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现在,趴在那儿,蜷着身体,感觉就像只醉猫。
    傻乎乎、软绵绵……很想让人动手狠摸几下。
    “顾先生,需要我扶苏小姐回房休息吗?”李婶请示。
    “不必。”顾先生说。
    李婶不敢多言,直接转进厨房。
    “人呢?”厨师小刘问。
    “还在沙发上睡着呢。”李婶压着声音说。
    “信不信,等下顾先生保准把她抱上去?”
    “别胡说八道,专心煲你的汤!”
    两人正聊着呢,李婶听见客厅有动静。
    她悄悄探出头去,正好看见顾先生把苏明月抱起来往楼上走。
    “咝——”她连忙缩回来。
    “怎么样?被我说准了吧!”小刘头也不回道。
    “你怎么知道?”李婶问。
    “因为我是男人。”小刘得意。
    “顾先生……最近对苏小姐,确实很不对劲儿。”李婶思忖。
    “什么最近?从让张易给我介绍对象那会就开始了!醋劲儿这么大,他这回要是轻易放苏明月离开,我名字以后倒着写!”小刘说。
    李婶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再度开口。
    “这么说,以后还真得对苏小姐好点了?”她自语。
    “什么叫好?你对她太好顾先生还不乐意呢,你最近的态度就行,把她当成客人对待,别晾着也别太亲近。”小刘说。
    他跟李婶有点远亲,所以两人私下关系要好些。
    以前小刘单身那会儿,没事就喜欢瞎想,甚至yy过同苏明月的婚后生活。
    后来差点被顾先生开除,才醒悟过来错在哪儿。
    所以现在,他明面上基本上不跟苏明月讲话。
    避嫌,怕人想多!
    李婶眼里,顾先生抱着苏小姐,那背景叫一个深情款款、缱绻无限。
    却不知道,压根不是那回事儿!
    顾先生心里,现在压根儿没什么情爱,他只是有些食髓知味,而已。
    自从经历过昨晚的事,他如今对着苏明月时,满脑子都是有色想法……
    曾经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有深度、有想法的人。
    如今不这么想了,世人皆庸俗,大俗即大雅……
    简单点说就是:没错,他只是个正常男人,而已!
    魏老板那边,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我先吃点东西,待会儿再洗个澡,你先在家里转转,看看喜欢哪个房间。”他说。
    “哪个房间,你跟女朋友用的次数最多?”蓝柔目光闪闪亮。
    “……我没带女人回家过。”魏老板无力。
    “为什么?”
    “懒得收拾。”
    这不是真话,魏老板虽说滥情,却有种神奇的信仰,因为家是净土,不能把什么人都往回带。
    这其实……是魏母灌输给儿子的想法。
    蓝柔没有乱转,而是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怎么不去看?”魏老板好奇。
    “随便哪间都可以。”蓝柔说。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魏老板叼着片警告她。
    “饼干好吃吗?”蓝柔答非所问。
    “还行,我妈自己做的。她最近沉迷烘焙,天天做一堆狗都嫌的破玩意儿,光祸害老爸还不够,还不忘把我给捎带上……”魏老板说。
    “我能不能尝尝?”蓝柔问。
    魏老板随手从盒子里抽一片,递过去。
    蓝柔没接,而是直接伏身,把他嘴上的一半给咬走了……
    “唔,味道还不错,哪有你说的那么坏!”她脸上有种天真的邪恶。
    “……既然觉得不错,那就多吃点好了!”魏老板幽幽道。
    他很直接地扔了饼干盒,以饿虎扑食之势,将对方稳稳罩住……
    这边,两人直奔的过程很顺利。
    而另一边,苏明月则再次哭晕在厕所。
    她……又被污染了……
    跟上次不同,这回……是左手……
    日子……没法过了……
    第67章 趁人之危
    隔壁, 顾先生枕着手臂,平躺在自己的大床上。
    天花板上,恍惚映出苏明月那张俏丽娇憨的脸,而他本人, 则情不自禁地吻了过去。
    她的嘴唇感觉很好,亲着q软软的, 无声地引诱着他沉沦。
    顾先生心池荡漾, 越发难以自控。
    他盯着苏明月,心情十分复杂。
    有那么一点点沉沦,更多的却是痛恨。
    自从跟苏明月接触后,他现在看全世界的女人都顺眼了。
    但是,他脑海深处,却始终萦绕着最垃圾的那个影子。
    文盲、肤浅、犹豫、卑鄙……提到她的缺点, 顾先生能毫不犹豫的说出一大堆来。
    他真的很不情愿、也不甘心,将对方跟自己捆绑在一起。
    僵持片刻后, 顾先生慢慢站直了身体。
    他准备转身离开,又突然想起苏明月那痛哭流涕的表情。
    他现在心里有点扭曲, 莫名就喜欢看对方哭泣。
    于是, 顾先生冒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他去洗手间,确认了下洗手液。
    很好,白色液体, 粘粘滑滑,跟想象的差不多。
    昨天是右手,那么今天, 就改成左手吧!
    顾先生拿起瓶子,对准她的手心挤两下。
    然后,又故意涂抹开来,悠然离去。
    没过太久,隔壁就传来了恐慌的动静。
    阴谋得逞的顾先生,忍不住翘起嘴角……
    是噩梦吧,一定是噩梦吧!
    苏明月对着手上可疑的残留发出惨痛哀嚎,她把水龙头打开,一边哭一边冲洗。
    发泄完毕后,她觉得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蓝柔说的没错,酒后乱性这个说法本身就不可信,更何况对方还是那个狗男人!
    苏明月决定,要去找对方问得清楚。
    临出发前他又把手洗了一遍,然后才去敲隔壁的门。
    “顾……顾先生,是我,请问您现在方便吗?”她努力不让自己声音颤抖。
    “什么事?”男人冷冷道。
    “我想跟你确认个事。”她是小声说。
    得到允许后,苏明月推开房门。
    发现顾先生依然躺在床上,一副很悠闲的模样。
    不过尽管如此,他身上那股威严气势仍在。
    看到她,男人也没动。
    “什么事?”他问。
    “……我今天中午是不是喝醉了?”苏明月问。
    “你醉不醉,自己心里还没点数?”顾先生仍然没有好态度。
    他咄咄逼人的样子,反倒让苏明月心虚起来。
    “对不起,我大概喝的有点多。”她红着眼睛说。

章节目录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月渐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渐寒并收藏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