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菲利亚一时有些难以接受自己潮喷到了哥哥脸上这件事,偏过头去将脸埋在被子里假装没有看见。
    然而尤里安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她。
    仰躺在床上的少女直接被抱起,坐在哥哥的大腿上,热烫的性器直挺挺顶在臀缝处。
    为了不让自己倒下去,她的双手环住尤里安的脖颈,被嘬得红肿的奶尖擦过他胸口的茱萸。
    大手覆在她的腰背处将她按倒在自己身上,圆润的胸乳完全贴在男人崩起的胸肌上,软弹的乳儿和鼓胀的肌肉一相触就惹得奥菲利亚难耐地喘了一下。
    她小小一只,被尤里安完全抱在怀里。
    即使坐在他大腿上两人也能平视着接吻。
    奥菲利亚不好意思地用舌尖舔过哥哥眼睫上沾上的水珠,又羞怯地含住哥哥的下唇,补偿似的叼住轻磨。
    尤里安不满足,偏了下头伸出舌来拖住她的带进口中,两人的舌一接触就缠在了一起,怎么都亲不够一样百般厮磨,吮吸嘬弄。
    空气中全是唇齿交缠的啧啧声。
    刚才被唇舌填满的小穴此时被冷落,寂寞地扭了扭腰肢,花唇在尤里安的大腿上留下一串水痕。
    小舌承受不住长时间的亲吻,津液从嘴角留下,又被哥哥舔过,留下暧昧的印记。
    胸前的奶尖也被两根手指捏住捻揉。
    “自己扶着坐下去”尤里安侧首吻着她的耳廓,在她耳边说。
    就算哥哥不说,她也是这么打算的,握住刚才一直顶着自己的肉茎,即使已经勃起了很久,依然保持着可怕的硬度。
    一只小手根本不能完全握住,她缓缓抬起自己的屁股,花穴离开尤里安的大腿,粘稠的淫液竟被牵出一根细细的银丝。
    肉棒上已经有一些干了,奥菲利亚草草在穴口摸了一把淫水涂在茎身上就拨开肥嘟嘟的花唇将圆硕的龟头抵在自己的小穴上。
    用手扶住肉棒根部缓缓向下坐时,蘑菇头老是从肉缝外滑过,她难受得小口喘气。
    一直沉浸在舔她耳垂的尤里安腾出手来,两根手指扒开细缝露出娇嫩的穴口方便她动作。
    她深吸一口气,将热腾腾的蘑菇头对准小穴往里塞,刚进去一点阴道里的软肉就反射性地瑟缩了一下。
    “疼?”尤里安问。
    奥菲利亚摇摇头,只是觉得胀,圆大的龟头带着下面粗硕的茎身缓缓将小穴撑开,她难耐地低吟,感受着穴口被挤到要裂开,撑在床上的大腿开始发抖。
    她控制不住地屏住呼吸到缺氧,手搭在尤里安肩头收紧,剧烈的喘息带着她的小肚子起伏,将入了小半根的阴茎含得更紧。
    尤里安一会儿抚摸着她的胸和乳头,一会儿又揉按着下面的肉核,不断亲吻她白皙的脖颈。
    “放松,宝宝…”他也被夹得难受,挤在水穴里不断感受软肉嘬吸却又寸步难行,不敢再往里进。
    她的下半身悬在他身上一会儿还是承受不住地坐了下去,即使穴里已经足够湿滑但大肉棒顶到最深处依然觉得阴道快要被撑破了。
    穴口微肿的花瓣早就被挤得东倒西歪,奥菲利亚觉得自己像是坐在了一个热烫的铁杵上,大腿内侧的肉已经微微抽搐。
    缓了一会儿,她撑着尤里安的胸膛往上拔出了一小截,盘踞在茎身上的青筋磨得她双腿直打颤,很快就承受不住又一整个吃了进去。
    “唔…”她吃力地在肉棒上前后扭动。
    粗壮的性器将穴肉完全撑开,穴口的软肉被崩得很薄,像个皮套子一样紧紧箍在根部。
    奥菲利亚不受控制地发出细碎的呻吟,性器插在最深处,龟头因为她的动作打着圈地磨,烫得她宫口难受。
    忍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尤里安握住她纤细的腰肢开始小幅度的抽插起来。
    抽出来一小截又顺着重力狠狠顶进去,入得奥菲利亚汁水淋漓,呜咽着呻吟。
    “这就哭了?”他一边往上顶一边问。
    丝绸般的黑发早就被揉乱,发丝黏在她脸侧,映照着她发红的眼角有种破碎的美。
    这并不会让尤里安怜香惜玉,相反她体内的性器愈发硬烫,蜿蜒其上的青筋全部膨胀爆出,碾过她甬道里每一处敏感点。
    “啊啊…”小穴没几下就被肏得软烂,她被大手提起又按下,龟头被退到穴口又顶到穴口,白嫩的屁股蛋被操出的淫液完全打湿,落到尤里安的大腿肌肉上都被拍出波浪来。
    两人的下体黏腻湿滑,越来越快地抽出又肏入,精囊拍到阴户上的声音密集地像是她正在被鞭打一样。
    她被入得瘫软,下面又疼又胀,完全没有力气再支撑自己。
    两截白嫩的小腿酸软得像面条挂在尤里安的腰后,随着激烈的交合动作颤动,几乎重现了尤里安当初在浴室联想到的画面。
    他们俩已经有接近两个多月没有做过了,但她记得每一次和哥哥到后面都会感觉自己快死过去一样。
    现在也才抽插百来下,那种熟悉的感觉又逐渐袭来,浑身过电一样舒爽,呻吟声和着噗嗤噗嗤的肏穴声不绝于耳,她很快就到了高潮。
    肉穴绞得更紧,一大波淫液兜头淋下,高潮时喷出的水液多得将床单打湿了一大片。
    全身肌肉绷紧着承受长达了十多秒的快感顶峰,随即她就软倒在尤里安身上,完全靠着他托住自己上下颠弄。
    乳儿贴着他的胸,肉茎顶在穴里挤出一波一波的水,动作虽然没有之前激烈但仍是不停的挺近抽出。
    “不要了…啊…”再张口才发现她的声音已经沙哑了。
    小肚子仍在经历刚才高潮的痉挛又酸又涨,肉茎像是打桩机一样不会停止般地往里入。
    高潮后更加敏感的小穴像是要到极限了一样,又酸又痛。
    她整个人大汗淋漓像是水里捞出来的一样,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呜呜…停…我难受…”
    尤里安嘴巴上温柔又关心她,“哪里难受?”下面的阴茎却仍是不管不顾地往里钻,每一次都要狠狠顶到宫口才善罢甘休。
    “这里吗?”他一只手稳住她的上半身,另一只手按上了她被自己肏得鼓起的小腹。
    “啊!拿开!”奥菲利亚爆发出一声尖叫,挣扎着想逃,但全身无力被按在阴茎上根本挣不开。
    尤里安恶作剧般的,摸着她的小肚子往下按,“这里难受吗奥莉?”
    刚才被唇舌舔弄时的尿意卷土重来,她只觉得小肚子里全是水液被插得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难受到两条腿乱蹬。
    “哥哥…呜呜..哥哥不要了…我想尿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尿出来了一样,身下流了好多好多水。
    酡红的脸蛋满是泪痕看起来甚是可怜,尤里安亲了亲她哭肿了的眼睛。
    “没关系,哥哥带你去尿,别哭。”
    肉棒就这么插在穴里最深的地方,一把抱起她下了床。
    奥菲利亚只觉得自己要疯掉了,小肚子不知道是被肉棒还是水液胀得快要破掉了,就这么攀在哥哥身上下体连着被抱到了卫生间。
    “来,尿吧宝贝。”
    尤里安竟然就一直插在穴里将她转了个方向,挽住她的膝弯,像给小孩子把尿一样将她的下半身对着马桶。
    他的身高比她高出许多,托着她时也站得笔直,奥菲利亚泪眼朦胧到根本看不清马桶,只能看到旁边一大片黑色的操作显示屏。
    下半身被插得已经在滴答滴答往外漏水,她的手往后掐住尤里安的臂膀,带着哭腔说:“出去…我自己…”
    雪白的一身皮肉已经憋得泛起粉色,尤里安垂首亲吻她头顶,“不是憋不住了吗?”
    “还是要我帮你?”
    本来静止在体内的肉茎又开始前后动作,将水穴肏得咕叽咕叽响。
    奥菲利亚真的快要被折磨疯了,恨不得现在直接晕过去,但愈来愈高涨的尿意却让她不得不保持清醒。
    两只乳儿被肏得狂甩,她眼前一阵一阵闪过白光,只觉得灵魂都要被撞出九天外。
    “哗啦啦——”下体喷出一阵水柱。
    最终还是被哥哥的肉棒肏得尿了出来。
    几乎同时,体内的肉棒也颤抖地抵着宫口射出一大股浓精,她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章节目录

【星际】摆烂症漫记(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走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走走并收藏【星际】摆烂症漫记(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