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说完的话被宋韵然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她手下突然用了力,而他反应不及,就那么被她拉到了床上,他眼疾手快地伸出手撑住了床板,在距离她几厘米的地方堪堪停住,避免了一场碰撞的发生,但他们的距离,依旧亲密地让人脸红心跳。
    宋韵然瞪大了眼,因着眼前男人陡然放大的脸。她目光好奇地在他的脸上巡游了一番,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微抿的薄唇,眼前的男人看起来熟悉又陌生,她在脑海里回想着他和自己曾经的交集,酒劲上来的大脑却一片晕眩,让她完全无法辨认。
    宋韵然歪了歪头,眼中依旧一片茫然困惑,“你,你是……”
    陆景时的喉结滚了滚,没有回答。
    太近了,这样的距离太近了,近到他都能看清她脸上细微的绒毛,近到他只要再上前一点点,就能与她肌肤相亲,近到他的思想都有些不受控制,没能听清她说了什么,只注意到她开口时一张一合的红唇,那上面微微泛着莹润的水光,看起来有些难以言喻的……诱惑。
    他心里又一次不受控制地浮现出别人亲吻她的场景,她的唇亲起来会是怎样的感觉呢,是不是就像摸上去那样,柔软中带着温热,带着些让人意乱情迷的力量,让人不想放手?
    “你先松开,让我起来。”很难控制自己将目光从她的唇上移开,但陆景时还是费劲地做到了这一点。
    他的声音低沉晦涩,带上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脑海中仿佛有一把无形的烈火在灼烧着那根名为理智的细弦,只差一点,就能彻底崩断。
    宋韵然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男人的身体太重了,压在她身上,让她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松开他的衣服,下一秒手就贴上了他的胸膛,想要将他推开。
    感受到男人身体的温度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向她的手心袭来,宋韵然一下又忘了自己本来想做什么,她收回了手,只讷讷地道,“你……你身体好烫……”
    她的声音因醉酒的缘故变得黏腻又柔软,仿佛是在对陆景时撒娇讨好,这无异于是在陆景时心里添火,宋韵然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她只知道自己浑身都难受地厉害,身体无意识地在床上磨蹭着,想借此来舒缓一下身体的难受劲。她浑然忘却了还有个男人正近距离地压在她的身上,双腿乱晃时无意间与他身体相撞,陆景时也感受到了她的触碰,西装裤下的大腿肌肉骤然紧绷。
    宋韵然没有注意到陆景时身体的反应,白皙纤长的手指自顾自摸向了自己的领口,一下就解开上衣最上面的几排扣子。
    “嗯……”胸口的闷热感总算是散去了不少,宋韵然发出了几声满足的轻哼。
    她倒是自在了,陆景时的面色却有些难辨。透过她解开的扣子,他可以看到她白皙的身子上泛着粉,宛如刚刚成熟的水蜜桃,两团饱满的浑圆被肉色的胸衣包裹着,其间深邃的沟壑即使平躺着也依旧显眼,似乎在勾着人去进一步地探索。
    陆景时直觉自己在这里再待下去一定会出事,宋韵然的动作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挑逗,他归根到底也是一个生理健康的男人,对此不可能毫无反应,他必须得趁着他理智尚存时,赶紧离开。
    陆景时正欲起身,手却在这时被人抓住,他回眸,发现宋韵然抓着他的手,竟打算往她胸前放,他眉目间泛起恼意,立刻将手抽了出来,“宋韵然,你……”
    “这个勒得我胸口好闷。”宋韵然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心,眸色委屈,她将自己的上衣又往两边拉了拉,指了指里面的内衣,“你帮帮我啊,帮我解开,我就不难受了……”
    陆景时眸色深沉,凝望着宋韵然不发一言,宋韵然隐约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对,却仍没死心,但再开口时,她的声音还是不自觉地轻了不少,“可以吗……”
    陆景时依旧没有回答。他一再地劝说自己保持理智冷静,可就算是圣人,也经受不住这样几次叁番的撩拨,况且,他本也不是什么圣人。
    陆景时面色沉沉,随后轻轻捏起她的下巴,声音已经低哑得让人害怕,“你确定,要我帮你?”
    宋韵然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残存的理智让她觉察到了危险,可她身下就是床板,哪能容得她逃离?
    迷蒙的大脑最终还是没能判断出来自己现在身处于一个怎样的状况,她咬住唇,微不可闻地应道:“要……”
    在听到宋韵然的答复时,陆景时脑中一直绷紧的理智的弦,终于轰然断裂。
    陆景时把手指从她的下巴挪到了唇上,将她的下唇从她的贝齿中释放了出来,手却仍停留在上面摩挲着。
    这红润的唇温热又柔软,如同娇艳的花儿,近在咫尺,任他采撷。
    他凝视着一脸茫然地望着他的宋韵然,眸中满是浓重得化不开的欲色,宛若盯上了猎物的狼,做足了攻击的姿态,探寻着该如何下口,只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就要将她捕获。
    短暂的对视过后,陆景时俯下身去,将她的唇含入了口中。
    这样的事,陆景时想做很久了,也许是在她刚才有意无意地诱惑他时,也许是在她发烧无意间碰到他的手指时,也或许是在几天前看到别人亲她时——也许早在那时,他就有了冲上前去,取而代之的想法。
    而这一刻,他压抑了很久的,对她的欲终于得以付诸了实际行动。他密不透风地吻着她的唇,舌头顶开她紧闭的牙关,追逐着她柔嫩的舌,与之紧紧地交缠在一起。
    她的嘴里还残留着些许酒的味道,辛辣又刺激,尝到酒的滋味,陆景时进攻的动作一顿,下一秒就更重地吻了上去。他平时不喜欢酒,但这酒在此时似乎成了一个再好不过的催化剂,让人只想一尝再尝。
    陆景时觉得,他好像也有些醉了,而且醉的还不轻,醉的完全失去了理智。
    她的唇真软,真甜,温热又让人眷恋,和他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也许是因为压抑了太久,陆景时的吻充满了攻击性,含着她的唇片刻不离,宋韵然被吻得快要喘不上气来,原本就红润的脸颊红得愈发厉害,她伸出双手抵在胸前想将陆景时推开,手下的力量却宛如蚍蜉撼树,对他产生不了任何的影响。
    “唔……”
    宋韵然迷蒙的眼里蓄起了泪光,让她看起来又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陆景时总算是放过了她的唇,他微仰起头吻了吻她挂在眼角欲掉不掉的泪,情动后的声音低沉又性感,“怎么哭了?”
    “你……我没让你亲我……”即使意识混沌,宋韵然也能反应过来这样的事不该发生在他们之间,她是醉了,但还没完全傻。
    激吻后的唇火辣辣的,足以见得陆景时有多用力,她心里一阵委屈,别过脸去不愿再看他,声音里满是对他的控诉,“你要是不想帮我的话,就算了。”
    “没说不帮你。”陆景时声音低低,他的手伸进她敞开的衬衣中,从她的臂弯下穿过,摸索到了内衣后面的排扣。
    “现在帮。”
    ……  ……  ……
    我有罪,我真的满脑子都是想搞涩涩。(捂脸)

章节目录

大结局后她开了外挂(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并收藏大结局后她开了外挂(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