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云潜晚饭做了海鲜酱通心粉和鸡胸肉沙拉,因为樱桃也回家了,又额外做了一份水果酸奶。他亲手把叉子送进樱桃手里,看见她眼睛和鼻头都因为之前的哭泣而变得通红,就问她:
    “疼得厉害吗?要么你站着吃吧,别坐着了。”
    樱桃的鼻音还很重:“……和站着坐着没关系。”她神情恹恹地用叉子抹匀了通心粉上面的海鲜酱,“我现在根本就吃不下去。”
    应云潜知道她心情不好,也不逼着她吃饭,把酸奶往她那边推了推:“那你喝点东西,不然一会哪有力气和秦肃之斗智斗勇。”
    樱桃脸都垮了:“……所以到底为什么要叫他过来!”
    这会已经是晚上六点半,秦肃之在五分钟之前赶到了应家,应父和应云航连晚饭都没吃,就和他一起去楼上书房谈事情了。秦肃之在来的路上把樱桃学校发生的事情从应父那里听说了个大概,进门的时候他递给了樱桃一个“一会等着”的眼神,就匆匆跟着应父和应云航上楼了。
    樱桃在餐厅坐立难安:秦肃之这个态度,是生气了,还是没生气?
    应云潜宽慰她道:“爸爸是看你和老秦的关系更亲一点,你什么心里话都不和我们说,他也是没办法,找老秦过来和你聊聊,他这是希望死马当成活马医呢。”
    樱桃非常僵硬地叉起水果酸奶里的一片奇异果放进嘴里,食不知味地咀嚼了两下,没有再说话。
    应云潜就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吃饭吧。”-
    二楼书房里面,秦肃之才一落座,就从公文包里取出了几份文件,递给应父和应云航看:
    “您电话打给我的时候,正好我刚从严局那边过来,她说蒋检的意思还是坚持让樱桃出庭作证,让我回来问问你们和樱桃的意见。”
    严局的全名叫严行,是秦肃之和应云航应云潜的顶头上司,蒋检的名字则是蒋雯沛,她是检察院负责樱桃这起案件的检察官。应父与这两位女士都认识,闻言只是轻轻点了下头。他接过文件一页一页仔细看完了,说:
    “那我就仅代表个人意见不同意出庭,具体的你还是要问问樱桃是怎么想的。”
    秦肃之说:“我挑个时间问问她。我也不愿意她出庭作证,但是……”
    他只说了个“但是”,就没了下文。他的“但是”后面隐藏着太多的东西,应父和应云航心领神会,一时间书房里的叁个男人齐齐叹了口气。
    应云航问:“公诉科还是没达成一致意见吧?蒋检说没说大概什么时候能上交起诉书?”
    秦肃之说:“严局说,蒋检希望最迟四月底也要开庭。蒋检现在压力也很大,再多的严局也不能再问了。现在争议最大地方就是出现在樱桃涉及到的这一块,蒋检的意思是她是重要证人,回避不了的。”
    一时间应父和应云航的表情都不是很好看,秦肃之给自己倒了杯水,说:“你们也别操心了,蒋检那边头发掉的肯定比咱们这边多。何况这案子牵扯太广,流程肯定又臭又长,四月底能开庭那已经算得上是坐了火箭了,还能指望别的吗?”
    应云航说:“那倒是,蒋检要是真能四月份就提出公诉,那就已经称得上是足够顺利了。”
    秦肃之说:“不提这个,樱桃今天学校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和人打架还把自己划了,她怎么这么能耐?”他说着话,目光下意识地就往应父脸上看了看。
    应父哼了一声:“你别看我,这能耐可不是我惯出来的。”
    秦肃之这才感觉出来来自应父的微妙的迁怒,他先是一愣,然后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姨父,您也别这么大动肝火,樱桃这个脾气性格是这么多年养成的,一时半会肯定扭不回来。”
    应父说:“一个两个都劝我别生气,我怎么不生气?你说她这不是脑子有问题是什么?我真想不通她怎么能在明明快要躲开那一刀的时候又主动凑上去了,哪有人不怕疼的——”他音量越来越高,说到这里,忽然又一下子停住了,半晌才叹了口气:“……都是我没教好。我要是能一直从小陪着她,她怎么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都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了,还觉得自己挺聪明呢。”
    应父说完这句话,整个人都显得消沉了不少,应云航就接过话头和秦肃之说:“我爸找你过来,是想让你想办法和樱桃谈一谈,我们家这几个人说话不顶用,你的话樱桃说不定还能听一听,至少让她别总变着法的伤害自己吧?叁天两头出这种事情,今天这受伤明天那受伤的,换了谁谁也受不了。”
    秦肃之苦笑一声:“我没谈过吗?我谈了多少回了,讲过的道理打印出来都比《辞海》厚了,有用吗?我劝你们不要生气,这是我的肺腑之言,你把自己气得够呛,樱桃那边根本理解不了你生气的原因,鸡同鸭讲,根本不在一个频率——这事情只能慢慢来,急不来的。”他又说,“我进屋的时候看见樱桃在那哭,姨父,您又和她动手了吧?”
    应父说:“你有意见我也要驳回,我不打她我实在是生气。”
    秦肃之心想,老丈人要教育闺女,他哪敢有意见,有他发表意见的份吗?他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主要是樱桃心思很重,您不能只和她唱白脸,也得抽空哄哄她。”
    应父说:“……我还要你教我这个!”
    秦肃之也知道,应父能一个人拉扯大两个儿子,肯定要比外表看上去要细腻很多。他笑笑:
    “樱桃那么倔,万一真影响了你们父女感情,我怕姨父你再说是我吹的枕头风,那我可冤死了。”他站直身子,听见自己的腰椎发出一阵轻轻的“嘎嘣”声,就顺势伸了个懒腰,“我出去找樱桃说说话,今天也得在您这借住一晚,可别把我撵出去。”
    他说完就拉开书房门往出走,应云航在后面问他:
    “你吃晚饭了吗?先下楼吃饭去!”
    “你一说这个,我的确是很饿,在严局那坐了一下午,什么零食也没捞着。”秦肃之说,“你们爷俩也没吃呢吧?”
    叁个男人就一齐走下楼去。应云潜和樱桃都坐在餐桌旁边,看样子是都吃完饭了,应云潜看见这几个人下楼来,就又分别给父亲和哥哥都盛了通心粉。等到了秦肃之这边的时候,应云潜把樱桃面前没怎么动的餐盘往秦肃之那边一端:
    “你就凑合吃下樱桃剩下来的吧,本来做的时候没带你的份,但是樱桃也没怎么吃,剩下不少。”
    秦肃之就又看了一眼樱桃。他是直接从严局那边来到应家的,一路上为了樱桃的案子忧思重重,又从应父那里听说了樱桃在学校受伤的事情,刚进屋的时候情绪的确是不太好,看见樱桃在哭,也没抽时间出来安慰一下她。
    这会他对上樱桃红红的眼睛,才意识到自己当时的不表态很严重地影响到了樱桃的情绪和状态。他离樱桃坐得很近,这会就轻轻拿胳膊肘碰了一下樱桃。
    樱桃低声说:“你别生气,好吗?”她的右手手掌悄悄在餐桌底下放到秦肃之的腿上,“你们都这样,我有点害怕……”
    秦肃之就把左手也放到餐桌下面去,握住了樱桃的手:“我不生气,我刚才进屋的时候没理你,吓着你了是不是?”
    樱桃眼睛里忍了很久的眼泪一下子就砸到了餐桌上:“……嗯。”
    秦肃之恨不得把她抱在怀里亲,碍于这是在应家的餐桌上,有叁个姓应的男人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他实在不敢造次,就只能反复地捏着樱桃细嫩的手掌心。他叁下五除二吃完樱桃剩下的通心粉,就示意樱桃和他一起去楼上房间。
    樱桃的手还被他攥着,她连忙跟上去,听见秦肃之说:
    “别哭了,去一趟你房间,你换身方便活动的衣服吧。”
    樱桃泪眼朦胧地说:“啊?”
    秦肃之说:“秦老师给你开一节私教课。”-
    樱桃一头雾水,但她拿捏不准秦肃之目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就老老实实地回房间里换了件宽松的T恤和运动长裤,从衣帽间走出来的时候,她看见秦肃之也换好了运动服,正在她卧室书桌上的笔筒里挑着笔。
    他挑来挑去,始终没个主意,又抬头问樱桃:“你比较喜欢这里面哪个颜色?”
    他选出来的几支都是水溶性的彩色笔,樱桃凑过去看了一眼:“这个水蓝色的吧。”
    秦肃之就把这支笔单独拿出来,又把剩下几支放回笔筒里:“走吧,我们去叁楼。”
    应家叁楼不用来住人,而是打通隔断做成了一个非常宽阔的健身区域,靠西侧还有一大片铺着加厚的垫子,樱桃之前几次跟着应云潜练拳击,就是在这里。樱桃说:
    “你真的要给我上课吗?”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到了格斗垫的区域,秦肃之蹲下身把樱桃两只脚上的拖鞋脱下来,袜子也一并脱掉了,示意她站上去,自己也光了脚走近她:“是这样的,今天我去见了趟严局。”
    樱桃也已经和秦肃之这位上司打过许多次交道了,就点点头:“还是为了案子?”
    秦肃之说:“嗯,反正你做好准备,我估计这周末蒋检那边会打电话给你。”他拔开手中蓝色彩笔的笔盖,在自己的手背上随意地划了一道线,好像是在试颜色似的,“我现在要和你说的不是这个。严局今天除了和我聊了公事,还给了我两张舞剧的票,建议我周末带你一起去看。”
    樱桃的眼睛亮了一下,又很快地暗下去:“……是芭蕾吗?”
    秦肃之摇摇头:“是芭蕾我就不问你了。严局说是什么古典舞,是她外甥女参与编舞和导演的剧目,名字好像是和屈原的哪个作品同名,我就看了一眼那两张票,没记住。”
    秦肃之在这边说得不清不楚的,樱桃却立刻反应过来了:“是《九歌》!逍遥舞剧团去年年底最新出的古典舞剧,口碑非常好——严局的外甥女是白思思?”她的声音都变大了,“……我好想要她的签名!她超级厉害,是首都舞剧院的首席,逍遥舞剧团是她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九歌》里面她主演《少司命》,点翻身做得特别精彩!”
    秦肃之说:“我不知道什么白思思还是黑思思,我就知道严局给我这两张票是第一排的中央座位,你想不想去?”
    樱桃小鸡啄米一样点头:“想!”
    秦肃之就正了正神色:“先热身。”
    他带着樱桃认真地活动了所有的关节,又原地做了几组高抬腿和开合跳。樱桃才被父亲和大哥收拾完,哪怕站着不动身后都疼,这一活动就更疼,她不是不想偷工减料,但是稍微偷一点懒,就立刻会被秦肃之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旁边拿了樱桃的拳击绷带,这会正对折在手里,一见到樱桃的动作慢下来了,就把手里的绷带抽在樱桃身上。
    拳击绷带是软的,打在身上也不疼,但樱桃还是羞得脸红。她磕磕绊绊跟着秦肃之做完热身,眼睛里面已经又开始积攒眼泪了,秦肃之说:
    “刚才你说想和我去看那个《九歌》是吧?”
    樱桃飞快地点点头。
    秦肃之说:“那听好了,接下来我会提出来两个要求,你都做到了,我就和你一起去看那个舞剧。”
    樱桃问:“什么要求?”
    “第一,接下来这一个小时里面,一滴眼泪也不许掉,别和我说你忍不住,忍不住也得忍;”秦肃之伸手把她眼角的泪珠擦了擦,又说,“第二,看见我手里这根笔了吗?一会我会拿着这根笔向你身上画,你随便躲,一个小时之后,如果我发现你身上任何一个要害区域有我画下来的痕迹,那周末看舞剧这个事情就免谈。同时,一道笔痕等于十下皮带,一个小时之后一起结算,你自己掂量好。”
    他将那根水蓝色的彩笔在指间转了两圈,又看向樱桃:“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可是……”
    秦肃之:“可是什么?”他向后撤了两步,又问樱桃,“今天你转身看见邹雨彤拿着刀对着你的时候,她离你有多远?”
    樱桃已经听出来秦肃之是要做什么了,他是要用手中的笔来替代折迭军刀,来模拟今天邹雨彤划伤她的场景。她也在这时候才意识到,原来秦肃之并不是对于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毫不在意,他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来表达他的不满。她不自觉地紧张起来:“两、两米吧……大概。”
    秦肃之和她拉开大约两米远的距离,就开始调整通讯环上的计时器。他把通讯环放在脚下垫子的角落,樱桃立刻听见通讯环传来“滴”的一声。秦肃之提醒她:“计时这就开始了。”
    樱桃不敢耽搁,几乎是拔腿就跑。她在秦肃之手底下就没撑过比八十下皮带更多的数目,尤其今天她才被应父用鸡毛掸子抽过,现在身上别说是八十下皮带,就是八下她也受不了,只能尽可能少被秦肃之手里的笔碰到。
    但是才拔腿跑了两步,樱桃心就凉了。
    她以前从来没有真正和秦肃之交过手,只看过他和别人动手,知道他的特点是爆发力非常强,不太依赖技巧,喜欢纯靠力量取胜。樱桃自忖以她和秦肃之的体重差距,让秦肃之近身她必然要完蛋,只好拼了命地往场地外围跑,试图拉开和秦肃之的距离。
    她没有想到的是,秦肃之的速度远比她想象中得还要快。
    她听见身后传来风声,甚至来不及回头去看,立刻一个矮身向右贴地滚了一圈,又飞快地手脚并用爬起来继续向外跑。但是才向外迈出去一步,她余光已经看见秦肃之的左手追到了她的肩膀处,下一秒她肩上一痛,秦肃之这只手抓着她的肩膀,向后一扯又向前一推。
    樱桃脸朝着地面直直摔了下去,她只在膝盖磕到垫子的瞬间双手撑地,同时腰部发力扭身,变成了双手在后脸朝上的姿势。秦肃之已经俯身下来,那支蓝色彩笔眼看着就要画在她的心口,樱桃撒开双手,沿着秦肃之开立的两脚中间,像条泥鳅一样从他的胯下滑了出去。
    才被责打过的身后这样和垫子摩擦,传来非常剧烈的钝痛,樱桃的眼睛立刻酸涩起来。她顾忌着秦肃之的要求没敢哭,也没有时间哭,右手一撑地面,整个人几乎是借着这一只手掌拍地的反作用力跳了起来,还没站定就立刻继续向远处跑。
    但是这一连串的几个动作大量地消耗了她的体力,樱桃不敢停下来,但再跑出去的时候步伐都有些踉跄,很快就又被秦肃之追上了。秦肃之的左手重新搭上她的左肩,樱桃知道,刚才机缘巧合才顺利成功的躲避她是没办法再来第二回的,因此秦肃之的手掌将她向后拽的时候,她干脆顺着这股力道转了身,右手顺势一个摆拳冲向秦肃之的面门。
    秦肃之似乎早就预判到了她的动作,他的头颈很快地向下一低,正好躲过这一摆拳,左手抓着樱桃肩膀的力道甚至一点都没放松,脚下跟着樱桃的脚步也快速地转了半个圈,接着他的左手就从樱桃的左肩越了过去,上臂与小臂形成的夹角正好卡住了樱桃的脖子。
    樱桃吓得心脏都几乎停跳了一瞬。这是一个没成型的非常粗糙的裸绞,但是她清楚,要是秦肃之想的话,他的右手会和他的左手一起绕过来,牢牢缠住她的咽喉。她因为剧烈运动而两颊都泛起红晕,此刻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就见秦肃之慢悠悠地伸出右手,用手里的彩笔在她的右侧颈动脉上画下了一道长长的蓝色痕迹。
    然后他放开箍着樱桃脖颈的左胳膊,向后退出两米远的距离,平静道:“再来。”
    追-更:xs85.com (woo18.vip)

章节目录

乳酪玻璃碗(s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米兰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米兰达并收藏乳酪玻璃碗(s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