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如愿以偿
    苏明月喜欢自由,却更加珍爱生命。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暂时活得憋屈些不算什么。
    顾先生素来挑剔,样样讲究。
    他瞅苏明月不上进,所以态度也日渐苛刻,凡事都喜欢抠细节。
    简单要一杯水,也能把苏明月贬到尘埃里。
    “别整天像木头一样杵着,长点眼色!”
    “倒杯水过来,非要我把话讲这么明吗?”
    “太烫了,怎么喝?”
    “再让我看到桌子上有水渍,就把你的外套扒下来擦!”
    讨厌一个人,连她呼吸都是错。
    苏明月每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收获一堆差评。
    在顾先生眼里,三岁小孩都能自己找事儿干 ,这女人却要他处处指点纠正,实在不像话。
    顾先生怨气剧增,苏明月生存愈发艰难。
    夜晚,是她最难熬的时段。
    那个所谓的抓鬼游戏,宛如梦魇,笼罩在苏明月心头挥之不去。
    “魏老板的评论区这会儿多半还开着,他是不是很困惑没有人捣乱了呢?是不是会进一步联想到消息泄露,从而怀疑到我身上?”她禁不住联想。
    每每想拿起手机想要求证时,她又把自己给劝住了。
    “忍住忍住,这是个圈套,苏明月你可千万不能上当。不去看,不去想,这事儿跟你没有一毛钱关系!”
    时间已经进入腊月,很多人都在做春节计划。
    依照惯例,顾先生要给自己放十天假。
    “期间公司如果没有大事,尽量不要骚扰我。”他吩咐说。
    “顾先生放心,保证不给您添麻烦。”部门经理齐声保证。
    要过年了……苏明月有点伤感。
    她跟苏文峰很久没联系了,也不知道对方情况怎样。
    老家那边她是不能回的,但是……年假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看着在沙发上喝茶的顾先生,苏明月鼓起了勇气。
    她磨蹭过去,小心翼翼开口。
    “顾先生,您……现在方便吗?想跟你说个事儿。”苏明月陪笑。
    “说吧!”顾先生悠然道。
    “年底了,能不能放几天假,让我回趟老家,看看我爸?”她问。
    “你爸?把人接到这边过年,住处我来安排。”顾先生说。
    “我爸小地方人……没出过远门,也没见过世面,来这种大城市,生活可能会不习惯。”苏明月挣扎。
    这理由,其实不过分。
    宁海那地方,地理位置不算偏僻。
    但是民风保守,跟大量输出务工的地域比起来,他们更喜欢待在老家。
    “回去几天?”顾先生看着她。
    “如果能过完正月……”苏明月纠结。
    “别得寸进尺。”顾先生冷哼。
    “十天!”苏明月很识趣。
    “五天。”顾先生说。
    “八天行不行?我们那离这儿远,交通又不方便,来回比较花费时间……”苏明月肯求。
    “你以为是菜市场买东西,可以随便讨价还价?”他眼神不善。
    “好的,虽说时间有点赶,但是五天也够了!”苏明月连忙改口。
    这还赶?拜上回失踪事件所赐,让顾先生知道了江城有直飞宁海的航班,不多不少三个小时。
    来回也就一天,这时间相当充裕了。
    不过照着女人的磨叽个性……两天还在路上,也不新鲜。
    苏明月想到解放就在眼前,简直心花怒放。
    因为高兴,对顾先生也不计前嫌地殷勤起来。
    生怕他一个心情不爽,就把这假期取消了。
    “顾先生,您累了吧?我给你捶捶背!”她挥着卡通棒槌说。
    “那是什么东西?”顾先生皱眉。
    “高科技纳米磁疗健康按摩锤,还有自发热功能,效果特别好,有九种功能……”她一一按下开关展示。
    这名字,一听就是收割智商税。
    再加上那个审美堪忧的外观,顾先生觉得用了都掉身价。
    不过,难得见苏明月主动,他也就没拒绝。
    苏明月绕到他身后,开始一下两下的敲打。
    “顾先生,这个力道怎么样?”她询问。
    “可以再重些。”顾先生说。
    “现在呢?”
    “再重些。”
    女人力气到底不够大,就算顾先生口头加了两个档,依然觉得碰不到筋骨。
    不过轻一下重一下,感觉倒是不坏……
    顾先生放松下来,慢慢进入闭目养神状态。
    他未曾留意到,苏明月的嘴角,已经悄然扯到了非常夸张的地步。
    天啊,这感觉,太刺、激、了!
    堂而皇之地在现实中殴打狗男人,过去她连想都不敢想!
    “顾、顾先生,这种程度,您觉得怎么样?”她兴奋的声音都在颤抖。
    “继续,不要停。”顾先生慵懒道。
    苏明月得了他准许后,便卯足了劲儿开始干活。
    一二三,捶死你这个傲慢自大的王八蛋!
    四五六,捶死你这沙文猪禽兽!
    七□□,捶死你个肾衰又霸道的浑球!
    ……
    她精神抖擞,就算额头上很快渗出一层细汗,也丝毫不觉得累。
    最后,苏明朋如愿以偿累到手酸。
    而顾先生,则很享受地进入了梦乡……
    傍晚,顾先生在花园里碰见了李婶。
    “先生,我想跟您汇报一件事情。”她说。
    “您说。”顾先生很客气。
    “今天下午,我看到舒小姐为您捶背,表情似乎有些……不太对。”李婶犹豫。
    “哪里不对?”顾先生挑眉。
    “抱歉,我也说不上来,就是直觉认为,她似乎没有表面上那么单纯。”李婶很谨慎。
    “她单不单纯,我不知道,蠢却是肯定的。您做好家务事就行了,别的心不用操。”顾先生说。
    他不高兴,李婶立马读懂了这个讯息。
    顾先生不喜欢被忤逆,更不喜欢家里有人搬弄是非。
    “对不起,是我越界了!”李婶连忙道歉。
    顾先生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他心里头,确实有点不爽。
    别墅里就几个人常住,还私下抱团互告黑状。
    他平常不多作探究,也能感受得到,李婶和厨师小刘都在排斥苏明月。
    坦白说,他也不怎么喜欢那女人。
    但是,大家朝夕相处着,她算是自己半张脸面。
    这些人不止是针对她,而是在挑衅他!
    苏明月返乡心切,准了假期后借机献媚。
    虽说手段拙劣,却让顾先生莫名受用。
    李婶这回赶巧,自找了个没趣。
    傍晚,苏明月发现,李婶态度似乎热情了。
    “苏小姐慢慢喝,锅里汤还有很多。”她说。

章节目录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月渐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渐寒并收藏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