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云疏虽早有猜测,但是仍然对她所说的话感到震惊。他们竟然真的早就有了牵扯,还是这般的牵扯。自己好生娇养的花儿,竟轻易被别人攀折。
    他把她掌间明珠高门贵女,她却自甘下贱当个荡妇,瞧着她现在的模样,是被野男人调教过的骚货。现在还在勾引自己,真是个男人就能上的婊子。
    反正这娇花已经被人摧残去了,他还在刻意维护什么可怜的礼法?礼法早就让他丢弃在一旁了,他早在她的新婚之夜就将自己的阳具插进她的身体里。
    是皇上那个银枪蜡头的玩意儿不顶用,才让她被野男人迷了心智。他想到她在那个野男人的身下,含着性器双眼迷瞪楚楚可怜的望着,被人奸得眼儿和腿儿同时流水,他就不由的气血上涌。
    他定要让她瞧瞧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让他记起自己的宏伟,让她在自己的身下臣服着,让她哭着喊着做自己的小荡妇。傅云疏俯身霸道的吻住傅明仙的薄唇,要将她口里的气儿都夺了过去。
    他宽大的手掌已经到了身下,因着常年握着武器起了层薄茧。她的小碧被傅云疏的手一拖,都在他的手心里。傅云疏的手指突兀的直接撑开她的阴唇。
    傅明仙的脖子一仰发出一声低吟。傅云疏的手指横冲直撞的探到她已经湿漉漉的花心,他不停的揉捻着那块凸起的媚肉,直叫傅明仙发出阵阵媚叫。他的手指再向前便摸到了那几颗圆润的玉石。
    玉石被她滋养的又温又湿,面上满色她的密液。傅云疏脸色一沉,这就是那野男人给她放的,他要好好给她长记性,让她知道什么该含什么不该含。
    傅云疏将手指抽出,傅明仙媚眼如丝的看他似有不满,这身下瞬间没了止痒物。傅云疏居高临下的将腰带解开。
    “啊……啊……太深了。”傅云疏一把搂住她腰肢,将那硕大的鸡巴顶入她的蜜穴里面。傅云疏故意顶着在里面的玉石向她的深处前去,强行的推开一层层的软肉。
    体内的几颗玉石朝着前和左右挤压不停的将她的肉壁撑开,让傅明仙的小碧涨大不少。傅明仙的身下酸麻的不行不停的分泌汁水来润滑。她真的快受不住了,这玉石被顶着到宫口了。
    若是被他再一动顶到肚子里,自己可怎么拿出来呀。她哭着向傅云疏求饶道:“哥哥,饶了我吧。妹妹知道错了,哥哥不要再顶了,再顶下去,妹妹命都没了。”
    傅云疏听到她求饶脸色缓和不少,他只想让他长个教训没想真的害她,如今她求饶了,也就借驴下坡饶了她。傅云疏便从她的蜜穴里出来,冷着声音道:“你自己将它们都取出来。”
    傅明仙半跪在床上,衣衫半褪露出若影若现的酥胸,她下面什么都没穿,蜜穴微张,里面的蜜水一滴一滴的落下,将她身下的床单弄湿一片。她青葱而纤长的十指慢慢拨开微肿的两片阴唇。
    追-更:po18sf.com (woo18.vip)

章节目录

傅明仙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桑榆非晚二十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榆非晚二十叁并收藏傅明仙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