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稍微修整了一下,便开始帮着钟离峰布置传送阵。
    虽然是个涉及面积不大的阵法,因为复杂程度不小,几人还是颇费了一番工夫。
    知道很快可以回去了,苏嫣然心里一直很激动。
    就连大家在布置阵法的时候,她在一旁都没心思光看着,不停的跟着陈阳走来走去。
    “要不要去调息一下?”陈阳笑着问。
    “哎呀,想着很快就能回去了,哪里还静得下心来嘛。”
    陈阳非常理解她此刻的心情,自己的面上不显,其实心里也是难以平静的。
    现在嫣然静不下心,只好让她继续跟着自己。
    钟离峰很早就想离开十六州,到一个没有魔族的地方。
    也从很早就开始钻研传送阵法,远距离传送阵他也颇有研究,只是这个跨越空间阵法却是从来没有试验过。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种单向传送的阵法也需要一个目的地做牵引。
    他没有去过十六州以外的地方,即便是想离开这里,却连一个要去具体地方都找不到。
    就像一个没有跟外界接触过的小朋友,突然闹脾气想离家出走,打开门之后却不知道要去哪里,会不会有未知的危险……
    送陈阳他们回去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陈阳二人心中有个明确的地方,那里有他们的亲人,血脉之力也可以作为一种定位方式。
    一切准备就绪。
    陈阳和苏嫣然十指紧扣,相互看了一眼,彼此的眼里都有紧张。
    “走吧,咱们回家。”
    “好,回家!”
    两人走到阵法之中站定。
    钟离峰看着二人认真的说道:“阵法一旦启动就停不下来了,你二人可想好了。”
    “钟离前辈,我和陈阳早就想回去了,你赶紧开始吧。”
    “既然二位已经决定好了,那我就不多说了。阵法启动之后你们二人心里想着要去的地方,或者在世的血缘至亲,阵法会传送你们到想去的地方。”
    “好。”
    四大神兽表示等它们修为再进一步就去探望陈阳。
    钟离峰朝陈阳伸出手,“我要的东西,现在可以给我了吧?”
    陈阳掏出一个储物袋递了过去,姜茵的魂魄从袋子里冒了出来,凝聚出本来的样子,让钟离峰看得有些失神。
    “倔驴别磨蹭了,赶紧启动阵法,让陈阳他们早点回家吧。”
    姜茵发话了,钟离峰自然不敢怠慢。
    将储物袋收好,把最后一颗极品仙晶和黑色珠子打向同一个位置。
    一阵耀眼的光芒闪过,阵法之中瞬间便没有了陈阳二人的身影。
    钟离峰对传送阵的启动速度非常满意,被传送走的陈阳二人就没有那么满意了。
    失重和眩晕感加上全方位的挤压感,像一只巨大的手掌捏得两人想吐。
    无数的画面在眼前闪过,像是不同时空的景象。
    突然一个画面之中一个熟悉的侧脸闪过,陈阳想也没想便朝那人一掌拍出去。
    “危险!”苏嫣然随即惊叫出声。
    因为陈阳的那一掌,他们偏离了原来的轨迹。
    现在想调整方向却是不行,苏嫣然十分不解的瞪着陈阳,“你知不知道这样多危险。”
    陈阳用力将苏嫣然拉过来护在怀里,只淡淡的吐了四个字:“火神真人。”
    要不是火神真人掳走苏嫣然,他们也不会来到十六州分开这么多年。
    苏嫣然不知道该不该生气,他知道陈阳对火神真人出手是因为自己,“看吧,因为你的冲动,我们回不了家了。方向都找不到了,也不知道会被传送去哪里。”
    “不怕,我们能回。”不管火神真人之前的下场如何,现在看见了,哪怕不是这个空间,他也要将心里的怒火还回去。
    没等苏嫣然问出怎么回去的话,就听陈阳在耳边说道:“抱紧我,千万别松手。”
    苏嫣然知道陈阳肯定有自己的打算,赶紧照做。
    陈阳强迫自己忍住不适,心念一动,将无相至尊剑祭了出来。
    这把剑等级太高,得到之后一直让它化作纹身的样子隐在手上。
    今天是陈阳第一次将无相至尊剑拿出来。
    陈阳没有挥动无相至尊剑,而是对着剑喊:“万花,弄两滴青木的精血出来。”
    陈阳的父母已经不在了,父母就他一个孩子,没有亲生的兄弟姐妹,想依靠至亲的血脉做牵引,他自己是没办法做到的。
    当初青木至尊托他回去看看他流落在外的女儿时,便告诉了陈阳可以回去的方法。
    还告诉过陈阳他留了一些自己几滴精血给无相至尊剑的剑灵保管。
    剑灵万花一直有着自己的傲气,平时都不怎么搭理陈阳。
    但是知道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要是陈阳回不去,他就没办法帮前主人找到女儿。
    万花没有现身,只是将两滴精血弄了出来贴在剑身上。
    陈阳将剑身一抖,一滴精血的五分之一便汇聚成一个小点脱离剑身,飞快的朝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不敢大意,陈阳赶紧调整方向追了上去。
    一段距离之后,精血便没了踪迹。
    陈阳知道不是自己跟丢了,而是那小小的一点精血被挥发掉了。
    将剑身上的精血用一个小小的阵法保护起来,让青木至尊的精血牵引着他们往该去的方向……
    也不知道在这种失重、眩晕加上挤压感的环境里多久,在苏嫣然觉得自己的肋骨都快要挤进脏器的时候,周遭的环境终于发生了变化。
    还没来得及感叹,便被一下扎进了地里。
    之前让人难受的感觉一下子统统消失了,在地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坑也没有让二人觉得有什么难受。
    甚至还觉得浑身轻松。
    两人从地上爬起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周围一边是山,一边是有人耕种的土地,山脚下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房子。
    房子有小洋楼也有小瓦房,看着那些建筑,苏嫣然有些不确定,“老公,我们这是在哪里,回到了吗?”
    陈阳没有直接回答,“试试看你的修为。”
    “啊?”苏嫣然不知道陈阳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还是先调动仙元力,“呀,我感觉不到仙元力了!”
    陈阳轻笑,“别紧张,这里没有仙元力,当然感觉不到。”
    他已经感觉到那些在十六州非常艰难才能调动的灵力,现在非常轻松的就能随意调动。
    “有人来了,我们先回避。”陈阳说完拉着嫣然就闪到了林子里。
    这边离那些房子没多远,被他们砸出来一个坑这样大的动静,哪怕现在是晚上,也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来的是附近的几个村民,看见突然多出来的大坑,其中一个倒是很淡定。
    “白天看国家卫视台的新闻,有个地方因为地下水的原因发生了地陷,没想到晚上就亲自看到了。”
    “听老一辈的人说咱们这个地界依山傍水,明面上没有河流,地下的暗河却有好几条,许是暗河的原因。”
    “除了暗河,谁还能无端弄出这么大个坑来?”
    “……”
    陈阳和苏嫣然站在远处,听着村民聊着往回走,觉得好笑。
    本来还担心造成不好的影响,现在好了,当地的村民就已经自己说明白了。
    “老公,你说等钟离峰发现他只得到了姜前辈一缕留不住的神魂,会不会暴跳如雷?”
    陈阳坏笑,“管他呢,答应姜前辈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引魂花和炼制那丹药的丹方我也给钟离峰了,后面的事情就不是我能管的了。”
    “你还没告诉我这是哪里呢!”
    “刚刚那几人说的国家卫视台新闻你没听见?”
    苏嫣然撒娇,“哎呀,我就是还不太敢相信,想听你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嘛。”
    “咱们先去找个人,找到了你就知道回没回到华夏了。”
    “青木至尊的女儿?”
    “嗯哼……”
    一路上苏嫣然还是浑浑沌沌的不敢相信是回到了华夏。
    因为这里的位置比较偏僻,找不到她熟悉的环境。
    直到用青木的精血为引,在不远处的一处民房找到青木的女儿。
    用人家的电话打通了董慈云的电话,苏嫣然才敢相信他们是真的回来了。
    苏嫣然也顾不得有外人在场,转身抱紧陈阳,“我们真的回来了!”
    董慈云她们只知道她和陈阳离开了一年多,而他们两个却在外面实实在在的过了二十几年。
    陈阳宠溺的拍着她的后背,“嗯,回来了。”
    “慈云姐本来说要来接我们,但又说你带我回去比她过来更快。”
    “嗯。”现在他灵力恢复,不影响发挥。
    听到陈阳应声,苏嫣然从陈阳怀里仰起头,挂着泪的双眼看着陈阳,“那我们快回去吧。”
    “好,我们回家!”
    “嗯,回家!”
    (完)

章节目录

御用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花生是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生是米并收藏御用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