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兰德跟随着赫尔曼少校顺着潜艇的攀爬架爬上来,沿着临时搭建的步道,走到岸边的礁石边。里诺少校带着的护卫小队已经在岸上荷枪实弹地等待着,赫尔曼少校不知道从哪里顺了一顶军帽出来,扣在了迦兰德头上。
    迦兰德按着帽子,抬头朝天边看去,轰隆隆的飞机引擎声里,一架小型载人运输机正呼啸着往水面降落。巨响的风声里,迦兰德回想起了第一次到这里的时候,远离了首都和阿尔德雷女校的繁荣华丽,这里只有又冷又硬的突兀礁石,以及沉静得可怕的无垠大海,那时迦兰德觉得无助又绝望,虽然时至今日,她也仍然看不清楚自己的未来是何模样。
    等到运输机降落停稳后,护卫小队带着迦兰德和赫尔曼少校一起快速登上了飞机。
    研究所所在海域并非本国内海,而是北海前线偏远的一隅,因此如果要返回大陆另一端的同盟首都,哪怕是载人运输机高速飞行也要八个小时。此时正值傍晚,载人运输机在夜间飞行,明天清晨便可以抵达首都。
    “跟紧我。”赫尔曼少校头也不回地冷淡下着命令。
    迦兰德便连忙小跑两步,跟上大步流星走得飞快的赫尔曼少校。
    迦兰德初次抵达时,便是乘坐的类似型号的小型载人运输机,但飞行时间一直是白天,她便一直老老实实系着安全带坐在驾驶舱后面的舱室。两排座椅面对面地坐着,却只有迦兰德一个人。虽说是小型运输机,但也是相对于运输大型军用设备和武器而言的小型,迦兰德完全不敢乱跑。
    直到这一次,运输机升空开始平稳航行后,两位少校和护卫小队便取下了安全带,开始各就各位起来。
    “我要跟护卫小队一起负责警戒任务。你跟着赫尔曼少校,这次由他全程负责照顾你。”护卫小队离开舱室后,里诺少校看人闹不嫌事大地把迦兰德往赫尔曼少校身边推去。
    迦兰德没办法,只能跟在赫尔曼少校身后走。
    赫尔曼少校一路没有同她说话,带她走向后方的休息室去。为了应付长途飞行,同盟准备了这样一批小型载人运输机,配备简单但舒适的休息室以供校官和将官使用,好在战线上进行高效的人员遣调。赫尔曼少校将右手覆盖到其中一间休息室大门上的识别框里,进行识别之后休息室的大门便打开了。
    “运输机为了安全管理不会开放所有区域,提取使用前会将部队的个人识别码输入进去,你没有那种东西,所以今晚你就跟我凑合一晚上吧,”赫尔曼少校伸手挡着自动门,偏头示意迦兰德,“进来吧,幽灵小姐。”
    比喻倒也贴切,迦兰德走进来想着,她也算是研究所基地和运输机上没有任何痕迹、只是游荡的幽灵。休息室这个名字听起来其貌不扬,但迦兰德走进去才发现,在这样的小型运输机上弄出这样的套房来,实在是太夸张了。
    “赫尔曼少校?”迦兰德想了想,仿佛下定决心一般终于说了出来。
    “嗯?”赫尔曼少校两手插在裤兜里,转身过来看着迦兰德。
    “刘海长长了,有点扎眼睛,”迦兰德不好意思地把两手背在身后,恳切地请求,“本来是想拜托里诺少校的,能麻烦您帮我找一把剪刀来吗?”
    本来是不想搭理她让她自己回首都再处理的,可是听到“本来想拜托里诺少校”,赫尔曼少校挑了挑眉,答应了下来。
    很快他便呼叫机组上的勤务兵送了把剪刀过来,迦兰德脱下身上有些厚重的军装外套,挽起袖子接过赫尔曼少校递过来的剪刀,对他笑着道谢。
    好像是她第一次对自己不带揶揄地微笑,赫尔曼少校还愣了一秒。
    走到盥洗室门口,迦兰德气愤于连盥洗室的门都必须进行身份识别,她回头望向赫尔曼少校,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赫尔曼少校叹了口气,便走过来替她开门。
    感觉自己好像一个带孩子的保姆,赫尔曼少校无可奈何地想着。
    盥洗室的灯缓缓自动打开,迦兰德站在洗手台前,捏着刘海打量着。没想到赫尔曼少校还蛮好说话,真的去帮她要剪刀了。终于能把长得刺眼的刘海修剪一下,迦兰德心情十分不错。
    迦兰德穿着的是女式文职人员制服,与武官统一的制服裤装不同,脱掉略长的外套之后,便只有雪白的衬衣和一步裙。迦兰德的胯部靠在洗手台上,一边慢慢地修剪着刘海,一边像愉快的小女孩一样,一只脚尖抵在地上,欢欣雀跃地左右摇晃着。
    赫尔曼少校倚靠在门边,抱臂盯着她修剪刘海,不知为什么,视线被吸引着不断下移,先是掠过她穿着一步裙微微翘起的臀部,最后停留在她明明穿着黑色高跟鞋却像小女孩一样摇晃的脚跟上。
    她同样是美丽到稀缺的少女,如同雷娜一样,天真,性感而不自知。赫尔曼少校觉得有些窒息。
    “赫尔曼少校,”迦兰德透过镜子看到身后的他,疑惑地回头发问,“不用一直看着我吧,我又不会做坏事。”
    果然还是小姑娘,上次说她是多少岁来着?十七岁,还是十八岁?反正大概是小他十岁左右,小心翼翼地嘟囔着发起牢骚来也还是孩子的样子。
    赫尔曼少校被问得语塞,扭头过去看向休息室室内,逃避着问题。
    “好了。”迦兰德吹了吹刘海,收拾了一下洗手台,随后双手捧着剪刀,交还给赫尔曼少校。
    晚餐送来时,迦兰德正跪立在窗边的沙发上,趴在窗外看着沉静夜色里的云与月。
    “来吃饭。”赫尔曼少校把简单的餐食摆在餐桌上,像不耐烦的兄长一样叫着迦兰德。
    之前跟赫尔曼少校的相处不算愉快,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往日里总是颐指气使的小少爷,居然愿意像保姆一样地伺候她。虽然并不是个什么脸色很好看的保姆罢了。
    迦兰德连忙跳下来,乖巧地坐在桌子边任由赫尔曼少校安排。吃完饭后他便打发迦兰德去洗漱,然后撵她去换衣服睡觉。迦兰德躺在床上裹紧了被子,她偏头看向床头的时钟,不过晚上十点半而已。
    “我出去一会儿,等会儿回来我会睡沙发,你睡你的就行了。”
    赫尔曼少校站在床尾交代道。
    迦兰德点点头,乖顺地闭上了眼。赫尔曼少校走出房间,拿出通讯终端呼叫里诺少校。
    “把孩子哄睡了,来机尾喝酒。”
    两人拿着几罐补给的啤酒,在机尾的瞭望窗前席地而坐地喝着。
    “学长你啊,你以后当爸爸了就是这样吧,把小孩子早早撵去睡觉,自己跑出来找人喝酒。”里诺少校笑道。
    “我可不喜欢带孩子,”赫尔曼少校眼神游离地喝着酒,“而且还是这种浑身都是麻烦事的孩子。”
    “嗯?因为太美丽了让人把持不住所以很麻烦的孩子吗?”
    赫尔曼少校被他气笑了:“罗德尼怎么还没把你嘴撕了啊?”
    “大概是因为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吧。”
    赫尔曼少校懒得跟他计较谁是人谁是鬼,只是警告道:“这次要我和她回去肯定是要跟阿尔德雷女校背后那几个家族打交道的,你小心些,别被那帮恶心的吸血鬼抓住了话柄。”
    “明白明白,学长。”
    两人喝完酒,里诺少校酒量超群,照样继续轮班值守。赫尔曼少校嘴上是肯定不承认的,但是头确实有些发晕。
    回到休息室,赫尔曼少校脱掉外套扯开领带就在沙发上躺了下来,军靴都懒得踢开了,准备先睡会儿再说。刚睡着没几分钟,赫尔曼少校就被摇醒了。穿着女兵制式睡裙的迦兰德蹲在沙发边,像个小猫一样,可怜兮兮又羞赧地小声叫唤着。
    “赫尔曼少校,我想上厕所。”
    赫尔曼少校闷哼了一声,在心里辱骂了一万遍给盥洗室上识别码的弱智,缓缓起身,烦得要命。
    打开盥洗室的门,迦兰德赶紧冲了进去。就在她准备撩起裙子脱掉内裤时,却发现赫尔曼少校还站在门口,挡着自动开合的门。
    “赫尔曼少校,你一定要站在门口看着吗?”迦兰德有些欲哭无泪。
    “你以为我愿意吗?卫生间有人的话从外面是打不开的,你也没有识别码能从里面开门啊小公主。”赫尔曼少校捂着脸气急败坏地说道。
    说完他索性站了进来,任由门关上,背对着迦兰德对她说:“行了,现在可以了吗?”
    迦兰德涨红了脸,努力地尿尿。听着淅淅沥沥令人尴尬的水声,小少爷赫尔曼少校也憋红了脸。
    感觉酒精更上头了啊,赫尔曼上校捂着脸叹气。

章节目录

她本为玩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荒山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荒山玉并收藏她本为玩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