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一凡和纪笙谈完把书房门打开,元宝才拿着饭篮站在门口处为难地说道:“这是少奶奶送来的,小的怕打扰老爷和少爷谈事,就没有拿进去。”
    纪笙接过了篮子,纪一凡说道:“既然拿了过来,在这里吃完再走吧,不要浪费。”
    两人转身进了书房的偏厅,纪笙也不用仆人伺候,自己把篮里的饭菜拿出来,放好碗筷,父子二人相对而坐,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洛氏的手艺不错。”虽然饭菜已经凉了,但是味道不差,纪一凡又夹了一筷子牛肉放到嘴里,再扒一口饭,吃得有滋有味,没有留意到纪笙一闪而过的异色,他用平常的语气问道:“爹怎么知道的?娘告诉您的?”
    纪一凡点点头:“你娘说你媳妇嫁过来以后就开始亲自下厨做菜给你吃,没有一点千金小姐的架子,为人和气好说话,家里的下人也对她赞赏有加。”纪笙没有作声。
    纪一凡把碗底的饭粒吃干净,放下碗筷,就跟纪笙道别:“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纪笙站了起来,等纪一凡走远了,才开始动手收拾桌上的碗碟。
    元宝站在院子外头,看到自己主子拿着篮子出来,冲上前想接过纪笙手上的饭篮,但被纪笙躲过了。
    “我问你,少奶奶过来的时候还有没有说什么?”
    元宝摇了摇头,“没有,小的接过篮子后奶奶转身就走了。”
    纪笙没有再问,只迈步往安乐居走去。
    元宝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事了,诚惶诚恐地跟在纪笙身后。
    纪笙到了乐安居院门,转头跟元宝交代了两句就让他回去休息了,自己一人走了进去。
    他这个院子不大,本来是没有什么仆人的,只有一个老嬷嬷帮忙打理,元宝有时候会近身侍候,其余人等一概没有。
    而现在,不大的乐安居变得热闹起来,本来空余的两间厢房已经住着洛维蓁的丫鬟仆妇。
    幸好她只带来了叁个侍候的人,不然他还要拜托钟氏去找另外的地方给他们居住。
    纪笙把篮子放到厨房里头,就转身回房。
    今晚上很奇怪,这个时间本来应当黑漆漆的房间此刻却有光亮从窗户透出来,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人影。
    纪笙推开了门,看到洛维蓁正背对着他坐在桌旁。
    他说了一句“我回来了”,然后就直接走到衣橱拿换洗衣服,准备去屏风后头沐浴。
    “纪笙,我有话想要问你。”
    纪笙翻找衣服的动作停了下来。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洛维蓁叫他的名字,成婚以后,她一直叫他“夫君”。
    但他一直回避对她的称呼,只用“你”去代替。
    纪笙在衣橱前抬头看向她:“有什么事?”
    洛维蓁心里堵着一口气,她回望纪笙,尽量用最平静的语气问他:“我今晚去了你们的书房,碰巧听到了你们说话,提到你现在在做的官职,是我爹给的,你.....”她握紧了拳头,声音带了颤抖,“你,那时是不是为了这个,才娶的我?”
    纪笙没有躲避洛维蓁的视线,吸了一口气答道:“.....是。”
    洛维蓁的身子晃了一下,“所以,你娶我只是得到你想要的官职的一步棋,对吗?”
    纪笙叹息:“难道跟我成亲你就没有好处?你肚里的孩子有了名正言顺的来历,会是我的第一个孩子。你我成亲,是互惠互利的事情,如果不是这样,我想也没有多少人会答应。”
    洛维蓁是想过不能哭的,但听到这样的话她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你那时候说的话,都是假的吗?”
    纪笙皱眉:“什么话?”
    “你说,你说,会对我和孩子好的!”
    纪笙第一次在她面前露出不耐烦的表情:“难道我有对你不好吗?你怀着不知道是谁的孩子,成为了我的正头妻子,你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就是纪家的长子嫡孙,”他的目光冷了下来,“你知道吗?你本来应当被送到偏僻的农庄,或者许配给粗野农夫,而不是还好端端地在这里当着你的少奶奶!”
    洛维蓁的嘴唇颤抖不止,“这不是我想要的!你就不应该骗我!”
    纪笙冷笑:“我没有骗你,给你和孩子名分,难道还不够吗?”
    洛维蓁最后还是泪流满面,喃喃自语:“难怪你连一根手指头都不肯碰我......”
    在外头受到的冷眼嘲讽,家里头的明言暗示,这些话在纪笙心里头压不住了,争前恐后地冒了出来,让纪笙沉不住气,他逼近洛维蓁,一手抓住她的脸,弄得满手濡湿:“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碰你吗?你的好母亲在成亲当天下了命令,说你还大着肚子,叫我忍着点,不要为了自己的一时痛快而伤了孩子和你,呵呵,”纪笙想起当时的情景,想掉头就走但是又不可能,只能默默忍受着。但是,他今晚忍不了了,在此刻,他看着洛维蓁,把心里头的不满痛快地发泄出来,“你知道吗?连我父亲都问我们为什么不同房。为什么?就因为你的父母不允许!你以为我稀罕吗?你这样的身子,我不稀罕!就算你每晚投怀送抱,我也不稀罕!”
    洛维蓁的心被面前这人摔得破碎,但她再也不愿意在他面前示弱:“那也是你活该!贪图权势的伪君子!这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洛维蓁的话戳中了纪笙的心事,他不喜欢听,心想,这嘴巴说出来的话真是碍耳,冲动之下,他低头用嘴巴堵住了洛维蓁的嘴,让她再也不能说话。
    洛维蓁瞪大了眼睛,他,他,他在干什么?
    她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想推开他又敌不过男人的力气,纪笙趁机用舌头进攻,入侵了洛维蓁的小嘴,一只手摸上了洛维蓁柔软的乳房。
    洛维蓁埋在心底的那种恐惧浮了上来,她用尽全力终于把纪笙推开,她流着泪看着纪笙,抖着手打了他一巴掌,说了一句“疯子”后慌忙从房间里逃走出去。
    纪笙被打得侧了脸,站在原地没有动。

章节目录

归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蓝旸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旸玉并收藏归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