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黎生……”她的声音带了些哽咽,望着青年动了动唇,“我其实一直都很喜欢你。”
    “可是,我刚刚发现。”
    “我好像没有那么喜欢你了。”
    池初初神情怔怔的,用那双水光盈盈的杏眸看着他。那张漂亮到?像是会发光的脸上,逐渐露出了茫然无措的表情。
    安黎生抱起她的动作突然僵住。
    “初初?”他抿了抿唇,眉眼低垂,“你在说什么?”
    “……”
    沉默着被青年一个公主?抱起,在宾客们带点惊讶的目光中?,池初初无言地低下了头,将自己脸上的复杂通通掩了下去?。
    直到?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在柔软的床垫上时,池初初仍旧沉默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当记忆完完整整回来?的一刹那,她突然感?到?了一阵心悸。
    在上辈子,自己是个花心又滥情的人,对谁都三心二意,可唯独只有安黎生是例外。
    池初初以为那是心动,是偏爱,是独一无二的喜欢。
    可事?实却证明了不是。
    这辈子的自己在失去?记忆后,照旧还是做了同样?的事?。交往、劈腿、养鱼,渣得明明白白,茶得理所当然。
    但唯一有所不同的是,安黎生也成了她男朋友中?的编号之一。
    当“例外”成为“之一”后……他就不再是最特别的那个了。
    等安黎生从她房间离开,室内重归寂静不久后,池初初轻轻咬了咬唇,压下鼻腔的酸涩后,她拿起一旁的手机,默默打?开了通讯录里的名单。
    五个人的名字。
    五条一模一样?的分?手简讯。
    少女默默摁下了“发送”键。
    下一秒,屋外传来?了“嘀”的一声响。
    池初初手抖了一下,手机掉落在床上,“……谁?”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推门进来?,平静站到?少女面前,亲自告诉了她答案。
    “……简时。”
    初初有些艰涩地道出这个名字。
    “嗯,是我。”青年站在原地没有动,一双桃花眼静静望着她,唇角失去?了往日?的笑意,“初初,我来?看看你。”
    不知怎么回事?,也许是情绪使然,少女的眼眶有些微红起来?。
    比起其他人,她猜到?的更多。
    这周目与上周目相比,最大的不同在于简时。他那种捉摸不透的态度,一直都让自己感?到?困惑不解。
    直到?刚才恢复了记忆,她才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简时没有跟自己打?过赌。
    他也从来?没有关心过安黎生。
    故意给她准备从来?不喝的牛奶。
    在拍卖会上让她拍下那副圣女画。
    花语独特又暗示隐晦的银叶金合欢。
    再加上,两人明明应该是半年前确定交往,可在这里……时间节点却突然变成了一月前。
    池初初不愿这样?去?想。
    可当事?实就摆在眼前时,她又忍不住想去?触碰。
    “阿时,你是不是……”
    “初初,”简时突然笑了笑,温柔打?断了她的话,“我不是来?挽回的。”
    “我们初初最讨厌纠缠不清的人,这个我是知道的。”
    一共46句的分?手宣言。
    被拒之门外的生日?宴。
    不再亲密的青梅竹马。
    还有……浴缸里的那具尸体。
    少女身体力行地告诉了他,哪怕是最后一刻,她的心里也不会有自己。
    即便是重来?一回,他已经竭尽所能想要尝试一次,想要试试看,能不能从安黎生手中?把她抢回来?。
    可他还是失败了。
    “原本……是想来?给初初送惊喜的。”
    简时习惯性地弯了弯眸,想要冲她不在意地笑笑,但他一定不会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有多难过,“不过我想,初初现在应该不需要我了。”
    他轻轻弯下了腰,摸了摸少女的头。
    “分?手也没关系。”
    (不对。)
    “不管是谁站在你身边,我都会很开心。”
    (骗子。)
    “所以说,我一点都不难过的。”
    (……笨蛋。)
    简时每说一句话,少女就在心里反驳一句。不知不觉中?,她的泪水已经不争气?地溢了出来?。
    “今天可是你的十九岁生日?,乖女孩怎么能在这种日?子哭呢。”
    简时叹了口气?,轻轻拭去?少女脸上的泪痕,柔声朝她道:“十二点了,该许愿了。”
    “我们初初,一定会遇到?对的人。”
    简时替她理了理额边的碎发,出口时的声音很轻很缓,指腹划过她脸上的肌肤,一触即离。
    他说得那么温柔,像是随时都会走。
    池初初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但在那一刻,她下意识握住了对方即将抽离的手。
    “……简时!”她忍不住抬高了音量。
    青年愣了愣,桃花眼中?多了几分?诧异。即便有些不解,但他还是温顺应了声,用另一只空着的手反握住她的掌心,“嗯,我在。”
    “今天……今天是我的生日?。”池初初看着他,有些心烦意乱地抿了抿唇,“你知道的吧!”
    简时眨了眨眼,不由?失笑,“我当然知道。”
    池初初回过神来?,后知后觉自己说了奇怪的话后,脸上忍不住升起薄薄红晕。
    “知道就好!”
    她恶声恶气?地瞪他一眼,攥着青年的力道下意识重了些,“所以,我今天无论许什么愿望,你都能替我实现的吧?”
    “……愿望?”
    简时微微俯下身,轻垂下眼眸认真看她。良久,他才轻轻点了点头,“可以。”
    “无论是什么愿望,我都答应你。”
    他向少女郑重其事?地,认真许下了承诺。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池初初的眼眶突然有些酸。
    她跟简时说过许多次分?手。
    她做过许多无理取闹的坏事?。
    不管是让他一直在原地等自己,还是自顾自地把他抛下,径直一个人走上了单行道。
    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女孩。
    可是简时,从来?只会说她“乖”。
    这样?明确地感?受到?“被爱”,每次回头都会有倚靠的感?觉,自始至终,只有简时一人给了她。
    所以——
    她想要留下。
    留下这种,遇见对的人的感?觉。
    “简时,在一起吧。”
    午夜零点的钟声响起时,少女凑到?了他面前,轻轻拽下青年的领带,把他往自己的方向带过后,一个沾着红酒香气?的吻落在了他的唇上。
    “我十九岁的生日?愿望,就由?你来?替我实现了。”
    少女深吸了一口气?,在简时那双微微睁大的桃花眼中?,看到?了自己笑意盈盈的美?丽倒影。
    有生以来?第?一次,她发现了这个秘密。
    在简时眼中?,自己灿烂如星辰。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啦!!

章节目录

真绿茶从不回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凉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穗并收藏真绿茶从不回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