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组导演叫薛霓,于正昊提前给刘舒舒介绍,说她是一个青年导演,大不了他们几岁,常年短发打扮,穿衣中性风格,雌雄不辨。
    熟知外貌对于面试作用不大,而且刘舒舒她自己有眼看。
    薛霓在剧组中很显眼,刘舒舒一眼就看到了在监视器面前的薛霓。
    薛霓戴了个鸭舌帽,头上短发几乎和男人一样短,穿的短袖中裤,身材也不是那种扶风弱柳之姿,给人安全感很足。
    刘舒舒望着对那边的薛霓说:“那她性格怎么样?”
    “不怎么样。像个爷们一样。”
    “……”刘舒舒更紧张了。
    刘舒舒和于正昊站了半个小时后,导演薛霓才从监视器前起身离开。
    于正昊:“我们过去。”
    刘舒舒:“好。”
    薛霓和于正昊似乎很熟悉,两人迎面碰上时连自我介绍都没有。
    薛霓看了一眼刘舒舒说:“这是你说的人?”
    于正昊手插兜里:“嗯,你看能不能带她两个月?”
    薛霓笑:“还和你一样在读大一?”
    于正昊强调:“下学期就大二了。”
    薛霓把视线投向刘舒舒,打量了一会她后道:“细皮嫩肉的……”
    刘舒舒听此话外之意,连忙说:“我不怕吃苦的!”
    薛霓看回于正昊:“怎么说?”
    于正昊:“薛霓,你就说有无合适的工作?”
    刘舒舒有些担心于正昊的话里之意,她下意识去揪于正昊的衣摆。
    于正昊抓住她的手安抚她:“乖。”
    刘舒舒挣脱开他的手说:“我能吃苦的。”
    于正昊看向远处轻笑:“你看那些大老爷们,哪个不比你更能吃苦?”
    剧组里参与拍摄的大都是男人,其他一些铺直轨这些体力活的,根本不需要特意招一个女大学生,在现场的民工做起来这些活就很顺手。
    刘舒舒一时语塞,她乖乖闭上嘴巴。
    薛霓扶着下巴作沉思状,好一会后道:“我们的拍摄任务紧,你来我们导演组肯定不行的了,我没有空带人。要不我去问下制片人那边能不能吧。今天制片人也难得来剧组了。”
    制片人是关键人,他们拉投资,组建剧组,后期制作发行,总之一句话,剧组除了拍摄事情外的一切基本都是他们说了算。网上总爱传一些明星的流言蜚语,说某位明星为了上位和导演睡,其实,有时候和制片人关系好,得到的效果会更出乎人意料。
    于正昊又问:“制片人是谁?”
    薛霓给了于正昊一个眼神:“一个叁十岁的成熟有魅力的大叔,你不用知道。”
    于正昊沉声:“薛霓。”
    薛霓连忙说:“你别想歪了,别人是正经人。”过了一会她又说:“你不用跟着上来,你跟着上来反而会误事。”
    这趟交流有些奇怪,刘舒舒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薛霓拉过她就走。
    等到她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走远了些,刘舒舒被拉着走,她心事重重,眼睛全然不放在地面上。
    如果她没意会错的话,刚才薛霓在拿她和于正昊的关系打趣?
    好巧不巧,薛霓搂过刘舒舒肩膀,在她耳旁低声道:“舒舒同学,我能问下你和于正昊什么关系吗?”
    刘舒舒猝不及防被搂,她有些适应不了这种身体接触,不过一想到她们是同性别,这种身体接触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
    她抿了抿嘴唇说:“我们是同学关系。”
    薛霓不信:“单纯的同学关系?”
    刘舒舒沉默,细说起来还真不是,他们的关系貌似不知不觉中走向了炮友关系。
    薛霓见她不说话,笑了笑:“不想说也没关系,于正昊总会有忍不住的那天。”
    刘舒舒一脸尴尬。
    不过没有时间留给她解释了,薛霓说的制片人很快便见着了,叁十岁成熟有魅力的大叔,在土黄的田野上,也是瞩目的存在。
    他人清瘦,挺高的一个人,衣服下面是挺直的身板,肚子上没有小肚腩。
    叁十岁的男人,能有自制力锻炼身材,属实难得了。
    薛霓上去寒暄了几句。
    “毕哥,资金到位了吗?”
    “按照进程,已经到位了一部分,薛导你拍摄的进度没有问题吧。”
    “绝对没有问题。”
    “那就好。”
    薛霓瞧着时机差不多了便直入正题:“毕哥我想给你介绍一个人。”
    毕哥眯起眼看向刘舒舒:“你旁边的这位?”
    薛霓赔笑:“哎,这是我上一个配音员的一个朋友,想问下制片组这边有没有让她打杂的活?”
    被喊毕哥的看向刘舒舒,不确定地说:“打杂?”
    “她还是大一,想来体验一下剧组生活。”
    “我这边也没有什么打杂的。”
    “毕哥最近不是在找一个执行制片助理吗?”
    毕哥:“我想起来了,是在招。”
    薛霓撞了一下刘舒舒:“那就劳烦毕哥了。”
    刘舒舒连忙说:“毕哥可以给个机会让我面试一下吗?”
    “劳烦倒是劳烦不到我,最近我在忙,剧组我不常来的,薛导你看着办吧,不过我建议你看看她有没有演戏的天分,让她演个小配角跑龙套也好。”
    刘舒舒摇头:“我不是表演专业的。”
    毕哥也许是觉得有趣,他笑了两下:“看得出来了。”
    薛霓也跟着笑:“都是可以慢慢学的。”
    “我忙,我就先走了,薛导你自己看着办。”
    “好的,那毕哥慢走。”
    毕哥走之前来到刘舒舒面前,然后向她伸出手:“毕晗日。”
    刘舒舒不知所以然,只能有样学样连忙握上他的手说:“刘舒舒。”
    毕晗日表面温文尔雅,但他的手比想象中粗糙,也更为宽大,双手分开前,刘舒舒下意识去看他的手,他的手骨节分明,正在非常利索自然地往回收。
    刘舒舒心想,如果说礼貌也是一种魅力,那他确实是有魅力的。
    握了手之后,毕晗日毫不含糊便走了。
    刘舒舒稀里糊涂地看着人走向不远处的停车地方,她在想刚才他是拒绝了她还是没有拒绝呢?圆润的人说话做事总是让人猜不透真实意图。
    可是有一点很明确的是,他确实是一位正经的人。
    于正昊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他顺着刘舒舒的目光看过去,恼怒道:“看发呆了?”
    刘舒舒转身,她嘴唇紧抿,明显还在为刚才的事苦想,最后,她开口说:“我好像面试失败了。”
    她把刚才的见面当成是面试了。
    于正昊抱着自己的手臂看她:“都握手了你跟我说失败了?”
    刘舒舒低着头叹了口气:“别人那是有礼貌。”
    于正昊咬牙:“最好是。”
    说完后,于正昊将脸转向薛霓:“怎么说?是成了还是没成?”
    薛霓又招呼于正昊走到一边的田埂上。
    于正昊不得不跟着,热风袭人,搅得人一阵心烦。
    薛霓倒是自在,她说:“按照我对毕晗日的理解,打杂是没成,因为他想让她跑龙套,你知道的,演员和制片人走得近,对剧组影响不好,所以他这是很委婉地让她先从跑龙套开始,至于后面的事,他应该会一直留意,你怎么看?”
    于正昊看了一眼薛霓,没有搭话。
    一个男人留意一个女人,他统统把这打成是心怀不轨。
    薛霓又问:“你愿意她跑龙套吗?”
    这根本不是龙套的事,于正昊依旧一言不发。
    这一会功夫的时间,刘舒舒小跑着过来了。
    薛霓瞧着于正昊那臭脸,干脆笑吟吟地问向当事人:“舒舒,你可以在剧组里跑个龙套,空闲的时候我再让你做些活,你意向如何?”
    刘舒舒的郁闷一扫而空,她当即道:“我可以的!”
    薛霓又搂过刘舒舒,两人远离阴晴不定的于正昊:“那我们说下跑龙套的工资吧。”
    于正昊看着两人的背影,眉头紧皱,放在以前,他从不觉得一个叁十岁的大叔有什么可以和他竞争的地方,但是现在,不确定了。
    以前他嫉妒同龄人,现在竟然还会嫉妒比他大十岁的男人,这简直不可理喻。

章节目录

野狗与绵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时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草并收藏野狗与绵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