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宋明洲的性格,不是他上心的事,那就算威胁到生命安全他也不怎么在乎。
    所以当他用很随意的语气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陈晋渝是不信的。
    反而当他不想和她说话,宁愿说自己快死了,也不和她说实话。
    说白了还是在生她的气。
    陈晋渝眼观鼻鼻观心,消沉了一路。
    如果不是这次回去,她可能会一直以为宋明洲在骗她。
    但也正因为这次短暂的相聚,命运再一次纠缠在一起。
    ——
    十二点多,终于到家。
    陈晋渝默默跟在宋明洲后面,拉开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有好几个月没回来了,她看着院子跟以前大不一样,最直观的,就是所有的人工池塘都不见了。
    她胡乱猜着,可能是之前梅雨季降水量太多,索性给填平了吧。
    一进屋,没看见两位长辈,宋明洲直接回去了自己房间,“砰”得一声关上门,陈晋渝也上了二楼,把包放下,看了眼他卧室的方向,犹豫着要不要给叔叔阿姨打个电话报备一下。
    然而手机还没拿出来,就听见楼上传来硬物坠地的声音。
    叁楼基本都是杂物室和客房,理应没有人的,陈晋渝顺着楼梯往上走去,准备看看是不是什么东西掉了。
    “阿姨?”
    看清楚上面的人,陈晋渝连忙走近,环顾了四周,恍然忆起叁楼在宋明洲出事之后就被改造成一个佛堂了,郑丹信佛,但是在宋明洲出院之后便没怎么上来过。
    郑丹跪在蒲团上,面前是一排菩萨,瞧见她上来了,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朝陈晋渝招招手:“路上累了吧?一会儿吃饭了,快去洗洗手。”
    陈晋渝看出她鬓边冒出的白发,笑容也像是强挤出来的,显然是有心事的。
    陈晋渝不能装作没看见,摇摇头说:“不累,也不饿。”
    郑丹闻言也不说什么,低头又将手里的东西往地上掷去。
    两瓣木头制的圆块一分为二,两面都是朝下。
    郑丹叹了声气。
    陈晋渝蹲在她身边,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
    “在向菩萨讨告。”两次讨告的结果都让人心凉,郑丹笑容消失,拍拍她的手:“不说了,下去吃饭了。”
    “怎么了?”陈晋渝听着心里难免急躁,不安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郑丹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跟那小子一起回来的?”
    陈晋渝点头:“嗯,之前开会遇上了,所以就一起了。”
    “他没表现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陈晋渝预感到郑丹重新拜起佛来估计是和这事有关,仔细回想了一番,谨慎地答道:“没吧……”
    除了一些药味。
    “那就是硬撑着了。”
    陈晋渝眨了眨眼,问:“他生病了?”
    “也不算吧。”郑丹望向她寄托的神灵,“高叁那年出事后,其实到现在就一直没痊愈过。”
    听到这个答案,陈晋渝呼吸都放轻了。
    “全身都是问题,晚上疼得睡不着也是常有的事,特别是那双腿啊,别看他现在走路还没问题,医生说,哪天说不能走了就不能走了,朝夕之间的事,十有八九落个残疾。”
    陈晋渝眉头蹙起,“没继续治吗……”
    “治了,每次复查都一样的,一点用都没有。”
    说到伤情处,郑丹眼眶泛红,“你说我们家也不缺钱,怎么就治不好呢?上回在民间弄得那个土方子,还勉强有点用,就是治标不治本,顶多晚上睡得舒服点,没那么疼。”
    “我都不知道做了什么缺德的事,他要是一辈子都这样了,等我和他爸老了死了,连个伴都没有。”
    长久的安寂。
    郑丹捶了捶大腿,拉住陈晋渝的胳膊,“好了好了,我也是糊涂,跟你说了这么多,来,扶阿姨一把,一起下去吃饭了。”
    ——
    陈晋渝迟迟未能接受这个事实。
    之后她再想找郑丹了解清楚,郑丹都不愿多说,陈晋渝知道她现在和宋明洲没有关系了,再多的干涉也帮不到什么忙,可是她受叔叔阿姨的资助和关怀长大,不能对他们的苦处置之不理,也不能,对宋明洲的苦处置之不理。
    一时间也很难受。
    但是宋明洲久病未愈这件事,还不是最让陈晋渝难受的。
    中秋节前一天,陈晋渝陪着郑丹去外面逛了一下午,走得脚都麻了。
    晚上华灯初上,她们才结束各种消费。
    宋成方来商场接他们回家,在路过一家餐厅的时候,郑丹让他停车。
    她从包里拿出一瓶止疼药,对身旁的陈晋渝说:“药又忘带了,就跑这跟几个高中同学聚餐,你帮阿姨送上去好不好?包厢位置一会儿发你手机上。”
    是谁药又忘带了,不必明说。
    陈晋渝接过小药瓶,想着郑丹走了一天累坏了,这点小事她还是可以代劳的,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好,我去送。”
    在餐厅前台报出包厢名,服务员带着陈晋渝找到了宋明洲他们吃饭所在的地方。
    门是虚掩着的,陈晋渝敲了敲门,没人回应,她推开后,望着里面表情各异的男人们,愣了愣。
    怎么宋明洲不在。
    防止自己找错了,陈晋渝礼貌问道:“你们好…我想找一下宋明洲。”
    吵闹的包厢瞬间安静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她身上。
    从一开始的好奇,变成阴森的考究。
    陈晋渝又问了遍:“他是在这里吗?”
    “操。”
    人群中率先发出的声音,是一句脏话。
    陈晋渝立在原地,有些无措。
    “是你啊。”慢慢地有人认出她来,不过不算和善,不是那种认出故人后惊喜的神情,倒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陈晋渝神色一凛,攥着药瓶,鼓起勇气,惴惴地问道:“……宋明洲在这吗?”
    她这一问,当场有个人扔掉了筷子,用的力气奇大无比,木筷弹起老高的距离,掉在陈晋渝脚边。
    那人蹭得一下站了起来,不管不顾,指着陈晋渝大骂:“你他妈还有脸来?”
    ~
    二更很晚很晚……勿等

章节目录

白昼银河(校园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弦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弦舞并收藏白昼银河(校园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