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媛下楼来,就看见温亭山坐在餐厅用早餐。她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衫,走过去礼貌的打招呼:“早,温先生。”
    温亭山抬起头来,见她一身正装,不知想到什么,笑的有些暧昧。司媛总觉得他的眼神在开车,但又不好直接说。
    “忘了告诉你,这几天不用去上班。”
    “为什么?”司媛脑子里全是不好的想法,难道那天在办公室的事,被秘书室的人知道了?
    她简直不敢去想,这完全是要她的命。一想到同事看她的眼神,鄙夷的语气,她就绝望至极。
    “你真是喜欢胡思乱想,放心,我的人很懂事,不会说不该说的。”温亭山喝了口南瓜汤,觉得这个味道不太好,嫌弃的放置在一边。
    司媛反驳他:“温先生是个男人,有财有势,自然不懂我们这种社畜的痛苦。我很感激你跟米洛收留我,但我觉得自己不适合再呆在公司了,我今天就辞职,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温亭山笑起来,眼里却是冷光。“辞职?”
    “对,辞职。”
    司媛认为,再难也得辞职,温亭山毫无顾忌,她却是不行的。社会伦理道德这些,一定最先谴责小叁。
    她知道自己动过心,行为可耻,所以她也不想狡辩,只希望趁着事情还没有彻底发酵,赶紧结束,把一切扼杀在摇篮里。
    温亭山用餐巾擦擦嘴,将白色的餐巾丢在桌上,走到司媛眼前。
    他如此高大,逼的司媛跌坐在椅子上,就那么被他圈在椅子与桌子之间。“媛媛,你怎么这么倔强,总想着逃呢?”
    司媛开始厌恶他的口吻,“温先生,我不是你的玩具,不想陪你玩这种偷情的游戏。在米洛发现之前,我们回到各自的位置不好吗?”
    温亭山勾起她的下巴,轻抚她的嘴唇,这张不听话的小嘴,总是说自己不喜欢的话,应该堵住才对!
    他想着,下面便有些硬了。
    司媛挥掉他的手,挣扎着站起来。
    “温先生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就算他手里拿着那种视频,自己也不能妥协。越是妥协,他恐怕越是要得寸进尺。
    最初就该狠狠拒绝的。
    见她倔强的看着自己,温亭山更想占有她了。
    “米洛没告诉你,她只是我包养的女人吗?”
    司媛瞪眼,难以置信。“怎么可能,她分明说过,她是你的妻子,你们结婚几年了。”
    “那你在这里看到过婚纱照吗?”
    司媛摇摇头,别说婚纱照,就连情侣之间的亲密照都没有。米洛的表现,也不像个妻子会有的。总是在夜店流连,从不管丈夫何时回家,甚至连孩子都没有。
    她不是早早结婚么,温家这么大的家庭,没理由不要孩子。毕竟男人就算穷的叮当响,也执着的繁衍子嗣。
    脑子里想到了什么,从前一些想不通的细节都想通了。为何公司里的人说温亭山没有结婚,为何米洛从不去公司,为何管家从不叫米洛夫人。
    管家冰冷的眼光也解释的通了,米洛不过是个见不得光的情妇,是男人的玩物。
    怪不得,怪不得温亭山这样欺辱她,在他眼里,自己大约跟米洛一样,不过是个可以花钱玩弄的女人罢了。
    司媛听到这里,整个人如坠入冰窟。心里残存的最后一丝贪念化作灰烬,她就知道,越是优秀的男人,越不会把普通女人当回事。
    他们可以跟普通女人玩爱情游戏,却绝不会跟她们结婚。婚姻的本质,就是一场利益结合,谁不希望自己的婚姻能利益最大化?
    司媛笑了笑,迎上温亭山的目光:“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多说无益,她该走了。
    温亭山却一把拉住她,眼神古怪凝视她。司媛被她摁在墙上,用手推拒:“温亭山,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不是米洛,没那么贪慕虚荣,也不喜欢用自己的身体换取钱财。”
    温亭山却死死看着她,甚至不顾她的阻拦,扯开她胸口的扣子,摸了上去。
    司媛恼羞成怒,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巴掌声格外响亮,管家端着新鲜出炉的面包走出来,看到这一幕,愣在当场。他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转,到底一句话不敢说。
    司媛尴尬的看一眼管家,匆匆离去。门口传来重重的关门声,谁都感觉到司媛的愤怒了。
    温亭山摸着自己的脸,好一会儿,笑起来。
    “先生,你没事吧?”
    温亭山回头:“我刚才居然听不见她的心声了。”
    管家愣住:“什么?”
    “刚才那几分钟,我完全听不见她的心声。”温亭山大笑起来:“药桑这么有趣么?竟然能躲过我的探听?”
    哪里出了错,刚才听见他说没有婚纱照以后,司媛仿佛关闭的房门,自己根本听不见心里的想法。不同于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她是想到东西了,但是屏蔽了他的窥探。
    这就有趣了。
    上千年了,他还没有遇到过一个这样的情况。就算是从前遇见过的药桑,也没有这种本事。
    司媛气冲冲的往外走,到门口却发现那里多了很多从前没见过的安保,自己根本出不去。
    “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出去!”司媛觉得笑话,“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我要报警抓。”
    保安看了她一眼,用对讲机联系了管家。
    管家看向温亭山,温亭山笑笑:“让她走,小兔子只有知道外面多危险,才会乖乖回家。”
    保安得到回复,同情的看了一眼司媛,但没有说什么。
    司媛怒气冲冲的走了,走到一半,收到短信,工资到账。她恍惚了一下,不知不觉已经工作一个月了?
    到手的两万块真是及时雨,让她的经济压力缓和很多。
    保安等人消失在花坛拐角,才跟同事道:“你说,她多久会回来?”
    同事想了想:“我赌一天。”
    “我赌半天。”
    “这么绝?”
    “不然呢?那么娇滴滴的姑娘,你还指望她打的过妖兽?”
    二人相视一笑,各自掏出几百块钱做赌注。

章节目录

白玫瑰庄园(吸血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南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星山并收藏白玫瑰庄园(吸血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