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为缇柔置办的践行宴选在了在建宣顶顶有名的春赫楼。
    生怕她又跟上次在画舫上一样那般放肆纵酒,妙雯没敢再多让她喝。
    不过两叁次推杯换盏后,妙雯便胆战心惊的吩咐小二将酒撤了下去。
    缇柔急了,出言阻拦道“这喝的好好的,为何要撤下去?”
    “尝尝这道蟹粉丸子做的怎么样。”妙雯状若未闻,一个劲朝她碗中布菜。
    看妙雯那云淡风轻的样,缇柔就知道这酒今晚怕是再也喝不得了,心中哀嚎声响起,手上的筷子也愤愤不平的戳起那颗丸子,一口送进了嘴里,一边又用幽怨的眼神紧盯着她。
    “妙......”不等她说完,又一个丸子猝不及防的被塞进了嘴里。
    “好吃吗?”妙雯放下筷子,托着腮饶有兴致地欣赏她幽怨的咀嚼。
    缇柔含泪点头。
    一旁默默看完全过程的柏晋辛不着痕迹的擦了擦汗,敢骑在靖昌长公主头上为所欲为的,这全天下除了皇上太后,估计也就只有自家夫人了。
    公主吃了瘪,也就没再提酒的事了。
    此时楼下传来的琵琶声不由得吸引了众人的注意,缇柔推开雅间的小窗,只见正中一身红衣轻纱的琴姬正半抱琵琶,如痴如醉的拨弄着琴弦,琴音柔曼,如鸣佩环,时不时引来宾客的叫好。
    缇柔兴致缺缺,只因她从小便听母后常常弹奏这首秋胡行,这琴姬弹的不过只有母后的两叁分妙绝罢了。
    正欲转身,忽然望见一男子莫眼神莫测的瞥向自己,随即马上移开。缇柔总觉得那人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在何处见过,但也未纠结于此,转身合上了窗户。
    饭桌上缇柔心不在焉的小口吃着,她思量着宗齐现在在干嘛?有没有饿?有没有想她?
    不行,她得去看看他才行。
    看着缇柔火急火燎的背影,妙雯无奈的摇摇头,就知道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又去找她的小暗卫了。
    缇柔刚出门便迎面撞上了老熟人。
    怎么又是她……
    “真巧,没想到在这也能碰上王小姐。”沉嫣激动的上前握住她的手心,似乎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缇柔干笑几声“哈哈,是啊是啊。”
    若不是看沉嫣的一脸惊异不似作假,缇柔真的要怀疑她是不是在尾随自己了,否则怎么在哪都能碰见这个阴魂不散的话痨。
    这次缇柔连寒暄的心思都没有了,绕开她便要走。谁成想,这沉嫣脚步更快,转身拦住了她的去路,伸手就要去拉她的手。
    缇柔面色一冷,刚欲质问于她,可是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挡在了她两人之间,将自己护在身后。
    “沉小姐还有什么要讲的吗?”宗齐脸色微沉,虽是发问语气却不容置喙般肃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那日中元节上王小姐的玉佩落在了街上,正巧被我身边的婢女捡到了,我正寻思着亲自登门归还,没想到在此也能遇见王小姐,便想着趁此机会完璧归赵。”沉嫣坦然说道。
    那日回府后,缇柔确实发觉腰间玉佩不见了,那玉佩是妙雯在她及笄时所赠,因此她格外看重,心急火燎的吩咐下人找了一整夜也未寻到。妙雯见她心急如焚,便安慰说她下次再送她一块更好的。
    可即使如此,其中意义还是不同的。
    “那便让我未婚夫同我一道去取吧。”
    沉嫣闻言却面露难色“这却是有所不便......我那雅座上皆是女宾,宗公子前去恐怕不妥。”
    这话说的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错,看起来沉嫣也确实像位重礼节的闺秀。
    “既如此,我便同沉小姐去取吧。”缇柔走上前去,回首对宗齐施以告慰的眼神,唇角扬起一个玩味的微笑:“那阿齐你先去跟妙雯他们说一下,我很快回来。”
    缇柔当然也察觉到沉嫣的反常,哪怕沉嫣掩盖的很好,却还是按耐不住眼底的一丝精光。不过这也让缇柔愈发好奇起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她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好戏在等着自己。
    “王小姐请。”沉嫣这次没再状似亲昵的碰她,微福了身子请她先行。
    缇柔似笑非笑的扫了眼她,兀自走上前。
    沉嫣亦步亦趋跟在她的身后,暗暗咬紧牙关。
    王若,我看你一会还能不能傲得起来。
    *
    推开门,果不其然房内并没有什么女宾,只有一眼底带青面色虚浮的男子,相貌与沉嫣有几分相似,多半就是沉嫣的亲兄,沉韫。
    也正是方才与缇柔对视的那人。
    缇柔多少猜出了这两人要做什么,面上却装出一副罔知所措的样子看向堵住门口的沉嫣。
    沉嫣轻轻合上了门,转身抱臂倚在门上,露出一抹爱莫能助的笑容“对不住了,王小姐。”
    “你......你们......”缇柔惊慌的捂住嘴巴,满脸不可置
    沉韫拍拍手,阴郁的眼神紧紧盯住她曼妙的腰身,忍不住吞咽了口口水。兴奋的想,不知这盈盈一握的蛮腰在床上会不会扭的起劲。
    几个家仆见状怪不怪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缄默上前捆住了她双手。
    “柏公子们可是知道我来了你这的,若是我出了事你们也罪责难逃。”她挣扎道。
    这落在沉氏兄妹眼中不过是强撑的外厉内荏罢了。
    沉嫣神色依旧自若,不慌不忙的回:“只要王小姐不怕自己失贞之事闹得满城皆知大可去找柏家来撑腰。”
    “你......”缇柔面无血色,许久才颤声道:“沉嫣,你好狠毒的心肠。”
    一想到前几日的几次见面她装的人畜无害般打着自己的主意,缇柔的胃中不由泛起一阵阵恶心。尽管心中并无畏惧,但沉嫣的狠毒也确实让她对她“刮目相看”。
    沉韫按耐不住色心,上前扳起她的下巴,刚准备一亲芳泽时却被妹妹拦下了。
    “好了,先带她回沉府吧,在此耽误久了怕是要再生事端。”
    几个下人手脚利落的扛起缇柔,从后门带走了她。

章节目录

快穿之男配快到床上来(1v1甜宠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七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弦并收藏快穿之男配快到床上来(1v1甜宠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