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真正开始不对,是在周叁晚上。
    几天内樱桃按部就班地上课学习,周一下午的时候开学测验的成绩发了下来,全班24个人参加考试,樱桃的排名在第18名,远远超出了秦肃之对她的期待。开学测验的卷子老师只用了一节课大略讲了讲重难点的题,樱桃自己对着答案标注了每道题的知识点,发现自己最大的短板果然是语文。
    叁门科目的满分都是150分,樱桃的英语拿了142分,让负责教授英语的班主任林爽感到十分满意;数学她后面落下了叁道题没写,但前面做出来的题居然全都蒙对了,最终也有118分;唯独语文只有80分,连及格线都没过,也是班里面的最低分,害得尽职尽责的语文老师特意在周一下午的课间把她叫了出去,问她是不是考试的时候身体不舒服了,才没答好题。
    可能是樱桃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面对这样一个考出了语文老师教学历史上最低分的学生,语文老师也没有说什么重话,她看樱桃挺自责的,又反过来安慰她好好努力,下次争取把成绩再提高一些,又拜托了语文课代表有空的时候来指导她。
    语文课代表名叫李子婷,戴着很乖巧的圆框眼镜,梳一个简单的马尾辫,就坐在樱桃的前座。樱桃开学那天就听班主任讲过李子婷假期拿到了‘新思维’杯创意作文赛叁等奖,就很认真地听从了语文老师的意见,抱着试卷去问李子婷。
    李子婷仔细地看了看她的卷子:“其实你是整个的解题思路有些问题,基础也不太扎实。这样吧,有些阅读理解方面的技巧,你可以看一下我的笔记。”她把自己一本厚厚的笔记本递给樱桃,忽然又很腼腆地笑笑:“我没想到韩老师让你来问我,你就真的会来和我讲话。”
    樱桃接过笔记本,翻开到李子婷指定的那一页,一边说:“为什么?因为班里面别的人都孤立你,所以你觉得我也不会和你说话,是吗?”
    短短一天的工夫,樱桃已经看出来了班级内所有的小团体是怎么分布的,尤其注意到这位来自贫穷的金珥伴星、有着并不难看,反而还有点可爱的外貌、又是通过贫困生特招才升入首都二中的李子婷,遭到了班级里所有女生的一致孤立。作为语文课代表,李子婷收作业是所有课代表中最慢的一个,她没有任何同性朋友,除了她的室友兼隔壁班同学偶尔会来和她讲几句话,她几乎全天都是独来独往。
    樱桃本来就对这些低级的勾心斗角毫无兴趣,她自己都已经察觉到了来自邹雨彤和赵小鸾若有若无的针对,就更加不会去冷落同样被邹雨彤她们的小团体排挤的李子婷了。
    李子婷很感动地笑了一下,她压低了一些声音:“……谢谢你。”
    樱桃打开通讯环上的相机,将李子婷的笔记一页一页地拍下来,又说:“但是你也不用太感动,邹雨彤不太喜欢我,碰巧她也不太喜欢你,我和你交往得太频繁的话,我们两个大概会被一起挤兑,所以我除了问问题,大概也不会主动找你的。”
    李子婷惊讶道:“……你知道邹雨彤不喜欢你?”
    樱桃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她:“我为什么不知道?”
    李子婷说:“你不在教室的时候,邹雨彤和赵小鸾其实很大声地谈论过你……还有你家之类的事情,说得不是很好听。但是也没人会反驳她,所以就……”她顿了顿,“总之,你熬过这个星期就好了,我们班不是还有六个人在奥卡利星比赛没回来吗?等他们这批人回来,邹雨彤就不会这么说一不二了。”
    樱桃点点头:“听说了,传说中的班长现在就在奥卡利星比赛呢是吧?”
    李子婷说:“对,她只要回来,班里的气氛就会好很多。……邹雨彤家里比较厉害,她和赵小鸾她们又总抱团,有时候同学们不是不想反驳她们,只是不太好讲话。”她沉默了一下,又说,“所以现在没有人来理我,我都可以理解,真的。你也是,别太把她们的话放在心上,熬过这星期就好了。”
    樱桃很快照完了李子婷的笔记,她把笔记本还给李子婷,又笑了笑道:“好,也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李子婷接过笔记本,正要转回去坐好,她想了想,又回头问樱桃:“……那,一会体育课,你想和我一起打羽毛球吗?”-
    樱桃就这么和李子婷结下了友谊。
    她不想惹是生非,就认真遵从了李子婷的建议,除非必要的和同学之间的交流,就老老实实坐在教室后面假装自己是一个透明人,偶尔和前座的李子婷讲几句话。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冯言礼开始经常绕路到她的课桌旁边和她聊天。
    冯言礼是邹雨彤的男朋友,这事情樱桃第一天开学的时候就知道了。樱桃想不清楚一个有女朋友的男生为什么还要故意过来和她说话,还总要特意靠在她的桌子旁边用食指转着篮球。
    ——还转不好,总是掉!
    樱桃不堪其扰,她竭尽所能地表现得非常冷淡,但是不知道冯言礼究竟是哪里有问题,樱桃越是冷淡地对待他,他越是来劲。他也并不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只是有事没事就要过来转一圈,有时候是故意拿着一支笔过来问是不是樱桃掉的,有时候是从她书桌上的纸抽里抽走两张纸,嘴里说是“借”,其实从没还过。
    樱桃被逼无奈,把纸抽收进了课桌里面,没想到下一个课间冯言礼还是要过来借纸。她忍无可忍:
    “你自己要是买不起纸,我给你钱你自己去买好不好?”
    她冷冷睇过来的这一眼,就好像是意蕴无穷的泼墨山水画,让从来没见过这种风格的女生的冯言礼心里面立刻抓心挠肝地痒了起来。冯言礼从小到大,外貌出挑,成绩优秀,篮球也打得很好,从来都是女生围着他转,没有过这种他主动向着别人献殷勤的时候。哪怕是他现在的女友邹雨彤,两个人也是很快就确定了关系,他所有的示好很快就能收到邹雨彤的回应。
    唯独这个应陶,明明她就是个拿不出手的私生女罢了,却意外地好像一朵高岭之花一样,说什么话题她都没兴趣,从来不肯拿正眼认认真真看他一眼,冯言礼是真的很好奇,她骄傲的资本是从哪来?难道真的是像邹雨彤说的,她在和她家那个同为私生子的二哥谈恋爱,所以对别的男生就都没了兴趣?
    短短一会工夫,冯言礼的脑袋里面就转过了无数的念头。他回过神,看见樱桃明显是有些不高兴了,才笑笑说:“你别这么小气嘛。”
    “?”樱桃深感这个冯言礼是不是问题出在了脑子上,“你过来要我的东西,还让我别太小气,你思路也太奇怪了吧?你是我的谁啊,你要什么我就得给你什么?”
    她这句话的音量不小,周围一圈同学都听见了,一时间不少视线都向着她的方向投了过来。冯言礼脸上有些挂不住,他哼了一声,没再说什么,转头走了。
    樱桃面无表情地低下头继续做题,心里面却叹了口气。
    刚刚她和冯言礼讲话的时候,邹雨彤就在教室后门看得一清二楚。哪怕是余光,樱桃都瞥见了邹雨彤脸上的不悦之色。
    果然当天晚上她回到宿舍去,拿了换洗衣服去卫生间洗澡的时候,才刚放好洗浴篮,余光就看见卫生间的门底下有一点微弱的红色闪光。樱桃不动声色地拧开洗脸池的水龙头,借着洗脸池上方的半身镜去看那处闪光,确认了那的确是一个偷拍用的微型摄像头。
    这个宿舍只有她和邹雨彤两个人住,是谁在操纵这个微型摄像头,答案简直再明显不过了——邹雨彤要偷拍她洗澡的场景。
    樱桃的第一反应甚至不是生气,而是哭笑不得:邹雨彤要偷拍她,是为了报复吗?因为白天冯言礼和她讲话吗?可是又不是她主动要接触冯言礼的,冤有头债有主,邹雨彤也应该去管一管她那个自以为很帅、实际上却油腻得过分的男朋友吧?
    樱桃细致地在手指的缝隙处擦上洗手液,开始盘算到底是现在就出去和邹雨彤把事情好好讲清楚,还是先把澡洗了再说。她心里面天人交战半天,最终还是洁癖占了上风。有这样一个明晃晃的摄像头就在门缝处,她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在这里洗澡,就干脆拎了洗浴篮出去。
    邹雨彤就站在卫生间门外不远的地方,她看见樱桃出来,脸上的神情难得有一瞬间的慌张:
    “你不洗澡了?”
    樱桃平静地看了一眼邹雨彤手上还亮着的通讯光屏:“我去公共浴室洗。”
    她懒得去猜邹雨彤这会是什么心情,而是径自走出了宿舍门,去走廊末端的公共浴室冲了个澡。她很耐心地吹干头发,涂好护发精油,又站在走廊上给秦肃之打完了每日例行的腻腻歪歪的电话,告诉他自己这边一切都好,才重新走回宿舍。
    就在她将洗浴篮放回柜子里的时候,邹雨彤坐在自己的床边,冷不丁地开了口:
    “你什么意思?”
    樱桃头也不回地道:“什么?”
    邹雨彤不自觉地加重了语气:“你自己和你哥乱伦还没够,还要来勾引我男朋友,你什么意思!”
    樱桃心想,该来的果然早晚会来。她很轻地叹了口气:“我到底勾引没勾引你男朋友,邹雨彤,你应该很清楚。是你男友自己过来向我献殷勤的,不是我找的他,好吗?”
    她以为她只是阐述了一句事实,没想到邹雨彤猛然间歇斯底里起来:
    “你们这群贱人,一个一个都说是别人的错是吧?没有你主动勾引,冯言礼会喜欢你?你妈是小叁,你果然也是个只能当小叁的贱货!拆散别人的感情你很得意是吧?”
    樱桃的胸口猛然间积攒起一团郁气,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邹雨彤却先红了眼睛,大哭着跑出了寝室。
    樱桃目瞪口呆:这完全是邹雨彤对她的单方面吵架,她还没想好拿什么话来回击呢,邹雨彤居然哭着跑了!
    吵架就吵架,她哭什么?
    樱桃捧着书坐在床边看了有半个小时,也没见邹雨彤回来。她也实在不耐烦再应付这个大小姐,何况之前邹雨彤说她妈妈是小叁的事情也的确让她很生气,干脆也不再去等邹雨彤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还回不回来,而是直接关掉了宿舍的灯。
    第二天早上樱桃醒来,发现这一晚上邹雨彤也没有回来。邹雨彤和赵小鸾的关系比较好,樱桃猜测她可能是去赵小鸾的宿舍凑合了一晚,果然她洗漱完毕的时候,邹雨彤沉着脸走进宿舍,一句话没说,收拾了她随身的东西就又走出去了。
    比起和邹雨彤表面上还算和平地相处,樱桃其实更喜欢这种彻底撕破脸了的关系。她不必去勉强自己应付她不喜欢的社交,反而觉得心里面轻松不少。等到她吃过早饭来到教室,就发现邹雨彤和赵小鸾正坐在一起窃窃私语,见到她进来,两个人又瞬间停住了话头。
    樱桃眼观鼻鼻观心,权当自己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知道,坐回座位上又开始背她已经背了好几天、但还是没什么长进的古诗文。一上午都过得很顺利,到了下午,因为今天是周四,有一节体活课,学校强制要求所有学生都要离开教室去外面活动,樱桃就拿羽毛球拍,和李子婷一起出去打羽毛球。
    但是她们才打了没两分钟,李子婷忽然没再继续发球,而是凑近了她,十分窘迫地和她讲话:“应陶,你能帮我个忙吗?”
    樱桃说:“怎么了?”
    李子婷的脸不自觉地红起来:“……我的胸衣扣子开了,我自己总是系不好,你能帮我系一下吗?”她说着就转过身去。
    樱桃才伸出手,就发现操场这边人来人往的,她给李子婷系胸衣扣子其实有一点不太合适。何况现在天气也冷,这样在室外,多少还是不方便。她说:“我们去卫生间吧,进去了我再帮你弄。”
    李子婷才撩起一点自己的上衣下摆,就被冷风吹得打了个哆嗦,因此欣然接受了樱桃的提议:“走走走。”
    两个人将球拍放在操场边上,走进教学楼,就近选择了一楼的女卫生间进去。进到隔间里面,樱桃反手锁上卫生间的门,很迅速地给李子婷系好了胸衣扣子,又建议她:
    “你自己系不好的话,不如下次换个不需要系扣的胸衣穿?运动内衣那种的不是也挺好吗?”
    李子婷说:“我有时候不好意思试穿,总估计不准自己的号码,又不好意思和我妈说……”她说到这里,就没再说下去。樱桃也知道她的家庭条件相对于二中的大部分学生来说并不宽裕,便也没再多说类似于“何不食肉糜”一类的话。
    她转头去拧卫生间的门锁,想和李子婷一起出去,拧了一下,竟然没能拧动。樱桃有些诧异地和李子婷对视了一眼,见李子婷也是一脸茫然,便又低下头去琢磨门锁,发现是在门外面被人用小钥匙或者铁丝一类的东西别住了,这样简单的转动门锁很轻易就卡住了。
    门锁这么卡住,肯定是人为的。这么明显的针对,樱桃不用动脑子想都知道会是谁,她回头看看显然也因为想通这一节而变了脸色的李子婷:
    “……我觉得可能是我连累你了。”
    李子婷的脸白了白,但她还是强自镇定着:“没事,我们俩属于互相成就。你别害怕,下节课自习,教导主任会去每个班级查人数的,她们不敢把我们困在这里这么长时间的。”
    隔间门外乍一听之下安安静静,好像卫生间里除了她们两个人就再没有别人了,顺着门缝向外看,似乎也什么都看不到。但是樱桃侧耳听了听,还是听见稍远的地方传来几个不同的呼吸声,她数了数,大致确定外面应该一共是五个人。
    樱桃就不再说话,转而低头在通讯环的光屏上打字:
    你以前被困住过么?
    她把光屏给李子婷看,李子婷就白着脸点了点头。
    樱桃继续打字:
    除了把你困在厕所里,她们还做过别的事情吗?
    李子婷就也在自己的通讯环上打字给樱桃看:
    她们会从隔间上面往下倒水。
    这个在樱桃的意料之中,她抬头看了看并不算高的隔间,以邹雨彤和赵小鸾的身高,她们很轻易就能将手举到超过隔板的高度,向里面倒水大概也是轻而易举。
    忍一时或许能够风平浪静,但卫生间隔间里这样狭小的地方,是没办法去躲来自高空倒下的水的。现在又不是夏天,天气这么冷,浇了一身水非得感冒不可。樱桃放弃了安安稳稳缩在隔间里忍过这一节体活课的想法,她继续在光屏上打字:
    一会我们出去,你什么也别管,冲出去叫教导主任来,能做到吗?
    李子婷一头雾水,还没来得及问,她们所在的隔间门板忽然在外面被人重重踹了一脚。李子婷吓了一跳,整个人都跟着一个激灵,就听见外面猛地响起来邹雨彤的声音:
    “你们两个密谋什么呢?”
    樱桃已经听见外面开始响起水龙头流水的声音,她估计是有人在接水准备着向隔间里面到了,也顾不得理会邹雨彤,而是问李子婷:
    “我刚才告诉你的事情,你能做到吗?”
    李子婷虽然不知道樱桃要做什么,却本能地觉得有点不妙,她迟疑着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拽着樱桃问个究竟,下一秒樱桃就原地向上一跃,双手非常轻易地抓住了隔间门板的上缘。李子婷眼睁睁看着樱桃几乎没怎么用力,她腰部轻轻一扭,整个人就完全越到了门板的另一侧,又像一根羽毛一样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李子婷几乎看傻了眼,门外的五个女生也愣住了。趁着所有人都愣神的工夫,樱桃抬手取下卡住卫生间门锁的这根小钥匙,将门向里推开,又向着李子婷做了个口型。
    李子婷看懂了,樱桃说的是“跑”。
    她心脏狂跳,脑子里已经全然没了主意,樱桃说让她跑,她下意识地拔腿就要出去。然而就在她刚刚迈出两步的时候,邹雨彤已经当先回过神来:
    “——快拦住她!”
    剩下四个女生面面相觑,还是赵小鸾最先反应过来:“李子婷,你站住!”
    她不光是嘴上喝令,手也扬了起来,眼看着就要落到李子婷的脸上。李子婷吓得呆住了,她身量不高,在常年参加跆拳道训练的赵小鸾这里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她本能地闭上了眼睛,听见“啪”的一声清脆声响,但意料之中的疼痛却并没有传来。
    李子婷讶异地睁开眼睛,就看见樱桃伸出胳膊在她身前拦了一下,赵小鸾挥下来的这一巴掌正好落在了樱桃的手肘处,却没打上她的脸颊。她听见樱桃口气很淡地问:
    “你打人做什么?”
    赵小鸾甩下那一巴掌的速度很快,她自己料定了肯定要打中李子婷,却根本没注意到樱桃是什么时候拦过来的。樱桃手肘上的骨头很硬,赵小鸾这一巴掌打上去,反倒把自己的手掌震得发麻,她甩了两下手,才大声说:
    “打的就是你!臭不要脸勾引别人男朋友,你怎么这么下贱!”
    她一边说着话,邹雨彤和另外叁个女生也逐渐形成了一个小包围圈,一步步逼近了樱桃和李子婷。樱桃扫了一眼那叁个女生,发现只是脸熟,大概是隔壁班和邹雨彤她们玩得比较好的学生,便又继续和赵小鸾讲话:
    “你冷静一点,到底是我勾引的冯言礼还是他主动来找的我,你和邹雨彤不是都很清楚吗?”她又看向邹雨彤,平静道:“你有本事来找我撒气,却没本事管好你的男朋友,或者就干脆一点,和他分手算了。冯言礼是一个非常自恋、极度花心的人,你看不到他身上的缺点,却来找我的麻烦,这是没有用的。如果没有我,难道冯言礼就不会对别的女生动心吗?”
    她自认为说的话十分苦口婆心,没料到下一瞬邹雨彤大声尖叫起来:
    “你就是小叁!你勾引言礼不说,还要反过来骂我?”
    樱桃非常无语地叹了口气,她总算明白了,原来和邹雨彤是讲不清楚道理的。她用右手手肘轻轻碰了碰李子婷,示意她跟着自己卫生间外面走,才走了两步,邹雨彤就大步迈上前,她右脚向后撤了一步,随后右腿便向着樱桃直直抡了过来!
    李子婷在樱桃身后发出一声尖叫,樱桃被吵得脑门直疼,她右手飞快向外一推,把李子婷推得向远跌出去几步,自己则猛地重心下沉,邹雨彤高高踢起的这一脚贴着她的头皮擦了过去,竟然踢了个空。
    邹雨彤也没想过自己竟然会一击不中,她一脚踢空,重心立刻不稳起来,樱桃看得分明,立刻脚上向前做出一个半弓步,双手抬起横抱住邹雨彤的小腿,又使劲向前一送。邹雨彤从来没有过被人抱住腿的经历,她再想做出别的反应以及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樱桃向前推开她的小腿,她单脚向后跳了好几下,终于还是没能站住,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邹雨彤从来没这么被人羞辱过,她才坐到地上,就立刻大哭起来,又指挥还愣在一边的四个好友:“你们一齐上!四个人还怕打不过她一个吗?”
    领头的邹雨彤才踢出一脚就被樱桃推倒在了地上,而且她还是跆拳道社的社长,连她都打不过樱桃,赵小鸾几个人虽然做出了上前的举动,气势上却比之前弱了许多。
    樱桃看得出来她们的色厉内荏,她本来也无心恋战,只一个劲地催促李子婷往出走。她来到学校的第一天就观察过学校所有摄像头的分布,卫生间出去不远的走廊上就有一个摄像头,等到了那边,想来邹雨彤她们也不敢再闹事。但是李子婷以前没见过人真的打架,这会已经吓得走不动路,她死死地扶着卫生间的隔板,眼睛里已经开始有眼泪了。
    “……”樱桃挽了挽自己的两边袖子,无可奈何地抬起李子婷的一只胳膊绕到自己的肩上,半架半抱地带着她往出走,走出没两步,听脚步声是赵小鸾先追了上来。樱桃只好又把李子婷放开,她一回头,迎面又是赵小鸾的凌空一脚。
    樱桃这一次甚至连矮身都不用,她将头像右微微一偏就闪过这一脚,右腿紧跟着低空扫出去,小腿胫骨精准地踢在赵小鸾的左大腿外侧。她心里面已经厌烦了这种无意义的小女生互扯头花的行为,这一腿就没怎么留情,几乎是用了全身的重量踢了上去,赵小鸾踢出去的那一脚还没收回来,就又挨了一腿,她立刻趔趄了一下,接连向后退了好几步。
    另外叁个看傻了眼的女生连忙去扶赵小鸾,樱桃心想这一回她们总不至于还凑上来送人头了,就连忙扯了还在愣神的李子婷,带着她往外面走。好不容易走到走廊上去,樱桃才松了一口气,李子婷就捂着脸靠墙大哭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樱桃说,“我没想到邹雨彤她们能做出来这种事……你还好吗?”
    李子婷抽抽噎噎道:“你为什么要道歉,是我要和你道歉,我太没用了,你说了让我快点跑的……”她擦了把脸,目光忽然越过樱桃看见了她身后的景象,她立刻又紧张起来,尖叫道:“应陶,你快躲开!”
    樱桃其实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知道是邹雨彤又追了出来。但现在已经在摄像头的监控范围内,她有心让邹雨彤吃些苦头,便转过身好整以暇地等着邹雨彤靠近。
    这一转身,她才看见邹雨彤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一把小小的折迭军刀。邹雨彤哭得双眼通红,拿着刀的手也发着抖,但她一看见樱桃的脸,就立刻咬牙切齿地道:
    “你个小叁、贱人!贱人去死吧!”
    她一边骂,一边将手中的军刀毫无章法地向前刺了出去。
    樱桃的右肩下意识地动了一下。但是她很快压制住了身体本能的反应,而是主动抬起左臂挡在身前,手臂正对着邹雨彤刺出来的刀刃,不闪不避地迎了过去。
    她感觉到左手臂上的皮肤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才挽起袖子露出皮肤的左臂上立刻被划出一道细长的伤口,鲜血争先恐后地流了出来,又一滴一滴落到地上。紧接着身前身后齐齐响起了尖叫声——
    一声来自旁观了全程、已经吓傻了的李子婷;一声来自没有想到自己的刀真的伤了人,也被吓了个半死的邹雨彤。
    赵小鸾几个女生也从卫生间里追了出来,看见樱桃手臂淌血的这一幕,全都惊呆了。一时间尖叫声此起彼伏,好好的一个学校走廊被弄得好像鬼片现场一样。樱桃在前后左右一片刺耳的尖叫声里面努力地调整了一下情绪,等到她终于酝酿出了一双流着泪的兔子眼的时候,不堪其扰的教导主任终于从一楼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吵什么吵,体活课你们不去外面玩在这里叫什么——”
    他看清了眼前鲜血淋漓的场景,原本要斥责学生的话立刻咽了回去,叁两步来到樱桃面前:
    “这位同学,你先别哭,老师先送你去医务室。”他叁言两语安抚完樱桃,又转头盯住手里还举着刀的邹雨彤:“我认得你,你是高二叁班的邹雨彤。还有你,是赵小鸾是吧?你们几个,都去我的办公室等我,具体发生了什么,你们一个个都给我说清楚!”
    追-更:po18e.vip (woo18.vip)

章节目录

乳酪玻璃碗(s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米兰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米兰达并收藏乳酪玻璃碗(s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