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离,你看我穿这条裙子怎么样?”换上一身红色抹胸连衣裙的颜清走出试衣间,顿时万众瞩目。
    A字裙摆的设计,堪堪遮住腿跟,露出大半条笔直修长的美腿,卷曲的棕色长发随意地披在身后,配着她张扬精致的五官,风情万种,美艳绝伦,宛如勾人心魂的妖女。
    “不错,我觉得如果《倩女幽魂》又要翻拍新版的话,小倩这个角色非你莫属!”莫离坐在一旁真诚地赞赏道。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吧?”
    “没有啊我的大小姐,你简直美得不可一世。”
    这样高级的称赞大大满足颜清的虚荣心,她嘿嘿一笑,不知从哪里揪出一条裙子递给莫离:“离离,我给你也挑了一件,你赶紧去试试!”
    莫离摩挲着手中单薄的布料,心中顿时升起不好的预感:“这是……”
    “这可是世界知名设计师牧橙女士亲手设计的,我保证和你绝配,来来来,我帮你穿!”说着,颜清不管不顾地将莫离推进试衣间。
    一袭深蓝色的吊带长裙,丝绸质地坠感十足,触感亲肤又贴身,勾勒出女子玲珑有致的曼妙曲线。胸前露出精致的锁骨,背后交叉绑带的设计释放出长年包裹在黑色劲装下白皙光滑的脊背,腰间乍然收紧彰显不盈一握的腰肢,裙摆一侧呈高开叉状,行走时不经意间地摆动便能看到一双纤细的长腿若隐若现。配上疏离淡漠的五官,清纯又性感。
    “啧啧啧,离离,也太好看了吧,简直惊为天人!”颜清低头看看自己干扁的身材,羡慕不已。
    自六年前的订婚宴后莫离就再也没有穿过礼服,她盯着全身镜中熟悉又陌生的自己,一时之间也有些恍惚。
    莫离定了定心,揶揄道:“好了,穿也穿过了,你也过足眼瘾了吧?”说着便要回到试衣间褪去衣服。
    “欸欸欸,别换啊,就穿这个去!”
    “穿这个?不合适吧……”莫离扯了扯单薄的布料,嫌弃地说道。
    颜清鄙夷地看着闺蜜:“离离,大清都亡多少年了,你什么时候可以不要这么封建?”
    然而,殊不知“保守”的莫姑娘满心想的却是这衣服薄得连枪都没处藏,除了好看真的一无是处。
    挑好鞋子,做好头发,两人便坐车前往池家。
    各家少爷小姐的庆生形式排场都大差不差,一群人穿得人模狗样地凑在一起吃吃喝喝谈笑风生。莫流莫离年少时也不免俗,热衷于承办这一集体活动。但当他们意识到庆生宴的实质不过是商业胡吹拍马屁时,便默契地选择放弃这一烧钱的活动。
    然而今天池晏的庆生派对倒是比寻常的生日宴隆重不少,五大家族都有派人撑场面,池家和萧家两位年过半百的家主甚至亲临现场,在一旁友好地举杯相庆。
    “离离,池晏过个生日怎么萧家家主还来了,他一天到晚这么闲的吗?”颜清端着一盘小蛋糕边嚼边悄声吐槽道,“笑得这么假,
    莫离微微笑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池晏今天就要新官上任了。”
    颜清一惊,差点噎着:“咳咳,这么年轻,才24岁!”
    “你别忘了仇翊可是23岁就成为家主了。”莫离顺着闺蜜的脊背好心提醒道。
    “那能一样吗,池晏是有点本事在身上的,但顶破天了也还是个人,仇翊他简直不是人!”
    颜清的评价确实很准确,与其说他不是人,不如说用“混世魔王”来形容他更为恰当。
    外表优越到人神共愤的地步,又文武双全,气场强大,行事果断,作风狠辣,比之他的父辈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生来便是天之骄子,只要他一出现便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再风光无限也无不沦落为他的陪衬,再光彩夺目也不由得蒙上一层暗色,他也确实有狂妄自大的资本。
    当然,如果让莫离来评价仇翊的话,大概就是除了性格偏执一些,所有的赞美之词用在他身上都不足为过。
    一红一蓝两道身影在人群中无拘无束地窃窃私语着,一个热情似火明艳动人,一个冰肌玉骨风姿绰约,两人神采飞扬又喜笑颜开的样子着实令人移不开眼。
    “这位小姐请问……”十分钟内,这已经是第十七位鼓起勇气走到颜莫二人面前搭讪的青年了。
    虽然能来赴宴的青年大多算得上是人中龙凤,他们谈吐不凡又仪表堂堂,符合优秀帅哥的基本特征。但奈何颜莫二人整日与她们的哥哥还有仇翊相对,审美水平已经固化,对着千篇一律如同流水线生产出来的俊俏少年可谓是食之无味,心如止水。
    起初莫离还会耐着性子问好,礼貌拒绝他们共饮共舞的请求,但脾气再好的人也实在招架不住那么多源源不断的桃花,她疲惫不堪地给颜清递了个眼神。
    颜清接收后俏皮地眨眨眼,即刻站起身,清了清嗓子,大声地说道:“不好意思哈,本姑娘我对男人不敢兴趣,至于我身边这位美女已经是有夫之妇,请各位不要再在我们身上浪费时间了。”
    “……”莫离懒散地曲起胳膊托着下巴,好笑地看着满嘴跑火车的闺蜜,“怎么,在国外待了四年,性取向都变了?渊哥可知道?”
    “切,跟他有什么关系,我爱喜欢谁喜欢谁,他管不着!”颜清下巴一扬,满不在乎地说道。
    “哦……是吗?”莫离故意拉长尾音,目光幽幽地落在身后一道渐行渐近的挺拔身影上,她挥挥手向那人致意道:“渊哥!”
    “大,大,大哥?”闻“渊”色变的颜清“噌”地一下站起身,还差点打翻手边的红酒杯。
    “小离好久不见!”颜渊信步走来,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穿得火辣的颜清,脸色有些难看,“某人不是说‘和我无关’吗?”
    被寒光扫射的瞬间,颜清便知道大魔王发威了,她战战兢兢地凑到颜渊身旁,讨好地抱住他结实的胳膊,撒娇道:“哥,我这不就是过过嘴瘾嘛,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斤斤计较了好不好!”
    颜渊黑着一张脸,毫不客气地拍掉颜清缠上来的手,厉声道:“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一天到晚化得更鬼一样,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在国外鬼混四年,心都玩飞了!劳你费心还记得有我这个哥?”
    颜清瘪着小嘴,漂亮的眼睛扑闪着,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在精致妆容的烘托下竟显得格外诱人。她垂头丧气地站在颜渊面前任他数落,两手不安地绞着裙摆,无意间将裙子撩得更高。
    “还嫌不够短?”颜渊脸色一黑,将她的裙子使劲往下拽了拽,又抓起颜清的手,略带歉意地向莫离说道:“小离,我带她去见一下池伯伯一会儿就回,你先随意。”
    莫离饶有兴趣地欣赏着颜家兄妹相爱相杀的日常,别看颜渊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其实比颜洛还要宠溺妹妹。
    果然,上一秒还死气沉沉的颜清被她哥拖走后,趁着颜渊不注意的时候给莫离抛来一个放心的媚眼,令莫离哭笑不得。
    “看什么呢这么高兴?”清朗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莫离回头便撞入一双如春风般和煦的眼眸,正是宴会的主人公池晏。
    白色衬衫外罩一件翻领暗红色丝绒西装外套,配一副黑色领结,下搭一条黑色条纹西裤,双排银色纽扣整齐镶嵌在胸前,简约又不失华贵。
    与仇翊邪肆张扬的俊美外表不同,池晏气质内敛,五官柔和清隽,有一种温润如玉翩翩公子的书卷气息。然而,谁又能想到眼前这个如高岭之花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年轻男子竟是Y城最大的风月场所之主。
    他随意地单手插兜站在那里便能成就一本时尚杂志封面,引来不少年轻女性频繁侧目。但是他的目光不偏不倚,浅棕的瞳仁中只倒映着一个人的身影。
    莫离感觉到旁人投注到自己身上艳羡的目光,一时有些苦恼,但还是颔首一笑,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好久不见!”
    似是察觉到身前的人对自己的有意疏离,池晏叹了口气,含笑的眉眼染上一丝哀怨:“莫离,老同学叙叙旧,你躲那么远干嘛?”
    ------------------------------------分割线---------------------------------
    男二上线~~~

章节目录

莫离去(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莫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肥并收藏莫离去(黑道)最新章节