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是彻底闹僵了。
    那晚的谈话不欢而散,两人陷入僵局,陈晋渝不和宋明洲说话,宋明洲也不理陈晋渝,后面整整一周都是这样。
    他们谁也没有主动开口,就像有一股劲拧在那,解不开之前就是一团乱麻。
    好在陈晋渝还有学习可以忙,没那么多空闲时间想些别的。
    宋明洲就不一样了,他除了做康复,干不了其他的事,有时候躺在床上听广播,心思就慢慢飘远了。
    好几次听着听着,轮椅便不自觉转了方向,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陈晋渝的房门口。
    他心里堵得慌,又不愿低这个头,赌气似的回去了。
    直到第二次月考结束。
    一个周日。
    阴雨连绵。
    从凌晨降小雨,裹挟着阴冷的寒风和潮气,气温骤降几个度。
    陈晋渝不敢贪恋暖和的被窝,一大早起来开始看书,一整天除了吃饭都不出房间一步。
    她这次考得一般,没有期中考试考得好,在班里掉了好几名。
    班主任找她谈了话,言下之意是让她再抓抓紧,陈晋渝一见到老师就怕,被老师批评了就更怕了,保证会更加努力学习。
    那时单独在校外开辅导班还没抓得那么严,好多高叁老师利用假期给学生们开小灶。
    陈晋渝她们班好多同学都报名了,她和郑丹商量了一下,也跟着报了。
    吃中饭的时候。
    餐桌上,陈晋渝想着一会补课要到晚上七点多,就多吃了一点。
    郑丹看着他们两个,一个闷头吃饭,一个不怎么动筷子。
    好几天了,一直都是这样,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不对劲。
    尤其是宋明洲,他要是不爽了,绝对会摆在脸上。
    让她有种、围观小两口吵架的感觉。
    她往宋明洲碗里夹了点菜,故意说道:“都是你爱吃的怎么不吃啊,你看小渝吃得多香。”
    突然被点名的陈晋渝不明所以,看了眼宋明洲,放慢了吃饭的速度。
    宋明洲的脸色比今天的天还要黑。
    宋成方最见不得宋明洲犯脾气的样子,在他看来就是矫情,当即碗筷一碰,沉声道:“怎么?还要喂?”
    郑丹一听,摇摇头,接过话茬:“妈妈最近手疼,喂不了哦。”
    宋明洲的意思当然不是要让人喂饭了,他眼睛虽看不见,但是饭还是可以自己吃的。
    只不过经过郑丹这么一说,真搞得像他在等人喂他一样。
    陈晋渝自然也是听见的。
    习惯了在叔叔阿姨不方便的时候搭把手,这次也毫不例外,陈晋渝抽出张纸巾擦擦手,端起宋明洲面前的碗筷,“我来吧。”
    “哎哟。”郑丹笑得合不拢嘴:“辛苦小渝了。”
    “没关系。”陈晋渝回道。
    可是当她把饭喂到宋明洲嘴边的时候,宋明洲却撇过头去,冷不丁丢给她一句:“有你什么事?”
    ~
    稍后1111猪加更

章节目录

白昼银河(校园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弦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弦舞并收藏白昼银河(校园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