“现在科学发达得很!你不放心就去做鉴定,好了,这事不用再聊。第二件事,在阿琦的婚礼上,老二会隐退。”
    这下众人才惊诧起来。
    “二哥,这是为什么?”老四高烨皱眉问道。
    “我打理得都久了,既然高琦和谢季成了家,就该放手让他们去做,老东西一直赖着不走,那么身后的小崽子捕不到吃的,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把獠牙伸到这有颈椎病的脖子上了。”
    高琦和谢季眼观鼻,鼻观心,都不敢说话。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我的决定,再说隐退而已,又不是死了。”他看向高义:“大哥,说第叁件事吧。”
    高义点头:“第叁件事……对付叶志远,你们二哥已经开始运作,你们有什么意见,尽管提。”
    众人沉默一瞬,老五高渊道:“叶家在北盘亘多年,根深叶茂,我们在南,占了港口的便利,虽然说一直以来小摩擦不断,但彻底交恶是为什么?”
    “叶志远的手已经伸过来了,那个废物高恒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吃里扒外的白眼狼,真不该找他回来!”高进啐了一口。
    “那也应该徐徐图之,这样硬拼下去,我怕是两败俱伤,最后让中央抓到把柄。”高烨道。
    “徐徐图之?”高仇嗤笑一声:“恐怕那位叶先生也这么想吧,交锋早就开始,谁先后退,谁就失了时机,何况我布局十年,叶志远不死,我怎么甘心?”
    没错,他最终要报复的,是叶志远。当年要不是他在背后支持高恒,他的女儿又怎么会遭受那样的折磨?
    所以,他一定会连本带利地还给他!
    高义见弟弟们各有想法,最终把目光投向了一直沉默的七弟高隼的身上,“老七,你说说你的想法。”
    高隼推推眼镜,道:“我同意二哥的做法,早晚都要对上,现在是我们的实力前所未有的鼎盛,如果现在不尽力一博,以后就更加难说。”他叹叹气:“各位兄长肯定明白这个道理,无非是有些顾虑,可我们本就是用血肉和性命去换富贵的恶徒,今时今日又何必在乎太多呢?”
    最后高义拍板道:“如果没有异议,事情就这么定了。”
    这一次无人再说话,但目光都锐利沉着了不少。
    事情交代完,众人也该再次散了,不过临走时约一次聚会,是正常的宴会,会带上各自的家人。
    “二哥,许久没有见到奚奚,这几天我在港城,有空我可以去看看她。”高炽道,目光中不乏关切的意味,毕竟小侄女幼时身体不好,又不愿意打针,都是他这个六叔亲自操劳的,现在小丫头又和他一样学了医,更觉亲近。
    遗憾的是,自家二哥把小侄女保护得太紧,不然他很想把自己的生意交给高奚来做。
    毕竟他无妻无子,小高奚又是他最喜欢的小辈。
    “奚奚回港城了吗,我上次在国外还去看了她。”高渊插话道,也关心起她来:“二哥,我上次见她,觉得她脸色不好,像是心里有事,现在好些了吗?”
    “怎么,奚奚生病了?”高烨在一旁问道。
    高仇心想,和你们有个什么关系?
    他还没来得及表示不耐烦,就被高义叫走:“老二留下来一趟,有话和你说。”
    “是,大哥。”
    高隼看着自家二哥的背影所有所思,最后对着兄长们笑道:“反正过几天也要一起吃饭,到时候当面问问她吧,不过她一向很乖,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连高进都点头:“唉,还是我们奚奚乖巧,羡慕二哥有奚奚陪着,再看看我,我有什么……”
    至于他在内涵什么,当事人高琦表示听不懂。
    ***
    高义坐到沙发上,打量着面前的弟弟,一时间又不知从何说起。
    该说生意上的事,还是说高奚的事。
    高仇淡淡地开口,“大哥有话直说吧。”
    高义叹了口气,“你就不能放过奚奚吗?她毕竟是你的女儿。”
    “一年多前我就说过,就算你们送她走,她也会回到我身边。”
    的确,现在的情况和他们当初想的有出入。但高义之所以走到今天,凭借的可不只是高仇这个出色的弟弟,他眉毛一挑:“难道不是,你故意让你大嫂发现的?”
    本来还面无表情的高仇听到这句话后慢慢抬起头,像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中泛起了波澜,他竟缓缓露出个笑容来,“大哥就是大哥,瞒不住你。”
    高义冷哼一声,“借我们的手送走奚奚,怎么,怕小姑娘恨你?”
    提到高奚,高仇好像连眉眼都柔和了几分,“对不起大哥大嫂。”
    这倒是爽快的承认了。
    “大哥,奚奚在我身边有些事会让我分心,但我也绝不会让她一辈子不在我身边。”
    高义狠狠地拧眉,这是打算死也不放手啊,“这一年你肃清异己我没有意见,抓住了高恒那个吃里扒外的杂种也算是很有收获,但是——”
    “你为什么一定要搞叶致远。”
    时至今日听到这个名字,高仇内心还是生出无限憎恨,哪怕再杀他一万次也都不够!
    他把无尽的杀意都收敛起来,缓缓道:“高恒就是叶致远的卧底,他从我们手里抢了多少生意,大哥不想给他点颜色看看么?”
    高义苦笑,他哪里不明白这个弟弟,给点颜色看看?只怕是要让他再也看不到这世上的颜色才对吧。
    “阿仇,我相信你的实力和手段,可是之后呢?我们都快老了,孩子们又还小,只有阿琦勉强有你的几分影子,就算让你杀了叶致远,也会有第二个叶致远,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是怕给下一辈留下祸患。”
    高仇轻笑一声,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他要暂时送走高奚的原因:“大哥放心,他叶致远能给我们安插一个高恒,那他身边难道就干干净净了吗……”
    高义的眼皮跳了跳。
    “两年,再有两年,不管是龙还是虫,我让他永远翻不了身。”
    谁让,他活了两辈子呢。
    上辈子只是让他断了一双腿,隐退回去,实在是太便宜他了。不过他也没有太看轻叶志远,重生只能作为先决条件,绝不是绝对优势。
    高义叹息,他这个老年人没有那么热血了,“行吧行吧,你折腾你的……我们说回奚奚的事。”
    “奚奚还小,以后还可以有更好的人生,你一定要把她关在身边一辈子?”他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此时此刻比起刚才聊起敌人都要正经几分。
    高仇也正色,一字一句的说道:“她留在我身边就是最好的,没人比我更爱她。”
    高义怒火中烧,不禁提高了音量,  “你难道可以陪她一辈子!?你死了让她如何自处!”
    高仇的目光幽深,无数晦暗的回忆再次涌来,开口却决绝果断,“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先送她走。”
    是生,是死。这辈子他都绝不放手。
    高义被他的回答震了一下,闭了闭眼睛,心中微微苦涩,或许当年决定把高奚送回他身边,真的是自己最错误的决定。
    “大哥,我知道您和大嫂把奚奚当自己的亲生女儿,我也知道我对她做了十恶不赦的事,但她自己告诉我,她离不开我,又让我怎么忍心?”他只要想起她那痛苦至极的眼神,就觉得无比心疼:“我从未把她放在和我不对等的位置上,我让她选择过,奚奚只是选了一条最让我得偿所愿的路,不过……我的小姑娘生病了,我这次隐退也是为了带她离开这些是非,下半辈子我会好好照顾她,哪怕她现在有不想让我知道的事。”
    高仇笑了起来,目光中却是无奈和沉痛更多:“她不想让我知道,那我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最终,高义叹气不已,摇了摇头,“你可别跟我说,和你嫂子说去吧,她现在恨不得活撕了你……”
    高仇了然,无所谓地笑了笑,“多谢大哥大嫂对奚奚的关心。”

章节目录

圣诞礼物(父女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Gigi007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Gigi007并收藏圣诞礼物(父女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