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最近得了空闲,每晚对着电脑熬夜,以为休息两天就能恢复好。
    没想到……一觉醒来就成了这样。
    不仅肿,而且还疼。
    苏明月百度了下, 才明白这玩意儿叫麦粒肿,别名针眼。
    得知答案后的第一反应, 就是后悔昨天不该去窥探姓顾的秘密。
    现在, 遭报应了。
    顾先生盯着她,心情也同样复杂。
    “你经常长这种东西吗?”他问。
    “没有……第一次!真的!”苏明月弱弱保证。
    虽说她是个见多识广的女流氓,但那仅仅限于在网络上。
    谁知道现实中,杀伤力竟这么大!
    昨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这个邪……她信了。
    苏明月目前形象糟糕,如果到公司去, 肯定要引发议论。
    要是普通员工,顾先生真不介意给她放假休息。
    但对象是苏明月, 他就没了仁厚之心。
    护身符嘛,就得受着。
    鬼知道这针眼原本的位置, 是不是长在自己眼皮上!
    顾先生幻想了一下自己变成这幅样子……顿时通体恶寒。
    虽说这小小针眼威胁不大, 但是架不住人家位置长得妙啊。
    这感觉,比他遭遇过的意外甚至都要来的可怕!
    “把眼镜戴上。”顾先生说。
    吃完饭,他默默拿起手机搜索:长针眼会不会传染。
    答案是确定的不会, 他才安心。
    作为心灵的窗户,一双漂亮眼睛,可以让普通人颜值飙升。
    到苏明月这里, 却是反过来了。
    她平日里就经常不在状态,双目放空,朦胧迷离好似高度近视寻不着焦点,外形虽好但缺少灵魂。
    现在墨镜一戴,气质陡然提升好几倍!
    再加上需要忍耐着不去摸那个肿包,时刻都要绷着神经……
    所以从顾先生车里下来时,她就像个英姿飒爽的女特工。
    公司里的人看到她,态度都变得小心又谨慎。
    只有顾先生知道,这酷炫高冷的后面,隐藏着一只滑稽的针眼……
    再看苏明月神情严肃,感觉就像个荒唐的逗比,让他工作都无法集中注意力。
    “你,现在去医院看看。”他忍无可忍道。
    “网上说可以自愈,不用干预。”苏明月一本正经道。
    “如果耽误治疗,对方会赔你一只眼么?”顾先生问。
    “……应该不会。”苏明月小声说。
    于是,在顾先生的冷嘲热讽下,她打车去了趟附近诊所。
    大夫检查过后,给她开了瓶眼药,还有一盒口服抗生素。
    苏明月拎着袋子回公司,看看时间,顾先生会议还没结束。
    她安心把药吃下,手机就响了。
    来电显示:魏老板。
    好端端的,这个皮条客找自己干什么?
    苏明月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按下接听键。
    “喂,明月啊,我是魏永南。是这样的,你们公司楼下有个小孩,是我朋友,你辛苦下,麻烦把他接上去。”魏老板说。
    “顾先生知道这事儿么?”苏明月问。
    “他不是在开会吗?手机打不通,你去接吧,有责任全推我身上!”他毫爽道。
    挂掉电话,苏明月出去接人。
    一个进不了门的小孩,却要见姓顾的……该不会是私生子吧?
    她这么想着,到楼下见到了那人,才发现自己想的有点多。
    对方是个孩子没错,但是起码有175高,脸倒是很小,就十二三岁的样子。
    穿着中学制服,长得很帅,表情却很臭,一幅随时要爆发的隐忍模样。
    “hi小朋友~”苏明月跟他挥手。
    对方抬眼看她,神色稍稍缓和。
    “你就是魏总的朋友吗?”她问。
    “嗯,是我!”他说。
    “跟我来吧!”苏明月说。
    “可是……他并没有预约……”前台小姐有些纠结。
    “所以,我就不能把人带上去了吗?”苏明月问。
    她这纯粹是征询意见的语气,结果因为戴着墨镜,还有那股根本不存在的气场,愣是把前台吓了一跳。
    “不不不,我只是提醒下您而已,苏小姐请!”对方连忙退让。
    就这样,她顺利把人带到了总裁室。
    “随便坐吧,想喝什么?可乐还是果汁?”她问。
    “可乐,谢谢。”少年温顺道。
    苏明月拿了瓶可乐给他,发现这孩子一直盯着自己看。
    “我……眼睛有点肿,所以戴了墨镜,不好意思啊。”她主动解释说。
    “你不认得我啦?”少年问。
    “你是?”苏明月困惑。
    “那晚在ktv里,我们还聊过天呢!”少年说。
    这么一提醒,苏明月想起来了。
    之前魏永南展开抓鬼行动,说已经揪出了幕后黑手。
    顾先生带着她赶过去,才发现是个被揍成猪头的小孩。
    见他一脸桀骜不驯,苏明月便悄悄叮嘱了几句,要他别硬碰硬,省得吃亏……
    后来听说是秦家二少,名字叫秦冰?
    魏永南踢到铁板,还专程跟人赔礼道歉。
    没想到,后续两人居然发展成朋友了……当真世事难料!
    “你原来长这么帅呀,我都没认出来!”苏明月惊讶道。
    “哪里有帅……还好啦!”少年脸颊微红。
    两人互有好感,又是盟友,所以有种天然的亲近感,气氛很快热络起来。
    “你在这边上学?”她很好奇。
    “嗯,原本打算回燕京的,可是大哥要留在这里发展,爸爸说两人一起方便照顾,所以没办法。”他无奈摊手。
    “江城跟燕京比,哪边教育水平更好?”苏明月问。
    “没什么区别,反正过两年都是要出国的。”少年说。
    “顾先生这边,还得至少20分钟。”苏明月告诉他。
    “无所谓,我也不想见他!”少年闷声道。
    “那为什么还要过来?”苏明月问。
    “我没办法呀,大哥说既然要在这边读书,以后少不了要见姓顾的,必须让我为之前的事做个了结。”他叹气。
    “你这趟专程来道歉啊?”
    “……我才没有错,他摆明欺负女人,做得出来还怕被人骂?哼!”
    这话说的,苏明月很爱听。
    曲嫣上回过来,她可是有幸围观了全程。
    姓顾的虽说没动色心,但是行为依然禽兽。
    白吃了人家豆腐不办事儿,还冷言奚落!
    “人生就是有很多迫不得已,该低头时且低头,说几句场面话而已,算不了什么!”苏明月安慰他。
    少年抬头望着她,眼睛里亮晶晶的。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苏明月。”她说。
    “明月姐,你人真好!那天在tkv,我就觉得你和他们不一样!”少年显然还很单纯。
    长这么大,苏明月鲜少被这人肯定。

章节目录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月渐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渐寒并收藏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