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市医院坐落在云山脚下,被称为天然的氧吧,四季空气清新。
    林萝安静地侧躺在床上,听窗外风穿夜林,见夜色渐浓,粉桃色的一轮上弦月挂在天际,泛着清丽淡雅的光泽。
    林衡傍晚被张怀民催着回了趟公司,至今未归,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好不容易入睡又接连不断地做噩梦,夜半哭着醒来,病房门恰被推开,来人听见闷闷的哭声,“啪”地亮起暖黄色壁灯,她迷蒙着双眼被一双强有力的臂膀搂入宽阔的怀抱之中。
    “傻瓜,没事了,别哭。”
    是他在温柔地哄她、为她拭泪,她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酒味和烟草的气息,携着几分室外的清冷。
    男人一手轻放在她背部,另一手怜爱地拍抚她的肩膀,林萝情绪慢慢平复,还是忍不住后怕,小声哽咽地扯住他衬衣下摆,紧紧抱住他的腰,黯然垂泪:“怎么办?爷爷说他永远不原谅我……他从来没对我发过那么大的脾气……他咳嗽得厉害,后来还开始吐血,我急得不行,他却不允许我叫医生,也不准我叫他爷爷,他说我以后不是他孙女……”
    林衡怜惜地亲吻她的眉眼,“不怕,只是梦而已,他不会知道,就算知道,也有我陪着你。”
    林萝还是心有余悸,梦里的一切太过真实,扯着她脆弱的神经,她叹口气,有些仓惶地问,“爸爸,你说……我是不是一直做错了?”
    林衡吻她柔顺秀发,安置她躺在自己臂弯里,两人依偎在一起,叹息道:“你没错,落落,错在我……我不是个合格的父亲,也不是称职的儿子。”
    林萝把脸颊贴在他胸口,于他怀里摇头,瓮声瓮气地说,“不,你在我心里是世上最好的父亲,没有人会比你更好,我喜欢这样的你。”
    静寂的月光洒向阳台,从门窗罅隙处闯入,唯恐惊扰互诉衷肠的两人,规矩地落在床前,留下一抹清幽的浪漫。
    林衡揉揉她的脑袋,低声说:“落落,你现在年纪小,容易将亲情和爱情混为一谈,等你读大学,视野开阔,遇见形形色色的人,经历得多了,会发现两者有很多不同,曾经根深蒂固的执念或许会成为无法挽回的遗憾……”
    林萝闻言敏感地蹙眉,在月光下认真地仰视他,“你又要赶我离开你,劝我独自去长大吗?”
    林衡听她这样问,无奈地摇摇头,“你怎么会这样想,我只是希望你做事情慎重,往后成熟了回过头时才不后悔现在的决定。”
    “爸爸,我现在的决定不成熟吗?”林萝耷拉着脑袋,情绪变得低落。
    林衡沉默,又因她的低落,心里变得烦躁。
    “就算偶尔会矛盾,但我对我做的决定并不后悔,所有的事情重来一次我还要那样做。”林萝伸手抱住他脖子,微凉的唇触碰他的唇畔,低声开口,“我爱你,我清楚这是怎样的一种爱,从没有退缩和怯懦,你呢?”
    女孩全心全意地相信着他,将他当做一切,目光灼灼地等他的回应,林衡心重重地跳了跳,顿时五味杂陈,“落落……”
    林萝被他的迟疑刺痛,是她自作多情么?
    她凝视他幽深的双眼,想要钻进深处一探究竟,可她似乎总是看不清他,明知他如今朝夕陪在自己身边,自己应该满足,可她还是忍不住自取其辱地问,“林衡,你爱我吗?”
    林衡怔愣片刻,这句话像被她用锤子一字一字敲在心上,足够地刻骨铭心,他却不知怎么回应才算是正确,才不会耽误她。
    他的迟疑令林萝失望透顶,如寒冬腊月一盆冷水兜头而下,林萝悲楚地发现,这一切多么熟悉,如一场轮回,兜兜转转重回到原地。
    他从没有爱过她,一直是她在逼他就范,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
    温情退却,林萝退出他的怀抱,主动与他保持一定距离,她转过身去,没有再看他。
    很久后,久到她以为自己快睡着时,她听见自己唇齿间蹦出句清晰而凉薄的声音。
    “爸爸,如你所愿,我会试着忘记,你娶意澜阿姨的事情我也不反对,这都是你想看到的吧,你高兴了吗?”
    林衡想要抱她,却被她挣脱,林衡痛心地说:“落落,我不是这意思。”
    林萝自暴自弃地嗤笑道:“算了,还能有哪种意思?我们除了父女关系,不会再有你所担心的其它,请你放心!”
    ————
    追-更:po18sf.com (woo18.vip)

章节目录

父亲的情人(亲父女禁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花图/花满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图/花满溪并收藏父亲的情人(亲父女禁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