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恩在的动作很快,在知道有私生以后,迅速去买房子,但是房内家具之类的,还需要一段时间处理,所以让权喻希再住一天,到时候拍完戏直接去住新房子,至于私生,金恩在说交给她处理,权喻希也就甩手不管了。
    因为这次的事件,金恩在特意买了富人区的房子,安保更加严密,并且昂贵。
    权喻希站在门边看着保镖大叔用不知名的仪器探测,好奇地问,“有摄像头吗?”
    “没有。”保镖大叔站了起来,然后四处打量了一番,但是门前光洁干净,并没有能够放隐形摄像头的地方,正当他为难的时候,刚好听到了开门声,回头看到了玄彬的家,然后眼睛一亮,转头问权喻希,“这里放摄像头不方便,或许您能够和那位先生沟通一下,放在他那里吗?”
    此时玄彬也望了过来,他的视线从权喻希门前的行李箱扫到保镖身上,有些疑惑。
    事关私生,权喻希也不扭捏,直接走去问玄彬,得到了他的同意后,便让保镖大叔装摄像头,她和玄彬两个人站在门旁。
    玄彬看着那个行李箱,忍不住问道,“你收拾行李是打算搬走吗?”
    “嗯。”权喻希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没说出私生解决了也许会搬回来这件事,毕竟她与玄彬之间,还没有到达要交代这件事的程度,说出口的话,似乎有些暧昧了。
    玄彬扯了扯嘴角,试图露出一个笑容,但最后还是失败了,他看着对面的权喻希家,只感觉心底空荡荡的,似乎什么都不剩了。
    当了将近两年的邻居,已经习惯会在电梯里、家门口遇到她,就算不是天天相见,但是偶尔的一面,都会感觉熟悉又安心,就算之前的告白无疾而终,也从来没想过她会有搬走的这一天,从前安心的理由忽然消失,失去了权喻希的感觉在此刻忽然变得无比清晰了。
    得知她要搬走了,玄彬才感觉到,原来之前每个不经意的遇见,有多么珍贵。
    首尔并不大,但是遇到一个人的几率却那么小。
    如果能够回到昨天,玄彬还是会选择告诉权喻希那个私生的事情,但是……
    狭窄的门口,两个人站在这儿看着保镖安完了摄像机。
    “我把您的行李箱拿走。”保镖对权喻希说道。
    “好。”权喻希点点头。
    眼看着权喻希要跟着保镖往前走,玄彬几乎是下意识地抓住了权喻希的手腕,然后看着她回过头时疑惑的模样,艰难地蠕动嘴唇问道,“一定要搬走吗?”
    权喻希一怔,看着玄彬悲伤的双眸,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感觉到玄彬握着自己的手在用力,力气大到手腕有些痛,可此刻这种痛感在玄彬浓烈的悲伤面前,居然显得有些微不足道,她犹豫了几秒钟,说道,“在解决这件事情之前,我必须……”
    剩下的话她没有说出口,玄彬也明白了,他松开手,沉默不语。
    权喻希回避他的眼眸,转身往自己家里走,身后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她拿着行李送保镖大叔,看着保镖把几个行李放进后备箱,权喻希终于有了临别的实感,明天,她就要离开住了两年的这里了,离开熟悉的房子和……熟悉的邻居……
    说没有不舍是假的,她已经习惯住在这里了,虽然房子不算大,但是很有安全感,偶尔遇到的其他邻居也很友善,附近超市的水果真的很好吃,外卖也很近。
    权喻希脑海里都是这在这儿的好处,不自觉就顺着心中的想法去买了水果,最后提着一袋苹果回家,站在电梯前等待时,她看着从25楼开始跳跃的数字,眼前浮现出玄彬的脸庞,他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每一次不需要过多的话语,仅凭眼中的情绪就可以传递千言万语了。
    就像今天……
    电梯打开后,权喻希进去,摁了楼层后,低头看着购物袋里的苹果,心想着待会拿去送给他吧,就当是谢谢……
    抵达二十五层后,权喻希犹豫了几秒钟,想着先送苹果还是先回家,最终还是决定先回家,毕竟刚刚玄彬的情绪实在不怎么好,等明天走之前给他,应该也来得及。
    权喻希心底盘算的很好,然后摁了密码锁回家,她一贯讨厌记这些数字密码,所以所有的密码都是一样的,01234510,虽然很长,但从0开始数到数字5然后接10,方便又好记,还包含了生日。
    进屋后,权喻希拉开鞋柜换鞋子,却瞥见了地毯上蹭到的一点土,白色的地毯因为这点泥渣被染脏了,她下意识的抬脚,但鞋底干干净净,难道是别的鞋子蹭到了?权喻希正这样想着,就拿起最近穿的鞋子,但是依旧很干净。
    此时有风吹过,客厅的窗帘随风而动,权喻希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她站在鞋柜正思考着,忽然听到了手机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她拿出手机才发现是保镖大叔的信息,上面的字言简意赅【出去。】
    权喻希先是一愣,然后猛然想起了一件事,她出门之前没有开窗,那窗帘为什么会被吹动?
    她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发麻的感觉,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转身摸向了门把手,正转动把手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手机震动声。
    可这,不是她的手机……
    权喻希顺着震动的嗡嗡声望过去,才发现是沙发那儿,沙发背后爬出一个人,是之前在剧组见过的正东,他面色苍白,脸庞上挤出一个笑容,  伸出食指在唇中间比了个嘘的手势。
    权喻希感觉自己头皮有些发麻,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觉得不可思议,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悄悄进来的???
    她赶忙转动门把手,才发现自己刚刚进门的时候居然反锁了,她心底骂了自己一句,然后马上转开,但是这个时候正东也跑了过来,他压低了声音,“不要害怕,不要害怕好吗?”
    好个屁啊好!权喻希心底想骂人了,这恐怖片的行为还叫人别害怕?是在想什么啊!!!
    她打开门以后,正准备往外冲,忽然被那个男人抓住了手腕,权喻希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臂然后反手转了一圈,她还没事,反而是正东疼得叫了出声,权喻希一时之间也挣脱不开手,另外一只手就顺手抄起旁边的购物袋往正东脸上砸,十几个苹果她平时提着都嫌重,此刻却跟抡面条一样轻松,猛然砸到正东脸上,他瞬间疼得松开了手去捂住脸,大声喊道,“别打我,我只是喜欢你……”
    权喻希忍不住爆发出了一串脏话,发现对方是战五渣以后,她也不怕了,反而越打越猛,用苹果当武器砸的正东只哇乱叫,看到他试图反扑以后,权喻希瞅准机会一脚踹到他子孙跟上,这一米七几的男人瞬间疼得弯下腰捂住脆弱的那儿,然后抬头瞪着权喻希,双目赤红,看样子是真的爆怒了。
    看着正东赤红的眼睛,权喻希思考了一秒钟,决定见好就收,她把苹果砸到正东脸上,然后马上往门外跑,正东缓过来也准备追出来,病怏怏的他在被权喻希暴揍后脸都气红了,鼻子下淌着两条鲜红色的鼻血,一身黑衣服满脸狰狞的模样看着颇有点凶狠的感觉。
    权喻希刚出门就看到了玄彬打开门,她顿时像找到了救星一样跑过去,喊道,“他…他是私生。”
    还不等权喻希多说几句,她就看到玄彬原本淡漠的脸庞瞬间变得怒不可遏,他跑过来把权喻希往后面一拉,然后自己举起手臂抵抗着正东的一拳,他手臂疼得震了震,但是护在身后的权喻希安然无事,然后他几乎是下一秒就举起手还击,稳准狠的一圈砸在正东脸上,权喻希感觉自己仿佛听到了牙齿碎掉的声音,然后一拳又一拳,他几乎拳拳到肉,而正东,从一开始的凶狠,到后面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他那绣花架子一样的身体看着都快被打散了。
    权喻希看着玄彬那狠戾的模样,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双重人格了,看着和平时太不一样了!她看着正东被打得呜咽哭泣,感觉再揍下去他怕是命不久矣,马上上前拉着玄彬,安抚道,“别打了别打了,他动不了了。”
    躺在地上的正东蜷缩着身子不敢动。
    玄彬停下了,他看着权喻希安然无事的模样,心底一阵后怕,伸手一把抱住她,声音还有些颤抖,“你没事吧?”
    两个人身体相贴的时候,权喻希发现玄彬的身体居然在微微颤抖,然后他收紧了手臂,抱得更加用力了,权喻希隔着单薄的衣衫都能感觉到玄彬结实的胸膛和体温,他再一次的说道,“对不起,我应该更早一点发现不对劲的……”
    他的语气中满满都是悔意和庆幸,庆幸权喻希没有被伤害。
    权喻希愣了一下,伸手也抱住了他,安抚性的说:“没事……这也不是你的问题……”
    这个时候,地上的正东悄悄爬起来了往外跑,权喻希看到他动,正准备松开去抓他的时候,就看到他刚到中间的出口时,有一个猎豹一样迅猛的黑色身影扑到他身上,把他摁在地上,是上午的保镖大叔。
    权喻希正安下心,就看到另外一个身影跑进来了,那个人先是看向权喻希家里,焦急的环顾时才看到玄彬这里,然后他担忧的神情淡了下来,双眸静静凝视着这里。
    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权喻希明显感觉到了他无声的催促,双眼似乎在说:抱够了吗?

章节目录

韩娱之女主她就是海王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每一轮月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每一轮月亮并收藏韩娱之女主她就是海王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