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的裴绎极尽温柔却又格外亢奋。
    不仅进入得极其缓慢,连每一次律动都耐心顾及着妹妹的反应。
    直到她难耐地低泣着唤他,才开始抱着他的小心肝将蠢蠢欲动的分身越捣越深。
    小姑娘更是出奇的配合,无论男人或轻或重,或快或慢,甚至前前后后翻来覆去地变换姿势,都柔顺地任他放肆挞伐,不曾有半分推拒。
    “哥哥……哥哥……”
    明明累得连手指都抬不起来,却努力睁着眼想要记住他此刻为她沉迷的模样。
    “宝贝喜欢哥哥这么疼你吗?”
    “喜欢……呜……”
    “那哥哥再多疼疼你好不好?”
    “好……”
    有问必答,还不讲条件,简直乖顺得令人喜出望外,心火四溅。
    “宝宝今天好乖啊……怎么这么乖,是不是哥哥想对你做什么都可以,嗯?”
    “嗯……”
    “那哥哥想把你灌满也可以吗?”男人衔住她的唇瓣邪声蛊惑。
    一想到妹妹的幽谷会盛满他的爱液,甚至溢出他们交融的情潮,狰狞的掠夺欲差点控制不住从那根热杵喷薄而出。
    “哥哥早就想这么做了,心肝,让哥哥把我的小乖乖灌满好不好,嗯?”
    女孩红着脸点了点头,眼眶里强忍的泪水却如断线的珍珠般簌簌滑落。
    欲火正炽的男人在她唇上蓦然吮舐到微咸的湿意,心头一慌,立即止住:“怎么哭了?乖乖,是不是哥哥弄痛你了,嗯?”
    裴绾赶紧摇头,攀住他的脖子蹭了蹭,双腿将他缠得更紧。
    无声的邀请让男人连连低喘,根本无法自持。
    硬物被妹妹温暖的内壁不断吞纳吐吸,她绞得越紧,他就撞得越深,仿佛只有她的港湾才是他在这世间唯一的归处。
    即便如此也还嫌不够。
    还要牢牢嵌入她的身体,烙进她的灵魂,将她灌得娇颤不止,一边嘤嘤唤着哥哥一边撑不住地向他软声求饶。
    他的宝贝,那么娇,那么媚。
    恨不能将她揉碎了,煨化了,含在口中如珠似宝地护着,哄着。
    最好再裹成小小一团,稳稳装进他的口袋,走到哪里都随身揣着,捧着。
    才能勉强安心。
    阴晦的天空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乌云沉沉压在房顶,低得仿佛触手可及。
    裴绎醒来还未睁眼就习惯性伸手要揽紧怀里的人,然而手臂一摸身侧,捞了个空。
    他猛地惊坐起来:“绾绾?!”
    书房的壁炉在这样绵绵阴雨的冬日显得格外熨人,裴绎一进来就见到圆滚滚的泡芙趴在炉火边的软垫上昏昏欲睡,而小姑娘坐在地毯上翻着一本书看得入神。
    他心下暗松,走过去坐到妹妹身后将她圈进怀里,垂首把下巴搁在她肩上。
    “在看什么这么认真?”
    裴绾浑身一僵,慌忙抬手去擦眼睛。
    裴绎察觉出异样,转过她的脸,果然怀里的小娇娇不知何时又变成了眼眶包着水的小兔子。
    “怎么了,宝贝,怎么又哭了?”裴绎赶紧给她抹泪,脑子里已经开始回忆自己最近做过什么惹妹妹伤心的事。
    思来想去似乎只能想到昨晚因为小姑娘难得那么配合,自己难免失控,不小心把妹妹欺负得有点狠,直到她嗓子哭哑都不肯罢休,还在里面留恋许久才依依不舍地退出去。
    “是不是我昨晚太过火吓到你了?对不起,是哥哥没控制住,以后都不这样了好不好,乖乖不哭了,嗯?”
    裴绎一边检讨一边自责,妹妹的精神才刚有些起色,他怎能如此鬼迷心窍,不知节制。
    可反省完又不禁默默心虚,他的小心肝这么可口诱人,他实在拿不准自己下次还会不会食言。
    裴绾使劲摇头,眼泪却掉个不停。
    他越是这样温柔体贴,她就越是锥心。
    他本该拥有更加美满的人生,而不是为了拯救一个离经叛道药石无医的妹妹,同她一起被困在这座或许永远都找不到出口的迷宫之中。
    “那是因为什么?”裴绎亲了亲她湿软的脸蛋,继续耐心追问。
    裴绾抽噎着指了指摊在自己腿上的照片。
    裴绎这才注意到妹妹看的不是书,而是一本相册。
    眼前的照片是他们一家四口的全家福。刚满周岁的裴绾被抱在裴母怀里,少年模样的裴绎与裴父站在她们一左一右,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可惜往后翻过几页,就再也看不到裴母的身影,只有裴父偶尔会出现在家族的大合照里,剩下的不过是兄妹俩的一些零星日常。
    他们一家人留下的照片其实寥寥可数。
    “绾绾想他们了?”裴绎怜爱地摸摸妹妹的头。
    “哥哥……”小姑娘吸了吸鼻子,“如果爸爸妈妈知道我们的事,应该会很生气的吧……”
    裴绎抚摸的动作微顿,将她拥得更紧:“就算生气,那也是我的责任,爸妈肯定跟哥哥一样,都希望绾绾可以一生幸福快乐。”其余的都已不再重要。
    他若无其事地翻过几页,指着一张照片,贴上妹妹的脸颊亲昵地蹭了蹭:“绾绾还记得这张吗?你第一天上学的时候怎么都不肯进学校,还一直赖着哥哥哭鼻子呢。”
    那张照片出自宁母之手。
    她原本是想给宁昙和裴绾在校门口拍一张第一天上学的纪念照,没想到宁昙非常嫌弃地不肯合作,而小公主只一个劲把她哥哥黏得迈不动腿。
    穿着崭新制服的小不点哭唧唧地扒住哥哥的腿死活不撒手,挂着泪的小脸上一副生离死别的悲痛表情。
    裴绎又无奈又心疼,只好抱起妹妹一路把她送进教室,并再叁向她保证放学后一定会立刻来接她,小家伙才勉为其难收住泪,点头答应。
    然而裴绎虽然成功安抚了妹妹,自己却不由提心吊胆,生怕她还在偷偷难过,以至于整个上午的课都在神游,半个字没听进去。
    直到他中午忍不住溜去对面暗中观察,发现小没良心的正跟一群小伙伴玩得手舞足蹈,一时竟不知该为妹妹顺利融入新环境而欣慰,还是为她已经不再需要他而失落。
    后来被宁昱得知这事,那厮不仅不安慰,还一个劲嘲笑他一沾上妹妹就变成老妈子,要是被学校里那群女生知道,柜子里的情书绝对立马少一大半。

章节目录

金丝笼【骨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庭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庭阑并收藏金丝笼【骨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