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已到子时叁刻,红绡芙蓉帐中云雨情正浓。
    雪白胸脯上的软肉正随着男人大开大合的抽插而上下翻涌,素手皓腕忍不住拂上胸口的玉峰,浅浅揉捏着自己粉嫩翘立的乳首。一双媚眼微合,似欢愉似痛楚般发出一声声娇吟谓叹。
    男人这边也不好受,几日未入,她的穴肉好像更胜从前紧致。
    两人身下牢牢交合在一起,小巧的穴口紧紧咬合住根部,内里温暖的内壁褶皱紧贴着棒身,而肿胀的龟头则被花径最深处的小嘴舔舐着,宗齐不过抽动片刻便觉腰眼传来一阵阵快意。
    再加上身下女人妖媚十足的动作与呢喃声,他忍不住抓紧了女人白嫩的腿根,用了比平日更重的力掰开她的腿,恨不得将一对轻晃的子孙袋都插进这尤物的身子里。
    “嗯……不要这么用力......腰都要被你撞坏了……啊……”
    他回以一声嗤笑。
    缇柔死死咬住下唇,嗔怒的瞪了他一眼,她的小暗卫今日怎么这么不怜惜她,难不成真是前几日旷他了太久?
    来不及细想,缇柔又被送上了一次高峰,剧烈的快感强势占领了她的所有思绪,好像全身上下所有感官只存在于双腿之间的私密之处,感受着无上的快感。
    怨不得世间男女都钟爱这情事缠绵,缇柔暗自谓叹道。
    纤细的小腿还挂在宗齐宽厚的肩膀上,粉白的小脚不住的蜷缩颤抖,若从帐外看,更显朦胧淫靡之感。
    她的内壁还一阵阵规律的收缩吞吐着他的阳具,而此刻宗齐也不想再忍了,在几次深深的顶入紧致无比的宫口后,他猛地抽出阳具放到她的小手中撸动。
    正直兴头的缇柔乖顺的握紧他黑红狰狞的物件,快速的上下揉弄。
    一声沙哑的沉吟声从他的喉间传出,他终于也随她一齐攀上了快感的巅峰,精关大开的阳具将一股一股的精华激射到她的手心中。
    宗齐将尚在余韵中喘息的公主圈进自己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掌与她精致的小手十指相扣放在他的心口处,而缇柔还伏在他微微起伏的胸口上久久未回过神,任由他暗戳戳对自己上下其手。
    从他视角看,刚好能看到她乌黑的长发慵懒凌乱的披散在光滑细腻的背脊上,而那挺翘的臀瓣分外瞩目,他只犹疑了一下便将手掌放了上去,揉捏搓圆,不一会臀瓣上便泛起了樱粉色的涟漪。
    手指继续深入其中的密缝,进入到刚刚被他阳具所侵占的小穴中,意欲长探究竟。
    淫水还在一小股一小股的往外冒,而他手指的侵入更挤得残留在小穴中无处可逃。
    一想到这秘径中的也掺杂了自己的体液,宗齐心中不禁涌上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他的公主在此刻是真真切切的只属于他。
    意识到这一点,满腔的爱意与柔情都恨不得尽数喷涌而出。但最后,他也只是低头吻了吻她柔软的发型。
    缇柔可不只满足于这个吻,她朝他仰起下颚,闭上眼睛。
    宗齐开了窍似的第一次主动吻在了她的唇上。
    缇柔心满意足的欺身压到他身上,两个人又紧紧纠缠在了一起。
    *
    不出几日,满宫上下都知道了顾峮这个驸马的帽子有多绿了。
    以至于顾峮进宫时,都能察觉到那些宫人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似乎带着一种莫名的怜悯与幸灾乐祸。
    宫人们之所以这么八卦,都因为司马政这个皇帝登基以来,后宫只有皇后一人,皇后又性子敦厚,从不搞事情。这后宫对那些忙里忙外干活的宫人们来说便与古井无波无异。
    靖昌公主一回宫就给众人送来了这么大的瓜,后宫一下子就炸开了锅。
    几个从前一起与宗齐共事的暗卫都纷纷去找他喝酒聊天,实则是为了在吃瓜的第一线上。
    “宗齐,听说你小子艳福不浅啊。”韩锋满含深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桌上的几个黑衣人闻声都纷纷哄笑了起来。
    只有宗齐始终面无表情,一个人默默喝酒。
    右手边的赵松用手肘顶了顶他,窃笑道:“哎,宗齐,什么时候教教我们你的‘御女之术’”
    瞬间,桌上的几人静了下来,都准备洗耳恭听,说不定那天自己也能寻个贵女做相好。
    “嘭”的一声,宗齐手中的酒盅摔在了地上。他拍案而起,冷冷的留下一句“有事,先走了。”
    众人屏息,面面相觑。心想他太不仗义,不说就不说,生这么大火气干什么。
    宗齐抿着唇,脸色阴沉可怖。
    缇柔扑到他的身上,轻轻揉弄着他的脸庞“是谁惹我家阿齐了呀?”
    宗齐了摇头。
    他不想让那些龌龊不堪的言语落到公主耳朵里
    周围低头而过的宫人仿佛不曾看到他俩一般行色匆匆的走过。宗齐想起方才酒桌上几个人的调笑,皱起眉头握住了脸边的小手“公主,这恐怕不合规矩。”
    边说边将她的手放回了原处。
    这就有点意思了,明明这半月来日日夜夜颠鸾倒凤,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都做了个遍,好端端的为什么这时候避嫌?
    缇柔探究的目光在他身上上下打量,一副你今日是不是吃错药了的架势。
    难道是听说顾峮进宫,小暗卫又开始患得患失了?
    想了想,缇柔对一旁静候的几个宫婢吩咐道:“去请驸马到樱园单独一叙。”
    初秋的樱园早已过了景致最美的时节,公主平白无故的去那儿做什么?几个宫女虽然不解,但还是规规矩矩的去请了驸马。
    果不其然,听到她的吩咐后,宗齐原本平淡无波的眼神瞬间肃穆了起来。缇柔从善如流勾住他的手,踮起脚尖在他耳畔小声的说:“阿齐,你随我去一趟吧。”

章节目录

快穿之男配快到床上来(1v1甜宠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七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弦并收藏快穿之男配快到床上来(1v1甜宠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