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脱了上衣,露出意料之外的精壮身材,下身因为紧接了一会,痛感慢慢下去,他俯身小心去看两人的相交处,腹部左右两条人鱼线于是弯成两根性感的弯钩,腰线紧绷,在胯骨上方凹成小小的腰窝,我有些新奇地抚上去,他一抖,里面地分身也兴奋地抽动一下,好酸。
    “—嗯”卫决明性感地低吟一声,捉住我不安分的手,好一阵才抬起头,他亲上来:“没有流血,就是有点红。”
    我猜也是。
    “那,你先拔出来吧。”他咬牙,抽出来一点,方才那种微微撕裂的疼又涌上来,我连忙按住他握着自己分身的手:“不,好痛,还是插回去吧。”我说完,自己也是面红耳赤。
    “嗯。”他也是难耐,又重新插进来,但这个直白的形容其实还是不够贴切,他这一重新进来,完全就是捅,可能是没忍住,再顶进来的深度比原来反而更进一步了,阴囊轻打过来发出“啪”地声响,下面一阵酥麻的痒意一波波蔓延。
    “嗯—-太深了。”我扭动着上身,太大太难受了。
    “Mia,你太紧了,”他爱怜地吻过来:“放松一点。”
    “那,那你再捏捏...”我把乳肉捧上来,他一边湿湿地吻着,舌尖勾挑,像是小猫梳理毛发那样灵活,卷着娇嫩硬挺的乳尖砸吧砸吧,一边不轻不重地揉捏乳根,一只手溜到下面轻轻按揉我受难的红肿穴口。
    “嗯-对...哈,再重一点...”上下的快感夹击,我不知道是在说哪里要重一点,卫决明便雨露均沾,捏住花珠和乳尖的手用时用力。
    “嗯—-啊——”我如泣如诉地娇声叫着,很快,下身就被逗弄着流了很多水。
    “我动了。”感觉身下的甬道差不多适应了他的大小,卫决明在我耳边征询。
    “嗯。”我轻轻点点头。事到如今,我早已经把开始的顾忌忘得一干二净,只想好好做一次。
    他开始慢慢抽动了,开始只是小幅度地抽出来一点,再往里面顶,察觉到我只是慵懒地低吟,没有什么不适之后,逐渐加快速度,快速抽插起来。
    “啊-嗯—太、太、太快了—-啊—-”他很快把我扑倒到床上大力抽插起来,不断毫无章法地顶撞进来,我像是野兽爪子下的猎物,没有丝毫动弹的余地,只好尖叫哭诉着:“不、不要—-啊-太深、深了-”
    我指甲都抓伤了他的胸脯他也不为所动,大床像雷雨中的浪涛,起起伏伏,他就一下下捅在这片浪里,水花飞溅,淫靡的啪啪声不绝于耳,他囊袋打得我屁股都有些微疼,一边顶到甬道深处,一边肆意地击打我的臀,好像这两者都是他的武器,而他眼里冒着不灭的火光,明明是无尽的欲望,却好似这个暴躁男人的怒火,而他则重重将其发泄在我身上,以这样既爽又疼的形式。
    我嗓音哭哑了,他还没停下来,好困,我又泄愤地在他肩头抓下一道,恨自己指甲修得齐整,没能尖利得抓出血花。
    “Mia...哈...Mia...”他倒是精力充沛的样子,兴奋得满身热汗和潮红,像是爱死了这快感,掐着我的腰一遍遍深深浅浅地抽插着,他刚刚其实已经泄了一回,但还埋在体内,马上又硬了起来。
    我已经有些昏沉,只是任着下身不断地刺激强撑着。太想结束了,这欲海灭过头顶,就变成一种煎熬,把人淹没一样。他又一下撞进花心,叩到了子宫口,我一阵酸麻,就忍不住小腹收缩,卫决明马上倒吸了一口气,咬牙道:“呵...哈...差点被吸出来。”
    他拍拍我的屁股,直接定在体内转动阴茎——
    “嗯—-啊-”我沙哑地叫出声,太刺激了。
    卫决明拉了枕头给我垫着,换成后入式,就着爽麻的余韵开始新一轮的激烈运动,直把这当成了战线漫长的马拉松,一定要争个输赢。
    我只想快点结束。
    喘着气,我积聚最后一点气力,趁着他一次深深插进来的时候缩腰狠狠一吸——
    “噗-”随着他的闷哼,大股的精液直直浇灌进来,我被烫得哆嗦,近乎麻木地又泄了一回。
    卫决明紧紧抱着我,等待快感的余韵过去。
    他俯身下来亲亲,居然还不打算抽出来,我出离地愤怒了,低哑着声音毫无威慑地怒吼道:“我真的要睡觉了。”
    对了,明天早上的会。
    “现在再不睡,你想我们明天早上齐齐缺席吗?”
    “好吧,好吧。”他吻着我颊边的泪痕:“这就睡。”
    “等等,先洗一洗。”我强撑着最后一点意识推他。
    “好,你睡吧。”他安抚我,我终于沉入梦乡。
    白天的会差点迟到,我狠狠地瞪了卫决明一眼,他缱绻地凑过来亲了亲我的脸颊。真像只爱撒娇的小猫啊,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整理精神坐好,开始今天的电话会议。
    几个设计师在外地,不过他们都参与了酒店初期的整修工作,当时买材料的时候还是一起去当地市场买的,这也是节约成本的一种方法,尽管这个酒店给的钱多,但是事也比较多,前期不俭省的话后面也不会还有余款来满足他们折腾人的各种要求了。
    确认好接下来的工作,我揉着脖子叹了口气,卫决明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和之前热情柔软的样子不同,他此时坐在电脑前,眼睛简直要发光,电子笔在绘板上不断写写画画。我没有打扰他,给他叫了一个小蛋糕,打算出门转一转。
    能住这么豪华的酒店机会不算多,尤其还是总统套房的规格,我找了酒店管家问有什么好玩的项目,他说有SPA,游泳,海水浴场还有健身房等等,然后还特地说了下最近在酒店里举行的时装秀。
    “时装秀?”我惊讶地出声,“谁在这里办时装秀呢?”管家神秘兮兮地说了个名字,MA,我的天,MA不是那个国际知名的奢侈品牌吗?

章节目录

高中同学聚会之后的奇怪展开(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打滚的希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打滚的希德并收藏高中同学聚会之后的奇怪展开(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