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形象啊、名声啊……全都是浮云,浮云。
    稍后苏明月下楼,发现大厅里空荡荡的,只有顾清风坐在那里。
    在他的示意下,苏明月坐到了沙发上。
    她很谨慎,并着腿,双手放在膝盖上。
    明亮的眼睛中闪烁着不安,就像个考砸了要请家长的小学生。
    见她这样,顾先生脑海中又禁不住想起刚才的画面。
    他内心的天平,又禁不住开始左右摇摆。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无论如何,这女人都必须走。
    再继续呆下去,自己三观非被带崩坏不可!
    “你在我身边多久了?”他问。
    “五个月二十三天。”苏明月说。
    跟姓顾的在一起,每天都是受难日。
    所以向来混沌的苏明月,对这点却记得相当清楚。
    “期间好像没有过假期吧?”顾先生说。
    “春节时放了三天。”苏明月低眉顺眼道。
    “这样啊,想不想休息?”他问。
    “为保障顾先生的安全,我可以不休息。”苏明月表衷心。
    这当然不是心里话,她恨不能现在就离开这里,这辈子都别再回来!
    可但是,人类毕竟是讲感情的动物。
    顾先生可以明着不仁,她却只能暗着不义。
    所以尽管曙光在望,马屁话还得继续讲。
    顾清风沉默片刻,内心竟是有些动摇。
    不过,为了避免自己误入歧途,他又果断起来。
    “这么久没假期,也是辛苦了。接下来给你放个长假,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玩玩吧!”他说。
    相处这么久,狗男人总算是说了句人话。苏明月瞬间戏精附体,红了眼眶。
    “啊?顾先生的意思是,不再需要我了吗?那我不在的时候,您这边要是遇到危险怎么办?”她貌似焦虑道。
    “为缓解你这边压力,魏总又帮忙找了个出生年月相同的女孩。所以,我这边你不用记挂。安心玩耍,不用着急回来。”顾先生头次这么委婉地表达。
    “原来……是这样啊……我懂了。”苏明月喃喃道。
    她看上去似乎很想哭,但是又忍住了。
    “嗯,去收拾东西吧!”顾先生微微颔首说。
    “好,那……顾先生您保重,以后如果有需要尽管开口!只要您张嘴,我保证回来!”她信誓旦旦道。
    顾先生耷拉眼皮喝茶,没接她的话茬。
    苏明月心花怒放,演得也愈发投入。
    她失魂落魄地上楼,以闪电之势打包好了行李。
    然后并没有着急出门,而是趴在床上玩起手机来。
    她直接登录了会长杏花微雨账号,发表了一条预谋已久的长微博。
    【虽然穷到什么都买不起,但是,我们依然有追梦的权利!以清风之名,与爱同行!青峰会招新啦,欢迎小伙伴们加入我们!为感谢大家对顾先生的支持,本人自费抽奖66份神秘礼物!转发此条微博,说出你最爱顾先生哪里,满足要求后,系统自动抽取随机礼物送出……】
    抽奖活动是真的,确实由她自己承担花销。
    苏明月做过调查,群里粉丝平均年龄不到25,学生占了五分之四。
    平常在群里,两毛钱红包都能抢半天,末了还排队跪谢会长大人出手阔绰,礼物再贵也没什么意义。
    所以,66份神秘礼物就是个噱头,计划里全是湿巾、折扇、洗洁精、眼镜布之类的小玩意儿。
    都九块九包邮淘来的,累计不到三百块钱。
    虽说不值什么钱,她又是富家留学女身份,但苏明月并不怕这些人以后po到网上露馅。
    搞活动半个月,结果统计半个月,地址确认半个月,礼物定制三十天……
    等她们拿到手时,这边多半已经造反成功了。
    搞完抽奖活动,苏明月又登录了【幼儿园大姐头】。
    这个小号,曾经为掩护徐哲撤离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在顾先生面前曝过光。
    他看完之后,还警告她不许在网上点评自己,无论褒贬。
    键盘侠从不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小号,即便是被封禁了,也要想办法申诉回来。
    即便无法申诉回来,也可以用死号来无中生有、转移黑点、甚至是洗白自己。
    譬如很久之前我就听**说ab过往甚密,可惜如今已经无法再求证。
    譬如我是受了**的蒙蔽,所以做了错事,**账号已经它杀,我也知道错了,希望大家原谅!
    ……
    虽说顾先生早就知道,【幼儿园大姐头】是她。
    但是,还可以继续做个幌子来保全自己嘛。
    苏明月在网上找了一张撕裂的心型图片,又配了六个字:永失吾爱,再见!
    整理完琐事后,她拎着行李箱出门。
    楼先生已然不知所踪,害她想继续发挥演技都没机会。
    “李婶,我走啦,谢谢您这么多天的照顾!”
    “刘哥,希望你和嫂子和睦恩爱,白头到老!”
    “再见,张哥,顾先生就拜托您啦!”
    ……
    她周到地问候了一圈,方才提着箱子,孤独地走出了别墅。
    橙色夕阳,将苏明月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唉,就这么走了,还挺让人难受的。”厨师小刘感慨说。
    “铁打的顾先生流水的兵,习惯了就好。”李婶木然道。
    张易眺望苏明月,神情有些复杂。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预感,这女人……还会回来……
    顾先生此刻就在楼上书房,他站在窗边,将僻静山路尽收眼底。
    从别墅到外面能打车的地方,至少要走二十分钟。
    他刚没发话,所以也没人去送她。
    在他的注视下,苏明月拖着箱子慢慢下坡。
    影子越来越远,最终转了个弯,彻底消失不见。
    顾先生心里头,悄然浮出一种类似失望的情绪。
    不过,他绝不会承认。
    大约过了五分钟,他才把心情调理正常。
    他躺在椅子上,觉得身体有点空,但精神却格外放松!
    被那个蠢货折磨的日子,终于画上了句号,真好。
    打起精神迎接明天吧,那个叫安以纯的聪慧女孩,会把他的重新带回正轨……
    苏明月绷着神经,直到确定身后那栋别墅消失,她才忍不住笑出声。
    天空温暖又灿烂的云霞,晚风中浮动着桂花香……这,就是自由啊!
    她终于,脱离姓顾的魔掌了,可喜可贺!
    不过,离开这里去哪也是个问题。
    酒店太混乱,租房需要时间。
    苏明月稍作思索后,决定跟之前东城那位房东小姐打电话。
    “您好,我是春节时的租客,请问那边现在还出租吗?”她问。
    “嗯,空着呢,你什么时候过来?”房东小姐问。
    “现在……可以吗?如果不行的话,明天也没关系!”苏明月连忙说。
    “你可以现在过来,刚好可以陪我一起吃晚饭。”房东小姐说。
    苏明月简直爱死了这个天使小姐姐,她没犹豫,果断带着行李打车过去。
    虽说离开了阳明山,但她并没有离开江城的打算。
    一来,她确实没别的地方可去。
    二来,这座城市,感觉好像已经待习惯了。
    在苏明月前往东城的路上,顾先生翻开了微博。
    粉丝又多又吵,天天发表一些花痴言论。
    他没心情看,更懒得回复。
    大致翻了下,并没有阴阳怪气的话。
    他准备将手机放下,却又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之前苏明月那账号叫什么来着?幼儿园大姐头?对,对就是这个名字!

章节目录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月渐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渐寒并收藏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