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信守承诺的莫流食言了。
    没有在那天带走莫离是仇翊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也在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午夜梦回时分长久盘踞在他心头的噩梦。
    自那以后,那个巧笑倩兮的娇美女孩,那个不畏他凛冽气势会抱着他的胳膊向他撒娇一点点融化他冰封内心的姑娘,那个坚定承诺会与他并肩而立的莫离,消失不见了。
    莫流和莫离被莫家软禁许久。其间,仇翊几次叁番提出拜访请求都被莫父一一驳回。
    再见莫流莫离是在一个月以后,莫母的葬礼上。传闻莫母遇袭后惊吓过度得了失心疯,然后不幸坠楼身亡。由于死状过于惨烈,尸体并没有公开,很快便被火化处理。
    至于传闻是真是假,仇翊无心求证,他只在乎莫离一人。
    本就清瘦的莫离变得更瘦了,颧骨突出,眼窝凹陷。她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接受宾客的吊唁,一张清丽的小脸血色尽无,眼神空洞,如一潭死水,没有一丝涟漪。
    待仇翊终于找到机会和莫离单独说话,他一把拽住她的手,急切地问道:“阿离,你……”
    “嘶。”被少年粗暴地扯住胳膊,莫离左手腕还未愈合的伤口再度撕裂开来,她痛苦地叫出声,冷汗直冒。
    一抹暗红浸湿了黑色的衣袖,也灼伤了仇翊的眼眸。
    “这是怎么回事,谁伤的你?”他撸起莫离的袖子,终于看到左手腕上缠着的厚厚纱布,殷红的鲜血直往外冒,“莫敬天?还是你的母……”
    “是我自己。”苍白干涩的嘴唇翕动,久违的声音传入仇翊的耳中,却令他心头大震,“只是不小心划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多谢仇少的关心”
    “你叫我什么?”仇翊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人。
    “仇少,从前是我年幼不懂事。如果莫家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您见谅。”说罢,莫离毕恭毕敬地向他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他一征,黑色的裙摆随着主人轻盈的动作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与他的黑色西装亲密擦过又即刻分离,似是昭显着两人的关系,从此形同陌路。
    “仇翊!”他刚想追上去被不知从何处冲出来的莫流拦腰扑倒在地,没有任何防备,饱含怒气的拳头劈头盖脸地落了下来:“阿离的枪法是不是你教的!她才15岁,你怎么敢教她玩枪,你怎么敢!”
    同样怒火中烧无处发泄的仇翊一个翻身便将清瘦的少年压在身下,他揪住他的衣领,咆哮道:“是又怎么样,但凡她喜欢,别说是枪了,就是导弹核弹我也送给她照玩不误!倒是你,莫流,你当初信誓旦旦地怎么给我保证的,嗯?阿离怎么成了这副样子?你说啊!”
    “她喜欢你就给她,哈哈哈哈哈哈……”莫流听到这句话突然大笑起来,眼底却满是悲怆,他叫喊道:“如果她要去死你是不是还会一枪毙了她?仇翊,你毁了她,你把她给彻底毁了!”
    “莫流你要再胡说八道我他妈就先把你废了信不信!”
    “有种你来啊!”
    两人瞬间扭打在一起,拳拳到肉,半分情面都不留。直到仇父和莫父匆匆赶到,他们才勉强停战,脸上身上到处都是伤。
    后来,莫流被莫父亲自带到仇宅登门致歉,两人表面上冰释前嫌,但所有有关莫离的话题成为二人长久的禁区。
    莫离性情大变后,转学去了普通学校,也不再出席任何家族之间的活动,似是查无此人般,铁了心要与仇翊永远划清界限。
    她放学后总是一人坐在公园的草坪上,望着天空发呆,或是独自沿着公路漫无目的地徒步行走,直到走累了才打上一辆的士回家。殊不知,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一辆黑色卡宴一直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烟雾缭绕中,车主的目光直勾勾地锁在她的身上,一眨不眨。
    仇翊曾试着几次堵在莫宅门口。然而,每当莫离见到他就会自觉地退避叁舍,如果实在避之不及,她便会表现出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那一句又一句接二连叁的“仇少”听得他心烦意乱。骄傲的少年终于在几次低声下气未果后选择后退一步,给彼此,给她一些时间。
    他始终自信于自己和莫离之间的情感,友情也好,师徒情、兄妹情也罢,他不相信过往种种的朝夕相对会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他反复地告诫自己,不要把她逼得太近,一定是母亲去世给她的打击太大,她需要时间去消化、去释怀。
    直到某天,他看到莫离和另一个年轻少年并肩走出校门,好不容易构建的心理防线瞬间崩塌。莫流曾经盛怒时的话突然在脑中回响,向来镇定自若、胸有成竹的少年难得坐立不安起来。
    尽管莫离和少年一直保持着正常的社交距离,多数时间都是少年在主动说话,莫离只是静静地听着,偶尔点头附和,他的心里仍旧不是滋味。那场景好像回到他们的从前……
    弹指一挥间,莫离十八岁的生日到了。莫父提早放出消息要在莫离成人礼这一天为她订婚,欢迎Y城的各大青年才俊踊跃报名。
    “啧,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以自己女儿的婚姻为筹码,干脆直接明码标价拍卖得了。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离妹妹到底是不是莫敬天的亲生女儿,怎么还没你上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她爹呢。”酒吧的雅座间,颜洛吊儿郎当地翘着二郎腿搂着不知从哪儿搭讪来的妖媚女子,玩味地调侃坐在对面气压极低的仇翊。
    昏暗的灯光中,仇翊抬起头,那双漂亮的桃花眼讳莫如深,眼底暗流微动,屈起的手指时不时敲打着桌面,半晌,薄唇微启:“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一旁颜洛的兄长颜渊立时反应过来,他眼神瞥向弟弟示意他闭嘴,然而眼神不好使的颜洛并没有读懂自家哥哥的意思,嘴比脑子先一步动作:“我说,你把自己整得跟离妹妹的爹似的,一天到晚……卧槽——”
    眨眼间,一杯红酒泼到颜洛的脸上,连带着他那件价格不菲的衬衫一起遭殃,颜洛勃然大怒:“仇翊,你丫是不是有病!一天到晚魂不守舍苦大仇深的,不知道的还以为离妹妹把你怎么着了!喜欢就去追啊,在外看着牛逼哄哄的,在人家面前怂得连个屁都不敢放,你丫还是不是男人了?”
    眼看仇翊阴沉着脸站起身,慢条斯理地活动手腕,指关节被他掰得咔咔作响,颜渊赶紧挡在弟弟面前:“阿翊,颜洛他喝醉了。”
    仇翊瞥了一眼小题大做的颜渊,冷峻的面庞唇角微扬:“我当然会去,明天过后阿离就是我的妻。如果再让我听到你瞎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说罢,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卧槽,哥,仇翊他不会是认真的吧?”颜洛一脸不可置信地望向颜渊。
    颜渊但笑不语,以仇翊的行事作风来看,已经不能简单用“认真”二字来概括了,怕不是早就在脑中把他和莫离的未来都勾勒得一清二楚了。
    冷漠无情的大魔王也终于走下神坛变得有人味了,只是不知道这对于莫姑娘来说究竟是福还是祸。
    雷厉风行的仇翊开着自己低调的卡宴在莫宅外停了一整晚,香烟一根接一根。
    他一动不动地望着叁层的小窗,曾几何时,她会在楼上将半个身体探出窗外,兴奋地冲自己挥手致意再蹬蹬地跑下楼迎接他的到来。而现在,厚重的窗帘将窗内窗外分隔成两个世界,似是她高高筑起的心墙,亦是两人之间难以跨越的鸿沟。
    仇翊并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对莫离动心的,等发现的时候她就已经在心上了。
    许是那年冬夜那个粉色团子无意闯入自己的世界,或者说是自己无意闯入她的世界后,两人命运的转轮便开始转动。
    他生来便被父亲教导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颜洛和莫流之所以会与他相伴,皆是因为他背后的仇家,如果他不能强大到挑起仇家的大梁,他们就会离他而去。毕竟在他们奉行的生存法则中,弱小即为原罪。
    但是莫离不同,她的出现是一场意外。
    不过因为自己的一次玩笑话便开始全心全意的信任他,无关利益,无关高低。天真得愚蠢,却又那么的可爱。
    她似一道温暖柔和的光,悄然探进他的世界,将冰封已久的极寒禁区慢慢融化。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眸总能抚平他躁动不安的内心,嘴角扬起的笑容如夏日的微风轻轻撩动他的心弦。不知不觉中,她的一颦一笑都会牵动他所有的神经,她的身影逐渐渗透到他生活中的每个角落,不受控制地在他脑海里肆意奔跑。
    他喜欢她,即使她刻意地疏远自己,她依旧牢牢地占据他整个内心。
    仇翊不断回忆着两人昔日的美好光景,心潮澎湃的同时又忐忑不安。
    放眼望去,整个Y城自是找不到第二个比得过自己的青年才俊,莫父那关倒是好过。只是他终是不知道莫离的态度。
    苦思冥想之际,眼前突然出现一抹倩影,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只见她一身黑衣艰难地从叁层洋房顺着绳索溜出来,又利落地翻出栅栏,跌跌撞撞地向外跑去。
    “阿离!”他跳下车挡住她的去路。
    莫离大惊失色地看向他,谨慎地向后撤了一小步,眼中满是戒备。
    月光下,一对璧人久久对望着,一个深情,一个警惕。
    良久,仇翊终是败下阵来,试探地问道:“你要去哪儿?离家出走?”
    “不然呢?等着Y城的有志青年八抬大轿把我娶回家吗?”清冷的声音句句带刺,她扯了扯嘴角,展开一个嘲弄的笑容,“怎么,仇少是特意守在这里抓我回去的吗?”
    “阿离!”一想到自己会失去她,俊逸的面庞浮现出一丝绝望,眼中满是祈求。
    莫离见他始终挡在自己的身前不肯让步,俯下身,右手抽出事先藏在裤管中的匕首直指仇翊的喉管:“让开。”
    “你——”仇翊震惊地望着近乎疯狂的莫离,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钝痛,他冷笑一声,向前走了几步,一把抓住莫离的手腕抵在自己的脖颈上,“如果我不让呢?”
    “你放开我!”挣扎中,锋利的匕首在男人脆弱的皮肤上画出一道长长的血痕,大滴大滴的鲜血争先恐后地涌出,将他雪白的衣领染得触目惊心。莫离颤抖着想要收回自己的右手,却被男人死死摁住,她惊愕地望着决然的男人,堆积在眼眶中的泪水夺眶而出。
    眼看仇翊脖颈处的伤口又深入几毫,莫离终于忍不住哭喊道:“求求你,放我走吧,我不想再在这里,我不要结婚,我不要!不要!”
    “咣当”一声,仇翊松开手,匕首应声落地,他一把揽过莫离的肩头,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少女紧紧拥入怀中,语气几近哀求:“阿离,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
    怀中的少女只是一味地摇头,恳求他放自己离去。
    良久,待莫离情绪稍微平稳,他才缓缓开口:“阿离,你一个人是躲不过莫家的。只要他莫敬天想,任凭你躲到天涯海角他都能把你抓回来。和我订婚吧。我是仇家下任家主,十,不,六年,给我六年的时间,我就能坐稳我的位置。到时候你想去哪就去哪儿,莫敬天鞭长莫及。”
    莫离抬起头不可思议地望着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但是,青年的目光却是前所未有的坚毅。
    “不……”莫离又开始慌乱起来。
    “阿离,你信我。”仇翊直截了当地打断她的话,“仇家和莫家联姻于我而言百利而无一害,况且不过是六年的未婚夫妻,没有法律效应,我也不会干预你的生活。”
    少女倔强的脸上隐约有些动摇:“你说的,六年后,放我走。”
    仇翊闭了闭眼,勉强压下心中翻滚的哀伤和酸涩,他拉开莫离,举起右手叁指并拢:“我以仇家第6任家主的名义起誓。”
    “好,我答应你。”
    六年的契约由此开始。
    仇家和莫家的联姻仪式轰动了整座Y城。
    身穿黑色西装的英俊少年,脖子上缠着一圈厚厚的白色绷带,眼中血色遍布;他的左手紧紧牵着身穿一袭月白色礼服的清雅少女,双眸肿得跟核桃似的。两人的表情严肃又凝重,毫无订婚的喜悦之情,倒透着几分奔赴刑场的正义凛然。气氛微妙气场诡异,但又该死的般配。
    ----------分割线-----------------------------------------------------------
    少年时期的这段剧情真的很重要,我每天都修修改改,说不定之后也还会改。
    这段基本上就是仇翊的视角去看待他和莫离的关系,后面会从莫离的角度去揭露莫家的故事。
    这一段仇莫的关系是比较别扭的,主要是莫母的事情将莫离彻底压垮了,她不是躲着仇家,是躲着所有人。
    仇翊虽然有怀疑莫家,但莫家好歹也是个大家族,消息封锁得很好,所以他一直都没有弄明白莫家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也不能算是莫离再故意折磨仇翊吧,很多事情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况且又是不能说的事情。
    下一章回到现实,辣个高中和莫离并肩的少年要出场了!!!

章节目录

莫离去(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莫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肥并收藏莫离去(黑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