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哲不一样!”苏明月立刻反驳。
    “他除了娘们叽叽外,哪里跟我们不一样?比我们都长了一只眼,还是少了条腿?”顾先生恶毒道。
    “他起比你们好多了!”苏明月说。
    “哪里好?你倒是说说!”顾先生死咬不放。
    徐哲,徐哲,他如今烦透这个名字了!
    苏明月提到他时,眼神表情都跟着荡漾,情绪也越发高涨,指不定在幻想什么见鬼的画面呢!
    顾先生恨不能钻进她的脑子里,把那男人的影像与记忆一点点全部刮出来!
    苏明月正想跟他好好辩论辩论,突然觉得嗓子干哑。
    自己在这里絮絮叨叨半天,连口水都没喝,还把话题给跑偏了!
    现在的重点不是徐哲,而是蓝柔。
    她看向顾先生,有些纠结。
    而顾先生,也恰到好处的换个姿势,高高翘起二郎腿。
    苏明月本能地瞟了眼,她觉得自己的钛金狗眼都要被闪瞎了……
    “你今天倒是放得开,什么话都敢讲,需要来杯酒么?”顾先生挑起眉毛。
    “好。”苏明月晕乎乎道。
    顾先生听的就是这句话,立刻倒了一大杯递过去。
    苏明月看酒,理智逐渐清醒了些。
    “怎么,不敢喝?”顾先生轻蔑道。
    “有什么不敢的?”苏明月嘴硬。
    毕竟,狗男人实在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好几次借着酒兴撒野,她不想重蹈覆辙。
    “放心,我绝不会再占你便宜。”顾先生说。
    “我才不怕呢!”苏明月挺直了腰。
    她现在江城,已经不再是孤家寡人了。
    有全先生和全太太,这混蛋绝不敢随意欺负自己!
    脑子一热,她就接过了杯子。
    “其实,我倒觉得,你有些误解魏永南了。”顾先生说。
    “怎么是误解?谁不知道他什么德性!”苏明月气愤道。
    “当初他和蓝柔,谁提的分手?”顾先生问。
    “……好像是蓝柔。”苏明月回想说。
    “他并未在恋爱期间出轨,所以谈不上有多渣吧?”
    “可他明知道蓝柔已经时日无多,却要当只缩头乌龟,连最后一面都不见!”
    “既然已经分手,那对方生死还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除非他想体验一下,前女友死在自己怀里的感觉。这对活着的人来说,似乎有些太残忍。”
    “残忍?谁让他先犯贱追求蓝柔的,既然招惹了,那就得负责到底!”
    ……
    两人在这个问题上争执不下,顾先生没有任何退让的意思,只把苏明月气的满头汗。
    “就说了你们都是狗男人,只会互相开脱、包庇!”
    她一激动,把被子里的酒全喝了。
    吵场架,身体热了。
    喝了酒,血也跟着沸腾了。
    “顾清风,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苏明月说。
    “什么?”顾先生有种不好的预感。
    “讨厌你的刁钻蛮横、不讲道理、恬不知耻、品行道德败坏!总之,你的一切,我通通全都讨厌!”苏明月咬牙切齿道。
    “那徐哲呢?”顾清风握紧了杯子。
    “别提徐哲,你不配!他有多么好,你就有多差劲!他是我的偶像,他是尽善尽美的璧玉无暇,是我心里的朱砂痣白月光!而你,就是个垃圾,无可救药的垃圾!”苏明月字字清晰。
    她这些话,就像针扎一样刺着顾先生。
    “苏明月,你就这么糟践我?”他阴恻恻道。
    “是你先糟践我的,这才听了几句啊,就开始受不了了,当初我可是在你身边呆了将近八个月,每天承受的都是你那变态的言语攻击,我说什么了?还是你觉得,自己比普通人的高贵,所以大家都得捧着哄着你,一句实话都不能讲?”苏明月义正辞严地质问。
    “……”顾先生无语。
    “顾清风,你该学着认清自己了!告诉你,你除了那个外根本没有任何优点!”苏明月咄咄逼人。
    “呵,敢情我还是有优点的?”顾先生冷笑。
    “那也不是值得骄傲的事,驴鞭有一米长呢,有什么用?”苏明月贬他。
    “驴鞭不可以让你爽,但我可以。”顾先生幽幽道。
    客厅里刹那归于死寂,空气仿佛凝固了。
    “呸,下流!我,我才不要呢。”苏明月结结巴巴道。
    “不想要你偷窥我?”顾先生气势渐盛。
    “谁偷窥了?”苏明月否认。
    “看你都心虚成什么样了,还敢狡辩?知道我最看不起你什么吗?就是怂!敢想不敢说!敢说不敢做!敢做不敢认!苏明月,你,就、是、个、怂、货!”顾先生正常发挥说。
    “我怂?”苏明月愤怒伸出手指,“告诉你顾清风,我也是有脾气的人!而且我早就决定,不再对你忍耐了!没错,我是偷窥了!谁让你里面不穿衣服的,那、又、怎、样?!”
    作者有话要说:上车上车,马上出发!
    第122章 这就是爱
    她这好色又蛮不讲理的德兴,恍惚让顾先生觉得, 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个转换了性别的猥琐男同胞。
    这些人, 时常得意洋洋地表达一些【穿那么少不就是想要被男人看】、【不风骚别人怎么可能单单侵犯她】、【看一眼怎么了又不会怀孕】之类观点。
    不仅道德缺失, 而且三观感人。
    顾先生一时无语,目睹苏明月表情越来越嚣张。
    可能是因为酒精壮胆,也可能这就是她真实的一面。
    见他没回应, 苏明月心里有点小得意。
    她又堂而皇之地看过来,只把顾先生惊得浴袍下一凉。
    这女人, 真是……糟糕到没救了!
    而他这个倒霉催的,灵魂在咆哮,身体里的每个细胞却都在兴奋狂欢!
    “嘁, 最多被视奸一下,这对男人而言根本不算什么。怂货就是怂货,借你一百个胆子, 也翻不出什么浪来!”顾先生语气傲慢道。
    “顾清风,你看不起我?!”苏明月炸毛。
    她的反应, 顾先生觉得, 自己离成功好像更近了一步。
    “这还用说吗?老子从来就没看起过你!在网上骂个人都偷偷摸摸的披着马甲,现在本尊就坐在你面前却不敢怎么着!苏明月,你就是性格弱懦、胆小怕事、任人欺负宰割的怂包, 活该一辈子被人鄙夷!”顾先生句句戳她痛处。
    人越缺什么, 通常就会越渴望什么。
    苏明月表面有多怂,内心就越向往勇气和力量。
    脑子里此刻好像有一把火,烧得她理智荡然无存!
    她迫切地想要证明给对方看, 自己才不是那种怂人!
    苏明月握起拳头,仿佛蒸腾的火焰,慢慢逼近顾先生。
    “干嘛,你难不成想跟我打架?”顾先生稳坐不动。
    苏明月停下脚步,屁股一沉直接落坐。
    然后两手分别揪住他耳朵,气势汹汹地吻过来。
    顾先生的身体,瞬间变得异常紧绷!
    很好,一切都如他所料。
    谢天谢地,通过彼此的了解,让他深刻地了解到这女人智商不高,且思维逻辑异于常人。
    否则要真按照套路,卯足劲儿扇自己一个耳光,接下来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被女人强吻……这种体验对顾先生来新鲜又刺激。
    那感觉,美妙极了。
    不过,他到底不比苏明月意识不清,所以很快便镇定下来。
    他现在,应该按着剧本走,而不是在这里沉迷享受!
    于是,顾先生强忍不舍推开她,还摆出一幅受了羞辱的表情。
    “你干什么?!”他难掩激动道。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苏明月冷哼。
    “……我要的不是这个!”顾先生说。
    “那你要什么?我的心吗?顾清风,我的心就算喂狗也不会给你!”苏明月说。
    “既然这样,那你还是走吧!跟我接吻,心里却装着别人,我拒绝接受这样的亲热!”顾先生口是心非。
    “这就受不了啦?让你痛苦的还在后面呢!”苏明月手上微微用力,同时又慢慢把脸凑过去。

章节目录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月渐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渐寒并收藏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