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半年,来找她租借山地建厂房的人越来越多。
    “你们那里有一个姓宋的大叔吗?五六十岁的样子,卖鱼的。”
    林晚云有些迷糊,姓宋,五六十,卖鱼的,可不就是她公公宋世邦么?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我爸,我们家是住在林家村,他在山上守水库,闲的时候,经常网鱼来市里卖。”
    顾安源笑了,“是吗,那真是巧了,今天我媳妇走在半道上,突然要生了,是宋大叔把人给送到医院来,安顿好才走的,也没说他是哪一家。”
    他竖起大拇指,“真是好人,我家的救命恩人,过两天我一定登门拜访。”
    林晚云:“……也不一定是他,我回去问清楚。”
    “行,你给我留个电话。”
    “好的。”
    林晚云回到家一问,还真的是宋世邦。
    “大冷天的还出去网鱼卖鱼,咱家又不缺吃少穿的,你在路边吹冷风卖鱼,别人看见了怎么说我,怎么说你儿子。”
    “我也不想卖,大冷天的,又要过年了,总有些吃不起肉的,我就放着,谁要拿谁拿。”
    她话里有些抱怨,“你要是病了多不划算,再说,你这么勤快,显得我更懒了。”
    公爹在冷地里卖鱼,她躺在被窝里,早饭都懒得起来吃,这要是传出去,她脸皮再厚,也觉得羞臊。
    “这几天你要不去养殖场,就老实在家呆着,跟宋长渊玩儿,那个顾安源要上家里来答谢你。”
    “有啥好谢的。”
    “叫你呆着就呆着,万一他来了看不见你,以为我虐待老人,你不愿意在家里呆着呢。”
    宋世邦只好应下,又道:“明儿我上集市备点年货,咱就等着过年了。”
    林晚云真是服气了,“我那么多员工,我还得给她们备呢,宋九尧也会带回来,用不着你上集市去买。”
    她到厂子里,先给顾安源去了电话,又给宋九尧挂过去,如此这番,把宋世邦说了一通。
    宋九尧:“他就是闲不住,你不用管他,他闲着还闲出病来。”
    “顾安源要上家里来,你早些回来吧。”
    “行,二爷爷家那老八,你做的媒,不是说腊月二十六结婚吗,怎的又改了?”
    说到这个,林晚云更是一肚子牢骚。
    “老公,我不该不听你的话,我就是没有做媒婆的命,老八送礼钱的时候,喝了点酒,和他大舅子吵了起来,大舅子嫌他家礼数不周,自己妹子委屈,老八说大舅子是想卖妹子挣钱,这会儿闹僵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结成亲。”
    那一头的男人在低低地笑,“你就求着别成吧。”
    林晚云有些呆滞,“为什么呀?”
    “要真成了,以后闹的日子还多,他们干一回仗就过来找你,日子过得好是他们的,过不好就是你媒婆乱保媒。”
    林晚云头皮发紧,“照你这么说,谁都不敢做媒婆了,你跟我吵架的时候,我也没想过去找老舅娘的麻烦。”
    宋九尧不认账,“我啥时候跟你吵架,哪一回不是你跟我吵。”
    “我就是太好说话了,等过年见到老舅娘,我非得跟她说说你的毛病。”
    过年前三天,顾安源提着东西上了宋家,对宋世邦表达了谢意,还说要让他儿子认宋世邦做干爷爷,认宋九尧为干爸。
    宋九尧拒绝了,他说他爸早年已经认了干儿子,认多了,怕是对顾安源家儿子不好。
    顾安源没强求,围着火堆,和宋家人吃了一顿饭。
    林晚云不怎么说话,每看顾安源一眼,她都仿佛看到了爸爸的影子。
    送走顾安源,她和宋九尧往楼上而去,天气冷了,离开了火堆,总是叫人瑟瑟发抖。
    “老公,咱爸的干儿子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没有什么干儿子,我就是说给顾安源听的。”
    林晚云以为因为顾安源太像她爸爸,他才不想和顾安源走得太近,便道:“其实认了也没什么,合作共赢嘛,我觉得跟顾安源走得近一些,对你对公司还是很有好处的。”
    宋九尧压着眼看她,“你跟我说,他长得像你爸爸,他要是你爸爸,我又认他儿子做干儿子,你说我像什么?”
    林晚云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像什么呀?”
    他轻轻提气嘴,一个哂笑,“像不像一个畜生?”
    林晚云回过味儿来,忍不住拍他一掌,“你还用像么,你就是个畜生。”
    如果她是顾安源女儿,他一认了干儿子,她就是他干女儿,可不就是一个畜生。
    当初刚认识他的时候,她哪里想得到,宋九尧是一个道德底线还挺高的人。
    “他不是我爸爸,你放心吧。”
    宋九尧默看她一会儿,悠悠转眸,望向冬日的厚重山林。
    “他不是,我爸救了他儿子,他和我家走得近了,看见我一直打光棍,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
    宋九尧收回目光,“我要是生个闺女就好了,生个闺女我就让你做我女婿。”
    他看向她,“瞿雪和我说的,这些玩笑话,顾安源经常说,一说就是十几年。”
    林晚云嘴角的笑消失了,她呆呆看着他,“然后呢?”
    “然后,我坐牢出来,还是光棍一个,我爸见了他,说起老光棍儿子,愁云不散,顾安源那一年才生了老二,他说,我本来以为老二是个闺女,谁知道又是个小子,能咋办,宋九尧就是做不成我女婿,我又舍不得叫他做别人女婿。”
    一个短促的笑落在冰凉的空气里,“这人咋那么损呢,仗着没有闺女,一个玩笑说十几年。”
    林晚云一时失语,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冥冥之中的缘分,这两天,她又默默算了一回,就算把一个山头还给村里,在宋九尧上一世出狱的那一年,她和宋九尧的资产,正好接近她爸留给她的遗产。
    不过多走一遭艰难路,多了宋九尧这个老公,这会儿的林晚云,觉得不算亏。
    这一个年,宋家热热闹闹的,因为住的地儿大了,宋清连带着一家子在娘家里多呆了几天,几个孩子四处跑跳,楼顶都要被掀翻。
    宋清枝不过是初二那天回来吃了一饭,她最终没有和老浓离成婚,只是分居了一段时间。
    没有好工作,也没有房子,长得也不咋好看,更不敢回家闹着分房子,她只好认命,等房子起好,又灰溜溜回去和老浓过日子。
    大年初四,宋九尧带着林晚云,丢下儿子,到歌舞厅热闹一回。
    赵贤和大白不一样,两口子上哪儿都要带着闺女,即便是喧闹的歌舞厅,也要带上没到四个月的赵如意。
    歌舞厅大多数人都当了爹,六子的儿子也满一岁了。
    只有阿平一个人,还是万年老光棍。
    林晚云凑到宋九尧耳朵边,“老公,你没有问瞿雪,阿平什么时候能结婚吗?”
    宋九尧眼尾漏了丁点光给她,“她说没印象,估计要光棍到老死了。”
    “……不会吧,要么,你去问问他,他是不是哪儿不行。”
    宋九尧闻言,眉心陡然一拧,腮帮子动了下,“又胡说八道。”
    她满不在乎,“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真有什么毛病,也不是治不了,你不问我就自己问。”
    他磨牙,“你——敢。”
    这个当口,大白从厨房端出一竹筐的下酒菜,炸花生米,炸酥肉,炸虾饼,炸芋头。
    男人们端起酒,举杯庆祝新年。
    六子:“大黄没跟过来么,这么多骨头,让它来啃啃。”
    宋九尧:“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刚才还在墙角趴着。”
    “天儿冷,估计在屋里躲着。”
    赵贤哼一嗓子,“大黄都胖成啥样了,当初我从庆山回来,它瘦得跟啥似的,一阵风都能吹倒。”
    六子笑说:“二晚捡回来的,说它不吃肉,名儿叫修行,把咱尧哥给听乐了,他说哪有狗不吃肉的,修行也不吉利,就改名叫大黄了。”
    阿平:“那可不,尧哥丢一块肉骨头到地上,它吃得比咱们还狠。”
    赵贤嘿嘿笑,“我不在,你们就是不会看眼色,老尧喂狗,就是想喂二晚,他早就有那心思了。”
    宋九尧指节在鼻端下搓搓,压着嘴角那点笑。
    林晚云拿手捂着半边脸,一双漂亮眼睛提溜着,欲语还休的样子。
    “啧啧,二晚还会害臊了。”
    “谁不会害臊,就你不会害臊。”林白云端起一个碟子,“二晚,这是你最爱吃的虾饼,还热着,快点儿吃。”
    林晚云接过来,却是没有拿虾饼,而是把碟子放到饭桌上,“先放着吧,我还不饿,待会儿再吃。”
    宋九尧稍稍转眸,一道光撇到她脸上。
    “你家啥时候吃的年夜饭,这会儿还不饿?”
    她捂着半边脸的手搓了搓,“嗯,我今晚吃的多。”
    宋九尧把手搭过去,绕过她肩膀,抓上她那捂着脸的那只手,拢在掌中一下一下揉搓,“二晚,哪儿不舒坦?”
    林晚云眸光陡然一敛,像是被人触了雷区,警惕十足,“没有啊。”
    “没有?”他凑近了,与她在毫厘之间对视,“张嘴给我瞧瞧。”
    林晚云定定看他,嘴角微颤,“没——有。”
    宋九尧一手压制她,一手捏在她两腮,“张嘴我看看。”
    林白云:“……干啥呢?”
    两人无声对峙,林晚云突然张嘴,对着宋九尧的虎口咬了一口。
    宋九尧一下子就松掉了她。
    倒也不痛,只是她突然来这么一下,他小小惊了一下。
    宋九尧脸上不怎么好看了,“你咬我?”
    林晚云有些心虚,耷拉着眼,“谁让你掰我嘴的。”
    宋九尧抹他虎口那点口水,腮帮子动了下,“你等着挨揍。”
    她面露不屑,“今儿是初四,初五之前不能开皮,你忍着吧。”
    他吁一口气,“吃饱些,今年忍不到初六了。”

章节目录

娇小姐在八零年代享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觅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觅澜并收藏娇小姐在八零年代享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