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裤被拉到一旁时,唐时芜是真的懵了。然而来不及抬手遮住,顾言泽就已经挤进了她的双腿间,一手扣住了她两只纤细的手腕。
    在她的角度,她只能看见他绷起的肩背,还有蓬松带着热气的发丝。
    “啊……你别舔!”
    脑中名为理智的线已然崩断,唐时芜只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快感从身下传来,不断上行到她越来越不清醒的大脑。
    顾言泽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到底还是有些紧张,见到她狭窄柔软的缝隙中渗出了一股晶亮的水液,下意识便伸出舌头舔去了。
    舌头很软,与缝隙中的软肉相比却显得粗粝了。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你别,别再弄了……”
    “我想让你舒服。”
    他的呼吸也有些粗重,伸手轻轻拂过带着稀疏毛发的阴户,便再次伸出了舌头。在他看来,这和接吻是类似的:伸入、搅弄再吮吸。
    可唐时芜感受到的却是千倍万倍的刺激,抑制不住的娇吟就这么溢出,像是痛苦,又像是愉悦。
    等到顾言泽抬起头,她额头的碎发已经被细微的汗水黏住,眼睫紧闭,脸颊泛着粉,无意识地微微张开了嘴。这样的场景,使他本就未消的欲望一瞬之间卷土重来,甚至更加强烈。
    漱了口回来,唐时芜还是愣愣的,刚想抬手拉下自己的睡裙裙摆,顾言泽的手就贴了上来。
    “还没有结束呢……”
    他这么说着,含住了她双唇的同时,手也不安分地伸进裙摆更上方,小心翼翼地握住了那对颤巍巍的小兔子。
    她意识迷蒙时,便有着超乎寻常的乖巧。不仅乖顺地被吻着,甚至隐隐挺起身子,将自己的胸乳往他手中送。
    顾言泽没有什么大男子主义,也不喜欢被条条框框约束而成的淑女。一直以来,他都欣赏唐时芜所展现出的勇敢、善良和强大。
    用强大来形容她,没有任何不妥。
    不论何时,她总知道自己的目标所在,并为之努力;即便是受到了伤害,她也不会悲天悯人,就此沉寂,反而像一颗明亮的星辰,带着永不陨落的光辉。
    可此时此刻,她面颊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柔软地依偎在他怀中,因为他的触碰而微微战栗着……
    反差带来的冲击,总能使人更加兴奋。
    “阿芜,你喜欢我这样吗?”
    食指与中指夹住了她胸口的红果,微微拉扯,时不时又揉弄两下,唐时芜便随之发出一阵阵小猫叫似的呻吟。
    勾得他心痒。
    她睁开了朦胧的眼,伸手搂住了他的脖颈才小声道:“喜欢……”
    他身下的肉茎存在感过强,唐时芜犹豫了一瞬,终究还是伸手向下摸索而去。她本想再像上次那样帮他一次,可顾言泽却拦住了她。
    “这次用腿,好不好?”
    他高挑结实的身体抵在她的背上,说话间散发出的蓬勃热气,就这么喷洒在她的耳后,让她下意识就点了头。
    即便不是第一次见,唐时芜仍旧是不太敢看他那个东西。
    明明人长得白白净净的,性器却是格外粗长,之前用手就已经很勉强了,这次他插入腿间,更是直接露出了一截粉色的菇头。
    “你快点……”
    闭上眼睛,唐时芜就直挺挺地不敢再动弹了。
    而顾言泽似是轻笑了一声,一手绕到前方,揉捏起了她的乳,同时劲瘦的腰肢也向前一挺——就像是进入了她的身体一样。
    大腿内侧的软肉十分娇嫩,这样摩擦了一段时间,便让她感到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更可怕的是,她身下又开始出水,尽管她瑟缩着想要躲避,却还是被顾言泽抓了个正着。
    “又出水了……”
    “你别说出来啊……”她颇有几分羞耻,他却是贴得更紧,身下肏动的速度也加快,在她的耳边一边喘着,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
    “我这样动,嗯……居然,居然也会有黏黏的声音……”
    唐时芜自己也能感觉到,在腿根摩擦的肉茎此时已经沾上了她的爱液,变得更加水滑的同时,甚至屡屡顶过她柔软的缝隙。
    好几次,她都以为就要这么插进来了。
    “你好了没……啊……”
    在她不知第几次的催促声中,顾言泽忽然收紧了握在她胸前的手掌,仿佛捏住了她的心跳。他扬起脖颈,喘息声更加急促,陡然顶弄得更快,直到一股温凉的白浊落在了她的腿根。
    顾言泽的发尖因为汗湿而纠结在一起,脖颈胸口都发着红,扔掉替她擦拭的纸巾后,就坐到了她的身边,将还在发愣的唐时芜搂入了怀中。
    “在想什么?”
    “你这个,是正常的吗?”
    她的眼神直勾勾地落到了他腿间,让顾言泽也有些羞耻了。他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脸颊,问道:“怎么了?”
    “正常会这么久吗?我的腿都麻了。”
    “而且那么用力,你真的不痛吗?不是都说这里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吗?”
    她问的直白而单纯,却让顾言泽一瞬间起了歪心思,直到与她雾蒙蒙的眼睛对上,他才摇了摇头笑道:
    “我很正常——你下面痛吗?我去给你买点药膏擦一下。”
    这段对话可以说是相当少儿不宜了,唐时芜反应了好一会,才扑倒在床上,卷起了毯子蒙头道: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你快回房间睡觉吧。”
    色诱一事,讲究循序渐进,他并不打算一开始就吃干抹净,而且他要的,是唐时芜主动。
    只有一次次的“要而不得”,才能加重情事的砝码,让她不能随意地抛弃他。
    靳凌霄出门接了个电话,街灯都熄灭了不少时,才往回走。
    一推开门,何梅欢居然还在等他。
    “凌霄啊,你和十五是不是闹别扭了?”
    他脚步一停,吊儿郎当地捏住手机转了转,笑道:“哪能啊,她是妹妹,我还能和她闹什么别扭。”
    “那你就是因为她有了男朋友不高兴。”何梅欢的白发在温润的灯光下显得有些稀疏,她皱起眉,“你以前看起来对十五也没什么想法,现在怎么好像又变了样?”
    “凌霄,奶奶感激你救过十五,一直是把你当亲孙子看待,以前也有过给你们凑一对的想法。”
    “可是,这么些年,我老太太眼睛也没花。你对十五一直是像哥哥一样的照料,身边也没缺过女朋友——”
    “我不是不相信浪子回头,我只是怕你让十五伤心。”
    她这话一出,靳凌霄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好像忽然变得卡顿。
    “就算是我倚老卖老,你卖奶奶一份人情,让他们这一对好好地生活下去。”
    靳凌霄站在玄关处,久久没有往前迈一步,直到何梅欢都回了房间。他才如梦初醒般,走到了桌子前,望着摆好的一碗绿豆汤发呆。
    看见顾言泽背着唐时芜下山时,他的心情糟透了。
    可走到山下,望见了她最喜欢的绿豆汤,却是想也没想就买了。直到带回家,他才感到有些懊恼。
    这样一来,怎么搞得像是他在哄着唐时芜一样。
    她误以为是奶奶买的时,他说不上来失望还是庆幸,只是没有多说。
    这样反常的举动,何梅欢一看就明白了。在她看来,他靳凌霄也是想搞浪子回头,玩够了就找唐时芜接盘的那种人。
    这样想很正常,他一直就是这副烂透了的模样。
    可是为什么全都劝他放弃呢?
    这么多年,他想抓住的东西不多,能够握在手心的东西更是少之又少。
    无论如何,至少对于唐时芜,他绝不能松手。

章节目录

操之过急【1v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七坠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坠兔并收藏操之过急【1v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