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跟自己一个房间时,这女人总是穿着老土的睡衣睡裤,浑身上下包的密不透风。
    可是今晚,居然穿了件仿真丝低领长裙。
    布料既薄,又通透……
    除此之外,她身上似乎还有一种香香甜甜的味道。
    那感觉就好像是小时候用的橡皮擦,很想让人抱住咬两口!
    不过想到白天的情形,以及魏老板交代那些话,他又迅速冷静下来。
    “离我远点!”顾先生嫌恶道。
    “……可是,毯子就这么大,再远我就盖不住了!”苏明月委屈。
    今晚情况特殊,顾先生不想跟她太多废话。
    沉默大概了几分钟,苏明月出声。
    “顾先生,你是不是害怕了?”她试探道。
    “闭嘴!”顾先生烦躁。
    “我早就说过,您这宅子它不干净!”
    “你他妈闭嘴!”
    “每次都是女人,还指名道姓的要找你,我觉得这别墅里肯定死过人……”
    一只大手,牢牢锁住了苏明月脖子。
    顾先生的眼睛,在黑暗里就像一只猛兽!
    “再说话,我扭断你的脖子!”他语气又凶又狠。
    虽说手指并没有收力,但苏明月还是连忙捂住嘴巴!
    这是单人床,远不及顾先生那张大。
    他们并排躺着,又盖一张毯子,身体难免发生触碰。
    此时房间里的气氛,既诡异又暧昧。
    就这样沉默了很久,顾先生掀开毯子跳下床。
    “你干什么去?”苏明月连忙拽住他。
    “放手!”顾先生怒目而视。
    “不要出去作死啊,那女人或许还在外面呢,她要是杀个回马枪,直接闯进来怎么办?我才二十三,还没有交过男朋友,我不想死……”苏明月痛哭流涕道。
    顾先生直接伸出手,在空中做了个握卡的动作。
    咔嚓——咔嚓——
    这冷冰冰的恐吓,对苏明月而言太有用了,她瞬间放开手。
    顾先生走过去,将门悄悄拉开一条缝隙。
    走廊里亮着灯,但是静悄悄的,连个人影也没有。
    他迟疑片刻,直接到外面转了两圈。
    什么人都没有,包括一楼客厅。
    顾先生返回卧室,把拖鞋找齐了,又披了件衬衫。
    苏明月亦步亦趋地尾随着他,大气也不敢喘。
    顾先生打开手机,直接调出走廊里的监控画面。
    一个身着白裙的长发女子,从楼梯口缓缓走出来……
    敲门,无人回应。
    再敲,撒娇,依然没能进门。
    这时候,又有人出现了,居然是管家李婶!
    “别敲了小姐,你还是回去吧!”她把人拉到了远处。
    “可是,人家任务还没完成呢。”女子不大乐意。
    “顾先生立的规矩,夜晚任何人不许吵闹,他要是发起火来,你可经受不起。”李婶小声说。
    在她不懈劝说下,女人总算是走了。
    看着两人消失在楼梯口,苏明月意识越发混沌。
    “李婶为什么跟女鬼在一起?”她问。
    “……你傻吗?那分明是个人!”顾先生真想敲她脑袋。
    “女人啊!哪儿来的?”她又问。
    顾先生也困惑,她决定把李婶叫上来问个清楚!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却响了。
    电话是魏老板打来的,他声音听上去激动又暧昧。
    “怎么样?”他问。
    “什么?”顾先生皱眉。
    “我送你那妞儿,怎么样?”魏老板很得意。
    “……”
    “为了给你惊喜,我还专门叮嘱李婶别声张!”
    “你想干什么?”顾先生冷冷道。
    “能干什么啊,还不是为了你身体着想嘛,隔壁住着个美女,就不信你不心动。万一来了生理需求没把持住,被传染了怎么办?这女孩你放心,绝对干净!”魏老板体贴又细心。
    “魏永南,你给我听着,再这么想做主张,我他妈阉了你!”顾先生咬牙切齿道。
    苏明月站在他身后,又不敢跟得太近。
    所以通话只听了个大概,不过凭着关键词也能猜出真实情况。
    还以为出现了灵异事件,没想到又是那个皮条客犯贱!
    顾先生一转脸,发现了正在偷听的女人。
    “给我记住,今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传出去一个字,我要你好看!”他又恢复成了昔日的高冷模样。
    “您放心,我什么都不说!”苏明月连忙摆手。
    垃圾男,平常一副人模狗样,顶天立地的男人样,关键时刻居然被个女人吓破胆,这太可笑了!
    这事儿得记下来,以后嘲笑他一百年!
    腊月二十八,苏明月装模作样地收拾好了返乡行李。
    想到可以离开顾家,离开顾先生的视野,她就开心的想唱歌!
    不过高兴归高兴,面子还是要做的。
    她来到顾先生跟前,依依不舍且神色惨淡。
    “顾先生,我要走了。我不在的时候,你千万要保重好身体,没事尽量少出门,千万不要横穿马路,外出应酬记得观察头顶吊灯。我希望回来的时候,您还是好好的……”
    “滚!”
    “诶,好,顾先生再见!”
    苏明月冲他挥挥小手,小跑离开别墅。
    她心欢喜,脚步也格外轻快。
    魏老板,魏皮条!
    顾先生,顾贱男!
    我,尼古拉斯东方网络搅屎棍,复出了!
    这次跟以往不同,新仇加旧恨,不干翻你们,本键盘侠——誓不为人!
    第22章 到底是谁
    离开别墅前, 顾先生可能是碍于面子,提出要张易送苏明月。
    她也不好反驳,到机场后把人支开,自己转了一大圈, 才重新前往西城。
    两天前,她就在网上看好了房子, 现在可以拖着行李直接过去。
    路上, 苏明月突然收到入账信息,以及一条备注留言。
    “过年了,提前预支你两个月薪水。”顾先生说。
    苏明月看完到后,心里头美滋滋的。
    至于对方为什么突然打款,她也懒得去深究。
    原因不外乎两个嘛,一是因为那晚共患难的封口费, 二是因为贱男突然间良心发现,苏明月想。
    很明显, 前者可能性更大。
    苏明月安心收下钱,便开始欣赏街边风景。
    上回逃跑的时候, 顾先生就推测对了, 说胆小的人很难离开舒适圈。
    她既不情愿回宁海,也不想离开江城。
    虽说对这里没有太多感情,但毕竟熟悉了。
    这是顾先生的地盘, 她不敢呆在繁华地段,更不敢入住酒店,省得被对方发现行踪。
    所以再三思虑后, 苏明月选择了东城一家民宿。
    城中村,自建房,清静不说,安全性也很高。

章节目录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月渐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渐寒并收藏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