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中旬,钟熙手头在跟的几个项目都在收尾中,她除了提前筹备一下公司的年会和给各家媒体的新年礼物,基本上没什么事了。
    周五临下班前,公司的财务部经理刘珊和张静约她周末打麻将,钟熙很久没打了,手也有点痒,但还不知道江恪之周末有什么安排,只说明天答复她。
    和朋友看了场电影后,钟熙回了江恪之家,他还没有回来。前天Victor被姥姥接走后,钟熙就去江恪之的家住了,他住的地方离他俩工作的地方要近一点,他最近倒是挺忙的。
    “你今晚几点回?”电影太难看,钟熙在电影院就打了十来个哈欠,回来以后更困了。
    江恪之的短信回得很快,“要到很晚,你先睡。”
    钟熙放下手机,心安理得地躺上床,她将被子拉到眼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江恪之的气息瞬间充盈了她的鼻腔。
    钟熙后知后觉地发现,江恪之的一切都很能给她一种舒适的感觉。
    她将自己包裹在他的味道里,很快进入了梦乡。
    大概是睡得太早,钟熙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屋内只有她睡前留的一盏夜灯的光亮。
    钟熙仰起头发现自己睡在江恪之的怀抱里,他的手搭在她的腰间,钟熙睡眼惺忪,不知道自己想什么,盯着江恪之的脸看了很久。
    他的眉心微微地皱着,钟熙不知道他为什么睡觉还是一脸严峻,于是将食指覆在他的眉间,想将那道浅浅的褶皱按平,江恪之依旧没有醒。
    “你们公司是要破产了吗?让你这么辛苦。”钟熙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那晚过后,钟熙觉得江恪之变得更沉默了,但她很快就反驳自己,江恪之什么时候话多过呢?她觉得自己变敏感了,这不是个好兆头。
    她将脸贴在他的胸口,再一次抱着他睡去-
    醒来的时候,床上只剩下钟熙一个人,她叫了一声“江恪之”,没有人应,如果不是小灯被关了,钟熙都怀疑凌晨的那段记忆是一场梦了。
    冬天的早晨,在别人家独自醒来,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打开手机,有一条江恪之的信息。
    竟然是早上七点半发的,周六那么早就又去忙了?
    他说给她做了鲜虾粥,在炖锅里保温,他去公司了。
    钟熙一扫刚才的郁闷,给他回了个消息后就去喝粥了。
    十二点的时候,刘姐给她打电话。
    “诶,小钟,怎么说?下午要不要打会儿麻将。”
    一觉睡醒,钟熙差点忘记这事了,她想反正江恪之今天上班,就答应了。
    一看窗外,雪不见小,她怕地滑,就没有开车,在app上叫了车。
    正准备出门前,江恪之给她打来了电话。
    “在做什么?”
    钟熙没忍住在客厅望了一圈,“你是在家里安了摄像头吗?怎么我刚准备出门,你电话就来了。”
    她听到江恪之的极低的笑声。
    “没有,”顿了几秒,他问,“要出去?”
    “嗯,人家约我打麻将。”
    钟熙低着头拉上雪地靴的鞋跟,就听到江恪之问,“和谁,我认识么?”
    钟熙本来想问你是查岗吗?不过江恪之语气太正常,倒是她想多了。
    “我们公司财务部的刘珊你认识吗?她组的局。”
    钟熙本来还想说话,听到那边有人在叫他,于是说,“你先忙,我们晚上说。”-
    到了地方,钟熙才发现赵平也来了。
    元旦前,他给她打了电话约吃饭,钟熙以陪家人为由拒绝了。
    再之后,他因为在帮忙培训新人,她也在忙自己的事,两人一直没有碰上面。
    钟熙以为他明白自己的意思,不过来都来了,钟熙也没那么矫情。
    不过很快,她开始怀疑这次约局的目的不纯,似乎就是为了撮合她和赵平。
    钟熙这时才想起谁说过,赵平好像是刘姐的远方表弟。
    赵平一开始是他的下家,全程在给钟熙喂牌,刘姐和张姐在旁边一唱一和的,钟熙真是难得的尴尬了。
    她没好意思让赵平尴尬,全程僵笑,怪不了别人,圣诞节那天,她要是没接下那根橄榄枝就什么事也没有。
    一直打到下傍晚,钟熙自始至终都把精神放在牌上,也赢了小一千,她是不打算带着这钱回去的,结束以后,她说请大家吃饭。
    她这句话刚说出口,刘姐和张姐都说,晚上家里还有点事,饭是没办法约了,让小赵跟你吃吧。
    钟熙心里了然,面上也没表现出什么。
    等那两个人走之后,钟熙神情自然地问赵平有什么想吃的。
    赵平说:“还是我请吧,上次那顿饭,我中途走了,一直过意不去呢。”
    钟熙没有和他争,赵平说附近正好有一家很出名的法餐。
    钟熙听说过那家店,“不用预定吗?这个时间点。”
    赵平看着她说:“已经预定好了。”
    钟熙没有接话。
    坐在餐厅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她直觉是江恪之的短信。
    一看,果然是。
    “打完了么?”
    可能是考虑到她身边有同事,他没有打电话。
    钟熙对他的体贴很满意,“已经打完了。”
    这一次,没过几秒,手机震动起来。
    钟熙坐在赵平对面,第一时间竟然感到心虚,她戴上耳机。
    “喂,你还没结束?”钟熙问。
    她想走到旁边去接,但负责点餐的人站在她身边,她不方便。
    江恪之说:“就快了。吃晚饭了吗?”
    钟熙说:“嗯,已经在餐厅了。”
    她听出江恪之声音里的疲惫,想关心他,但考虑到身边还有人,就没有开口。
    “和她们一起?”
    钟熙说:“有两个人走了,我和另一个同事。”
    这时,赵平将菜单递给她看,问她要点什么。
    他的声音很小,钟熙被他一个打岔,走了一下神,伸手指了这家店最为招牌的套餐。
    电话里,江恪之语气寻常,“你在吃法餐?那吃饭吧,我继续忙了。”
    “好。”钟熙挂掉电话-
    这顿饭吃了一个半小时,晚饭结束后,外面的雪依旧很大,赵平把车钥匙递给门童帮忙取车,车开过来以后,赵平望向钟熙。
    “太晚了,这里打车也不方便,我送你回去吧。”
    就在这时,钟熙包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吃饭的时候,钟熙就接了好几个公司的电话,
    她对赵平说了句“不好意思”就戴上了蓝牙耳机。
    “喂。”钟熙说。
    “吃完了么?”江恪之的声音透过风和雪传进她的耳朵,钟熙的耳朵瞬间烫了。
    “吃完了,准备回家了。”
    “我来接你。”他说。
    “我是叁岁吗?我已经准备回去了。”钟熙笑了笑,感觉到身边赵平的目光,钟熙收起笑容,声音小了点,“你又不知道我在哪,我很快的。”
    她的话音刚落,一片雪花飘到了她的眼皮上,钟熙闭上了眼睛,接着,正前方一道光线亮起。
    钟熙睁开眼睛,看到正对面的车亮起了双闪灯。
    钟熙眯着眼睛看向车牌,看清楚后难以置信地说,“你来了?”
    她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就听到江恪之说。
    “话说完了的话,现在过来吧。”
    钟熙一时之间难以形容心里什么感觉,脉搏声的节奏便快,她和赵平摆了摆手,说了一句“那我走了”就抬手挡在头发上往江恪之的车那里跑。
    只跑了一小段,钟熙就感到一道影子在逼近自己。
    钟熙抬起头,江恪之撑着一把伞,一言不发地站到她面前。
    她刚想说点什么,就感觉一阵江恪之的气息压过来。
    江恪之空着的那只手一把扣在她的后脑勺上,低下头将唇覆上她的嘴唇,将她完全掩于别人的视线里。
    钟熙被吓一跳,心神不宁地抬手就要推他。
    但江恪之在她要动作之前,就退开了。
    钟熙喘着气瞪他一眼,“你这是在干嘛?”
    想到身后还有人可能在看着全程,她就感到羞恼。
    江恪之深邃的眼睛落在她冻得有些红的脸上。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我今天还没有吻你。”
    那种语气,好像他只是单纯想给她一个吻。
    钟熙心里明明有火的,但对上他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每次去姥姥家接Victor,它都会不管不顾地冲进她的怀里,那种想要斥责他的心情瞬间化为乌有。
    江恪之沉默着牵起她的手将她送进副驾驶,等到两人都在车里坐好后,钟熙深吸一口气。
    “你没看到前面有我的同事吗?我不想别人认为我在人体行为艺术。”钟熙最讨厌那种在人前亲热的情侣。
    江恪之望向后视镜,半晌,他淡淡地回答:“抱歉,我以为是门童。”
    钟熙一脸狐疑,“不会吧,你没认出来吗?那是我们公司的HR赵平,就是那晚……”
    说到这里,江恪之再度望向她,钟熙严重怀疑江恪之是在演。
    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江恪之。
    “你刚刚打电话的时候听到了他的声音了对吧,所以你才来的。”
    他是怎么知道她在哪家吃饭的呢?她想到她点的那道招牌菜只有这家店有,江恪之是这么猜到的吗?她越来越觉得他深不可测了。
    江恪之手握住方向盘,将车开出去。
    “我没有。”
    钟熙半天没有说话,一直到车遇到红灯时,她才耸了耸肩,“今天她们叫我出来确实是为了撮合我和他,吃饭是只有我和他两个人。”
    江恪之沉默着握紧方向盘,目光始终直视前方。
    “嗯,”他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所以呢?”
    钟熙说:“我跟他说我有男朋友了。”
    江恪之这时才望向她,目光里是她理解不了的情绪,“是么?”
    钟熙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嗯,我和他吃饭就是为了告诉他我在和你谈恋爱,以后不会因为工作以外的事跟他单独吃饭。”
    江恪之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直到红灯即将转绿,钟熙忍不住提醒他,“快红灯了。”
    江恪之若无其事地将头转过去。
    “知道了。”他说。
    钟熙望着他的侧脸,心里忍不住腹诽道:这男的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装啊!
    ——————
    首-发:po18f.cоm (po1⒏υip)

章节目录

吊桥效应【野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法拉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法拉栗并收藏吊桥效应【野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