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说的只是今天啊,黄庆丰有些失落,失落到软掉了。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了。她心里有人,还忘不掉前任。我只是个工具人罢了。
    “怎么这副表情。”杨恒复盘了一下,不就一直在调戏对方,是觉得对方很可爱啊,看对方也很喜欢的样子。我还给对方口了呢!因为说她不行吗?
    杨恒的另一个微博账号有些动态没有删干净。她也发现了她前任的账号。
    黄庆丰知道今天是她前任的生日,也不知道当时杨恒是怎么鬼迷心窍了,杨恒的前任和杨恒描述的理想型完全不一样。我比她高比她好看,学习还好。大部分时间情绪稳定。我积极向上还去支教,得到杨恒爱的人应该是我。
    可喜欢就是喜欢,就算这个人按世俗标准是优秀的,对方不喜欢你这些就不是加分项。被别人喜欢上,是一件很偶然的事情。总有人因为你是你而喜欢你,也总有人因为你是你而不喜欢你。黄庆丰心想:杨恒的前任可能想不到,在她生日这一天,我正在和她前任为爱鼓掌。刺激!
    可杨恒是活生生的人,我要尊重她啊。我对对方有好感对方就必须喜欢我嘛,这也太道德绑架了。既然杨恒来赴约了,不管她心里有没有人,我们单身,我们有需求。我们就好好享受这次性爱吧。我们是这场性爱的主体。
    黄庆丰知道她带有一丝占有欲和嫉妒,还是硬起来了。黄庆丰戴好避孕套,褪下杨恒的内裤。把杨恒的腿分开,粗暴的往自己身边拽了拽。杨恒对黄庆丰突然的举动有些害怕,下意识缩了缩。
    “跑什么啊,刚才不是很嚣张。”
    “废话,疼的是我又不是你。”
    “那你想办法让自己湿一点啊。”
    “那我约你干什么,你还不如小玩具吗?”
    黄庆丰吃瘪,好生气哦还是要保持微笑。握着阴茎在洞口打转。小穴不断分泌出淫水,黄庆丰有些等不及,用食指和中指试探小穴的情况。大拇指轻轻摩擦杨恒的阴蒂。杨恒的腰开始迎合,在床上扭动,小腹上下起伏。
    “再快点。”
    “你喜欢。”
    “你都射了两次了,妹妹。”
    “不可以吗?”
    黄庆丰扶着肉棒一点点进入,杨恒闭眼皱着眉毛发出闷哼,手紧紧的抓着床单。
    黄庆丰见状伏下身去摸杨恒的眉毛,“很疼吗?”杨恒没有回应,伴随着黄庆丰的抽插,房间里回荡着闷哼声。黄庆丰扭头想和杨恒接吻,杨恒怕咬到对方躲开了,怕黄庆丰又多想,腿主动缠在对方的腰上,手环上黄庆丰的脖子。
    “摸摸我。”
    杨恒的闷哼变成了浪叫,交合处的水声和撞击声也越来越明显。黄庆丰加快了速度。其实这是杨恒的第一次,猛烈的快感让她不知所措,下意识想推开黄庆丰,黄庆丰当成欲拒还迎,拉着她的手一起去揉捏杨恒的胸。这也是黄庆丰的第一次,小穴的湿热和阴道的紧窄让她沉沦,大脑又是一片空白,她高潮了。拔出肉棒,她惊讶的发现避孕套上有血,看了一下床单,也有血迹。是自己太用力了吗,很疼吗。她思考着怎么和缩着身子调整呼吸的杨恒道歉。
    “在回味高潮吗?”
    “我快到了,你先射了。”
    “对不起!我的错!我早泄我有病。”
    “只会说这一句吗”
    “那个,我看你流血了。”
    “嗯。”
    “对不起,你咬我吧,咬大口的!咬出血还往伤口撒盐那种。我应该好好做扩张。”
    “我第一次啊。”

章节目录

青春疼痛文学(futa)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力速双A弱女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力速双A弱女子并收藏青春疼痛文学(futa)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