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若!欢迎回家!毕业快乐!!”
    柯城很有自觉地担当气氛组,拉响了礼炮,彩纸一下子撒得唐若头上都是。
    她怎么觉得,柯城才是未成年的那一个呢?
    无语地跟魏瑀对视一眼,唐若举起手:“先生,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若若。”
    两人当着柯城的面拥抱,看得他皱起了脸,只能苦兮兮地去帮她提行李箱。
    连带着孟姨,四人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饭,唐若久违地推着魏瑀到楼下去散步,柯城表示不想继续吃狗粮就脚底抹油溜了。
    “先生,我毕业啦。”也长高了,站着时比坐在轮椅里的魏瑀还要高出一个头,可脸上的笑容又宛如少女。
    “嗯。”
    “我还没变心,先生。”就算见了大学里各种各样的男生,就算也有人不顾她不能说话而想要和她交往,她的心意也没有丝毫动摇。
    “我知道。”
    “先生呢?”
    有些忐忑地握紧了手机,唐若看向前方,恰好是那个几年如一日依旧在流淌的小瀑布,鲤鱼们无忧无虑地游着,金色红色的身子在灯光下宛如一串串宝石在闪烁。
    “若若。”牵着她的手一点点用力,见她如小猫一般顺从地坐进了他的怀里,魏瑀克制不住吻上了她的唇。
    唐若张开了唇瓣,探出舌尖去触碰他,然后就被缠得紧紧的,就连舌根也因为这样的纠缠而发麻,分泌出了更多的津液,搅动出来的“滋滋”声暧昧至极,好在有喷泉的水声掩盖着,不至于让人听了去,但两人还是一清二楚。
    湿热缠绵的吻根本停不下来,魏瑀扣紧了她的后脑步步紧逼,简直像是要将那尾柔软的小舌给吞下,他微眯的凤眸里划过浓烈的占有欲,像是这几年的积攒完全爆发一样,一下子就将她给淹没。
    “哼——”唐若被吻得呼吸困难,但还是放任他侵占着自己,双手轻轻揪着他的衬衣扯出褶皱,但向来整洁干净的男人已经顾不上了。
    良久她才被松开,唇已经被吮得红肿了,嘴角还泛着暧昧的水光,更别提雾蒙蒙的眼睛,勾着魏瑀又在她的睫毛上轻吻。
    “怎么办,若若。”再一次伸手盖住她的双眼,他在她的耳畔低语着,“我还是喜欢你,你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我一辈子都不可能站起来。”
    唐若慢慢地点头,摸索着握住他的另一只手,指尖在他的掌心划动:“我很幸运,先生。”
    “我也是。”
    魏瑀克制着在她的唇上啄吻,她很乖巧地不去拂开他的手,只等他吻够了才收回,但她还是见到了他羞赧别扭的表情——宛如冰山融化之后露出来的竟然是草莓味的夹心,令她欲罢不能。
    两人回了家里,一起看完一部电影之后,唐若终于能在睡觉时间踏进他的房门了。
    魏瑀十分熟练地撑着自己的身体从轮椅移动到床上,见她看着也风轻云淡,等他坐正之后,唐若便爬上床,自觉地往他怀里蹭去。
    “若若。”顺着她的长发,魏瑀深深吸了口气,淡淡的茉莉花香让他的表情愈发柔和。
    唐若没说话,只是仰起头来让他亲吻,手指却是往下边摸着,好奇地触碰着自己身上没有的部位。
    “我没试过,不知道会怎么样。”
    他还是很克制,至少不像她那样乱扯着裤子,而是一颗颗解开她胸前的纽扣。
    “若若,你……真的愿意吗?”
    定定地盯了他一会儿,唐若干脆自己把衣服剥光,在他震惊的目光中张口含住了那羞耻的部位。
    “嗯哼——”魏瑀闷哼一声,指尖刚碰到她的头发,就被她想要证明决心似的深入给吸得腰背紧绷,就连只有些微知觉的大腿都颤了颤。
    “先生。”唐若还有余力抬起头来打手语,突然感觉这样也不错。
    “很美味,我好喜欢。”
    他的目光愈发深沉,凤眸里波光潋滟,带上沙哑的嗓音性感无比:“若若,我以后都不会放开你了。”
    唐若将口中的膨胀吐出来,不顾嘴唇上还黏连着银丝,就扬起一个露出虎牙的灿烂笑容:“我也是,先生。”
    她努力把魏瑀完全舔湿,累得舌头都酸软了,那副小可怜的模样让他有些不忍心。
    “若若,过来。”
    他终于肯主动,将唐若揽在怀里。
    好歹大了她十岁,魏瑀也不是连片都没看过的毛头小子,手指沿着腿心柔软的形状来回描摹着,直到她羞涩又不耐地扭腰才拨开唇肉,缓缓地探了进去。
    “啊哈——”
    唐若无声地喘着,眼里雾蒙蒙的一片,连手语都不知道该怎么打了,柔若无骨的双手也学着他的模样,在男人身上毫无章法地抚摸。
    “舒服么?”他低沉悦耳的声音愈发性感撩人,光是听着就让唐若缩了缩下身。
    她害羞地点头,刚才的大胆都被那一句话给吹散了,只能像小猫那样怯怯地伸出舌头舔舐他的脖颈,任由他的手指在最私密的部位爱抚,一点点将她撑开。
    “乖。”魏瑀低头轻吻着她的鼻尖,另一只手在她的后背安抚似的顺着,然后捏捏她圆翘的小屁股。柔滑的手感好比豆腐,却更有弹性,让他不由自主想要留下自己的痕迹。
    唐若没办法说话,他则话不多,两人就这么安静地互相抚慰着,空气却渐渐升温,每一次眼神对接都会擦出炫目又令人沉迷的火花。
    “嗯哼……”她哼出软软的鼻音,终于鼓起勇气抬起了身子,用被开拓得湿润无比的穴口对准了男人的性器。
    好大,而且因着魏瑀的残疾,他的上半身更常被锻炼到,下腹结实无比,散发出的雄性魅力令她脸红心跳。
    “慢慢来,可能会有点痛,忍一下,若若。”
    将手上的汁液都抹到性器上,充分润滑后,魏瑀才一手捧着她的屁股缓缓往下放,龟头被一口口吃入那紧密湿暖的温柔乡。
    用这个体位的话,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她完全跌下去,但男人始终稳稳地撑着她,性器则轻缓地研磨着湿润的内壁。
    “嗯哈——”
    唐若触了电似的颤抖着,双手努力撑着他的六块腹肌,略微撕裂的疼痛让她不停吸气,眼眶也发着红,那副模样像是受了欺负,差点都让魏瑀把放弃说出口了。
    “慢点,别急。”
    他撑在她胯下的手改为轻轻揉捏那颗敏感的肉珠,穴道顿时就紧绷着蠕动几下,接着就微微放松下来,内里也涌出了更多湿粘的汁液。
    唐若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急,被近在咫尺的那张俊脸蛊惑着亲了他一口。最初的那阵浪潮过后,只在身体里留下愉快的波浪痕迹,她半眯起水雾氤氲的眼睛,挺了挺胸暗示着,魏瑀当然解开了密码。
    “呃哈……”
    同样敏感的乳尖被含入口腔里吮吸,她舒服得又是一颤,脊背也酥酥麻麻的,连带着小穴开始有节奏地收缩放松,嫩红的穴壁裹着肉茎轻轻吮吸,不再那样僵硬勉强了。
    魏瑀尽情品尝着这道细心培育了好几年的甜品,每一寸都不肯放过,舌头意外情色地逗弄着硬挺起来的奶头,将它吮得红肿之后就去舔舐滑腻的乳肉,甚至舔吮出了细微的水声,让她的脸愈发红热。
    “先生……”
    嘴里喃喃着,她的十指插入男人的黑发中,求饶又求欢似的轻扯着,纤细的腰肢也缓缓扭动起来,让深入的性器变着法子摩擦穴壁。
    魏瑀被她夹得呼吸一顿,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挺腰的冲动,放任她继续用慢得像是折磨的速度吞吃他的分身:“还疼么?”
    唐若摇摇头,湿润的唇一边吐出喘息,一边还吃不够似的在他胸前亲吻,最后又被他控制不住地掌住了后脑勺,结结实实地亲上了他的唇。
    两人结合得越来越紧密,越来越深入,她乱动的脚丫子碰到了魏瑀依旧冰冷的畸形小腿,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别扭,而是下腹收得越紧,把他夹得舒舒服服的,摩擦也更加激烈。
    “嗯哼……哼……”
    她面色绯红,眼睫都缀着水珠,情动的模样像是一朵悄然绽开的花儿,而魏瑀是唯一的观众。
    他开始用力,让她开得更热烈一些,最深处酸麻不已,吐出的汁水将两人的腿心都打湿了,“咕啾”的水声不害臊地在房间里响了一次又一次。
    “先生呜……”唐若情不自禁地抱紧了他,配合着他的律动,发热的身躯像是要融化了,只有在男人的抚摸下才能成型。
    “若若,别夹那么紧。”轻轻地顺着她的长发,魏瑀面上的神色不再紧绷,而是透出一股无奈的温柔,“你要把我夹射了。”
    直白的言语像是一把火,彻底烧掉了她的理智,唐若不由得将腰扭得更厉害,在男人的低喘中得到了最甘美的快意,而他也丢脸地缴械投降,烫得她又是一阵颤抖。
    魏瑀有些狼狈地喘着,但还是抱着她,目光轻柔地拂过她表情茫然又染满欲色的小脸:“若若……”
    这样下去会性生活不和谐的。
    唐若耳根都红了,努力抬起手来打手语:“下次不会了。”
    “嗯,下次我也会努力的。”魏瑀微微勾唇,在她期盼的目光中再度吻向她的胸前。
    大概单身叁十几年的人,要做第二次也不是很困难,时间也会更长吧。
    唐若晕乎乎地想着,沉沦了下去。
    ————
    是秒射的魏瑀ww
    魏瑀:咳
    若若:第一次都是这样啦!【瞪
    亲妈:好吧,你们继续(╯▽╰)

章节目录

【快穿】攻略残缺男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崔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崔黑并收藏【快穿】攻略残缺男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