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穿蓝色旗袍美女的带领下,他们来到其中一间茶室。
    这里只有三面墙,其中一面竹帘卷起来, 可以沐风霜赏雨雪。
    墙壁上未做多余装饰,白漆中混杂了一些碎秸秆, 感觉古朴又雅致。
    这地方,看似自然随意, 却处处彰显着人工精心雕琢的痕迹。
    “这里还不错吧?”男人问。
    “是啊, 很漂亮。”苏明月附和。
    她才没有闲情欣赏这些,她只想知道这个男人把自己叫出来,到底所为何事!
    “南瓜花酿肉不错, 沙葱饼味道也还行……”秦商她推荐起这里的特色美食。
    “都可以,按照您的喜好点就行了。”苏明月冷汗涔涔。
    秦商要了几个家常小炒后,又点了壶茶。
    两人对面坐着, 苏明月压力更大。
    “别紧张,我就是想单纯邀你出来吃顿饭而已。”秦商解释。
    “那个……昨天晚上的事……”苏明月艰难道。
    “不是那小子要故意出卖你,只是不巧被我发现了而已。你也无需担心,我还没有嘴碎到要将这种小事满世界宣扬的地步。”秦商又说。
    “所以,顾先生和魏总他们……是不会知道这件事的,对吗?”苏明月确认。
    “我只能保证自己不说,至于他们会不会知道,那我就无法确定了。”秦商摊手。
    “谢谢秦先生!”苏明月如释重负道。
    “你说什么?”秦商掏耳朵。
    “谢谢叔叔!”苏明月立刻改口。
    “你我之间,不用客气。不过,我倒是很有兴趣知道你跟顾清风究竟怎么回事。”他悠悠道。
    事已至此,苏明月也不敢再隐瞒,一五一十的同他全部摊牌。
    “我胆子小,其实真不情愿做这种事,即使他给了那么一点钱……但是,钞票哪里有性命重要?您说对不对?”苏明月止不住长吁短叹。
    “没想到,顾清风还信这个。”秦商意外道。
    “由不得他不信呀!您是没看到之前那些事情有多邪乎,我现在想想鸡皮疙瘩都往外冒!”苏明月说。
    “你留在他身边以后,情况就好了么?”秦商问。
    “除了阳明山别墅两次闹鬼之外,倒也没有别的意外发生。”苏明月说。
    “他住的地方还闹鬼?”秦商很惊讶。
    “是啊,大半夜的,有女人咦咦呀呀唱戏,吓死人了!”苏明月激动道。
    “咝——别说了,我也怕这个。”秦商连忙制止她。
    “……”苏明月无语。
    现在这些男人到底怎么回事,一个个没点担当也就算了,提到这种事比女人还忌讳!
    秦商摸摸鼻子,随即也有点尴尬。
    “这跟我小时候的经历有关,经常一个人住大房子,总是能够听见奇怪声响。”他解释说。
    “是的。”苏明月点头。
    沉默了片刻后,秦商开始打量她。
    “明月你能镇住那些怪事,说明是个福星啊!”他说。
    “我不是福星,顾清风请的那个江大学霸才是。人家不但长得漂亮,书也读得好,听说还是当年的省状元……”苏明月不无羡慕道。
    “还想回去吗?”秦商问。
    “不不不!我只是羡慕那女孩聪明而已,没那种意思!”苏明月连忙澄清。
    “你现在没工作,接下来想干什么?”
    “还没确定,走一步看一步吧!”
    苏明月没跟他说实话,对于男人,她向来要比对待同性警惕。
    “有没有兴趣,到我这边来做事?”秦商问。
    “还是算了吧,我这人反应迟钝,也没什么特长,去了只会给您惹麻烦!”苏明月连忙拒绝。
    前脚才出虎穴,她可不想再进狼窝!
    秦商这种品行,还有身世……跟顾清风比起来强不了多少!
    看她反应这么大,秦商有些失望。
    “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不过……交个朋友应该没问题吧?”他问。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呀。”苏明月干笑。
    不是她以身犯险,而是七寸捏在别人手中,哪里由得了她来做决定?
    交朋友?说的好听,说白了就是贪恋她美色嘛!
    苏明月心里有小算盘:像秦商这种身份,根本不缺女人。
    估计跟魏永南一样,见一个爱一个,根本维持不了几天激情。
    她现在根本不敢跟对方硬着来,既然这样,那就顺着他好了。
    以后尽量能躲就躲,能拖就拖,耗到他没了耐心跟兴趣最好!
    想到这里,她也就慢慢放开了点。
    外面雨还在下,沿着屋檐下断了线的珠子,滴答滴答落在青石板上。
    石板被洗刷得油亮,缝隙处冒着绿绿的青苔……
    如果对面不是秦商,而是蓝柔就好了,苏明月喝着茶想。
    “这里的价格是不是很贵?”她忍不住问。
    “还好,至于贵不贵,那得看个人日常消费习惯。”秦商说。
    “这倒是,看这环境和排面,我应该是消费不起了。”苏明月叹气。
    “有什么关系,哪天想来我请你就是了!”秦商阔气道。
    菜陆陆续续的端上来,两人一边吃,一边闲聊。
    过程中苏明月发现,如果忽略掉他过往的轻浮行为,感觉秦商这人聊起天来还行。
    至少,比那个动不动就发脾气的棺材脸强多了!
    事实上,在她心里,是个人,不对,是条狗,都比顾清风强!
    “哈啾——”另一间茶室里的男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旁边的漂亮女孩,见状连忙动手把竹帘放低。
    “顾先生,今天气温比较低,您要不要再加件外套?”她轻声问。
    “不用。”顾先生冷淡道。
    这家玉壶春,他是最大股东。
    投资目的不为赚钱,除了方便客户外,还想让自己跟朋友有个闲聊的去处。
    他很久没来过了,上次出现在这里,大概还是在半年前。
    虽说这几个月里,有所谓的‘护身符’傍身,但顾先生还是尽量缩减了娱乐休闲活动,能不外出就不外出。
    想到护身符,他就禁不住想起苏明月。
    那女人,已经离开大半个月了。
    他的情况,并没有因此好转。
    晚上照样做梦,还是跟对方夜夜缠绵。
    白天也会跑神,而且总有错觉,仿佛那个女人还在身边。
    这个叫安以纯的女孩,什么都好,各方面都让人挑不出差错,但他就是莫名怀念那些可以肆意羞辱某人的日子……
    顾先生甚至怀疑,自己可能是个潜藏的s。
    但也不对,他对着苏明月以外的人,从没有过这种变态冲动。
    如果真有人把他惹毛,顾先生更想将对方原地摧毁!
    那个虚伪的女人,临走时,口口声声说会想念自己。
    结果离开大半个月,屁都没一个,更别提电话或者短信了。
    顾先生心里憋着火,脸色也很不好看。
    这让安以纯越来越发谨慎,她跟着顾先生两个星期了。
    果真跟他承诺的一样,没有做过任何不轨之举。
    事实上……他好像对女人根本就不感兴趣……
    当然,他对男人也同样冷淡。
    不过尽管如此,她还是觉得这男人很性感。
    他认真工作、冷笑着嘲讽对手、以及言辞苛刻地对待下属时,全都有种成熟且嚣张的魅力。
    这种魅力,对于单身女性而言很致命。
    而她,正在努力抵抗这种诱惑侵蚀,希望不会影响自己的工作状态!
    另一边,苏明月见秦商迟迟不肯起身,便找借口去洗手间。
    在服务生的指引下,她穿过长廊,看到了一座精致的竹编建筑。
    “这地方真漂亮,连厕所都这么特别,老板一定是个很有诗意的人!”苏明月猜测。
    她禁不住环顾四周,在不远处的走廊下,看到了个正在抽烟的男人。

章节目录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月渐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渐寒并收藏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